共产主义黑皮书
6月14日,在美国国会附近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前,26个国家和地区的外交官员及50多个人权组织代表献上花圈,哀悼全世界遭受共产主义迫害的死难者。这是“共产...
1948年初,罗马尼亚共产党开启了帕特雷斯卡努(Lucretiu Patrascanu)的案子,他是一位知识分子、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在1921年年仅21岁时成为党的创始人之一,并在1944年开始担任司法部长。他的案件的某些方面预示着针对铁托的这场运动。帕特雷斯卡努在1948年2月被解职,并被监禁,在斯大林去世一年后的1954年4月被判处死刑,并于4月1...
20世纪的前半期,对共产党同仁的迫害,是中欧和东南欧压迫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无论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还是其任一地方分支都没有停止过对“资产阶级正义和合法性”以及对法西斯和纳粹压迫的谴责。毫无疑问,成千上万共产党武装人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作为纳粹和法西斯压迫的受害者而离世。
捷克斯洛伐克带来了完美的官僚主义。一些分析人士相信,奥匈帝国官僚机构的深厚给这里的行为留下了印记。捷克斯洛伐克政府给自己提供了足够的立法来使其行动合法化,包括1948年10月25日的第247号法律,批准了设立关押18岁~60岁犯人的强迫劳动营(tdbory nucene prace,即TNP)。
布尔什维克主义和纳粹主义都在20世纪的和平时期建立了营地系统,“丰富”了镇压的历史。就像维奥尔卡(Annette Wieviorka,译者注:法国历史学家)于1997年在Vingtieme Siecle期刊(译者注:法语历史期刊)上的一个关于营地的特刊中指出的那样:在古拉格和劳改集中营(Lagers)被发明之前(先有古拉格),监狱营是战时压迫和隔绝的手段。在...
独裁统治的历史是复杂的,共产主义的历史更是如此。它在中欧和东南欧的诞生有时获得大规模的民众支持,这与粉碎纳粹威胁(的功绩)有关,更与共产党领导人无可置疑的、培养人民幻想和狂热情绪的技巧有关。例如,在匈牙利1945年11月的选举后,由当时的少数党、共产党倡议成立的左派集团,于1946年3月在布达佩斯组织了有40多万人参加的游行活动。
对于共产党政府来说,教会是摧毁或控制公民社会机制的最大障碍。天主教会,由于其组织受梵蒂冈指示,代表着一个与总部在莫斯科的信仰敌对的国际信仰。莫斯科明确的战略是迫使罗马天主教会和东仪天主教会断绝他们与梵蒂冈的联系,并将由此产生的“国家”教会为自己所控制。从苏联领导人和各国共产党新闻局之间1948年6月的谈话中可以理解到这一点,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总书记斯兰斯基(...
要理解是什么让这样的作秀审判成为可能,我们必须仔细思考“公民社会”意味着什么。公民社会随着资本主义和现代国家的形成而演变。作为国家权力的对应物,它也是一支独立的力量。它首先取决于一个需求系统,私有经济活动在其中发挥着主要作用。
在对以前盟友的政治审判方面,捷克斯洛伐克的所为大概是最纯粹和最愤世嫉俗的例子。该国在战争结束时是胜利者一方,其在1945年后的重建迅速让人们忘记了早先斯洛伐克人曾经与德国的合作,是由于1944年8月底斯洛伐克国民起义反对纳粹占领者才被彻底结束的。1945年11月,由于与同盟国签署的协议,红军被迫撤退,同时占领了西波西米亚省的美军也被迫撤退。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
某些共产党领导人在个别讲话中说“本国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没有苏联式的“无产阶级专政”,通常只是为了遮掩中欧和东南欧共产党所遵循的真正战略。这个策略与1917年布尔什维克在俄罗斯的做法相同,压迫也像已经过测试和考验的苏联模式那样随之而来。就像布尔什维克清除他们最初的盟友,如社会主义革命党那样,中、东欧共产党也清除了他们的联盟伙伴。分析人员对这些国家的“苏维埃化...
共产党在新的暴力中发挥了最攸关的作用。其领袖和门徒们往往是布尔什维克教义的忠实追随者,得到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的“加持”。正如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所看到的,他们所有行动的目标都很明确:通过任何必要的手段确保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而党扮演的领导角色与其在苏联一样,从来没有任何权力分享、政治多元化或议会民主的尝试,即使议会制度得到正式的保留。当时的学说把苏联描画成在与...
在中欧,我们在考虑到恐怖的时候,始终要与20世纪上半叶以最极端形式表现的那场战争连在一起。从这个地区开始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远远超过了鲁登道夫将军(Ludendorff,译者注:德国一战期间主将)说的“总战争”。 彻底的毁灭成为战争思想的整体一部分,使数以千万计的人受到了影响,阿本索(Miguel Abensour,译者注:法国当代左翼政治哲学家)称之为“死亡...
接下来的是一场以惊人的精度准备的大规模警察和军事行动。超过7万名士兵和3万名警察,加上1,750辆坦克、1,900辆装甲运兵车和9千辆卡车、汽车,以及几个直升机中队和运输机,开始了行动。部队集中在主要城市和工业中心。他们的任务是镇压罢工、使国家的正常生活瘫痪、恐吓人民,而且阻止团结工会的一切反应。
“钢铁社会主义”的灾难在波兰持续的时间相对较短,随着解冻的到来,安全部门的战略开始稍有变化。安全机关对人民的控制更加隐蔽。与此同时,安全部队加强了对合法的和地下的反对运动、天主教教会和知识界的监控。
在布拉格政变和南斯拉夫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被降级到“贱民”地位之后,东欧集团国家经历了类似的转变,包括共产党兼并社会主义政党、一党制体系的形成(不管是事实上的或法律上的)、经济计划的全面集中化、按照斯大林主义五年计划的模式加快工业化进程、农业合作化的开始以及对反教会活动的强化。大规模恐怖变得司空见惯。
波兰的政治镇压程度及其采取的各种形式反映了其政治制度的演变。套用一个流行的句式来解释,“告诉我镇压的确切体系,我会告诉你其对应的共产主义阶段。”
在1944年1月4日至5日的夜晚,第一批红军坦克越过了波兰和苏联在1921年确认的边界。实际上,这一边界既没得到莫斯科也没得到西方强国的承认。在卡廷大屠杀被披露以后,苏联切断了与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之间所有的外交关系,借口是波兰人要求让红十字会进行国际调查,而碰巧德国当局也提出了一个类似的要求。波兰抵抗运动判断,随着前线不断推进,救国军(Armia Kraj...
大规模驱逐是另一种在苏联新领土上使用的策略。虽然这一策略主要包含四个独立的大规模行动,但是对家庭或小团体的驱逐早在1939年11月就开始了。所涉及的实际人数尚不清楚。这一问题也同样存在于1940年下半年从比萨拉比亚(译者注:现摩尔多瓦)和白俄罗斯东部地区驱逐出境的人数。直到最近,仅有可用的数字是1941年由波兰抵抗运动或是波兰大使馆提供和发布的。今天,NKV...
苏联与德国在1939年8月29日签署了一项秘密的互不侵犯条约,把波兰划为“利益分区”。进攻波兰的命令是9月14日下达的,三天后红军就侵入波兰,打的旗号是“解放”被说成是被“波兰法西斯占领区”的“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地区、把它们并入苏联。领土的合并快速推进着,伴随着压迫和恐吓当地人的措施。11月2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向最新占领区的居民授予苏联国籍。
波兰是遭受苏联统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一境况的背景是,参与策划苏联早期恐怖活动的一个主要人物捷尔任斯基(Feliks Dzerzhinsky)是波兰人,还有很多在苏联特色恐怖组织,例如“契卡”(肃反委员会,Cheka)、国家政治保卫总局(OGPU)和内务人民委员会(NKVD)里工作的也是波兰人。有几个原因造成了波兰作为一个“敌国”的特殊地位。
正如皮埃尔.佩昂(Pierre Péan,译者注:法国调查记者,也是许多关于政治丑闻的书籍的作者)在《极端分子》(L' extrémiste)一书中所透露的,PFLP-EOC与瑞士纳粹银行家弗朗索瓦.哲努(François Genoud)沆瀣一气(哲努在该书中公开承认了这一点)。这一事实,对克格勃来说显然不成问题。卡洛斯后来引人注目的恐怖活动,先后对于PFL...
因此,“莫斯科之手”并非无所不在。但它在支持某些中东恐怖组织方面扮演了活跃的角色。苏联认为,那些巴勒斯坦组织代表了一场可与阿尔及利亚FLN相提并论的民族解放运动。从这一观点出发,苏联迅速出来支持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PLO)及其主要组成部分法塔赫(...
准备武装暴动,是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心。这些暴动最终都归于失败。结果,该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这种行动。40年代,这场运动反而从摆脱纳粹或日本扩张主义的战争中获利;50年代和60年代,它聚焦于非殖民化进程,创建了有组织的叛乱团体,它们慢慢转变为正规红军。
共和派战败后,由陶里亚蒂掌管的一个委员会于1939年3月在巴黎成立,以便选出配得上移民到“无产阶级祖国”的西班牙人。“农夫”记述了他动身前往苏联的情况。1939年5月14日,他与其他350人一起,乘坐“西伯利亚”号自勒阿弗尔启程航行。这些人中包括西班牙共产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成员、共产党议员、第5团指挥官和约30名纵队首领。
为共和派斗争事业吹响的集结号在世界各地回荡。众多的志愿者奔赴西班牙与民族主义者(译者注:即佛朗哥的国民军)进行斗争。他们加入了民兵组织或他们支持的组织所赞助的战斗组织。但国际纵队在莫斯科的鼓动下创立,组成了一支真正的共产党军队,尽管并非所有的士兵都是共产党人。前线真正的战斗人员与正式属于纵队但不在战场上或不参战的人,也应加以区分。纵队的历史不仅仅是在前线英勇...
1937年,在西班牙,打着“情报组”名号的NKVD已成为内务部的某种附属机构。共产特工也控制了安全部门的领导权。1937年春夏,是阿尔弗雷多‧赫兹局活动强度最大的时期。赫兹本人被朱利安‧戈尔金称为“审讯和处决大师之一”。
在6月16日和17日针对POUM的行动之后,对托派等所有“叛徒”的系统性搜捕就开始了。共产党人利用警方搜集的信息展开这些行动。他们设立了非法监狱,称为瑟卡(ceka),即把俄罗斯首个秘密警察机构契卡(Cheka)的名字西班牙化了。现已知晓这些地方的名字:巴塞罗那的中央瑟卡位于天使门大道(Avenida Puerta del Angel)24号;其它分支位于加...
1936年4月被苏联释放的比利时俄裔作家维克托‧塞尔日(Viktor Serge),于1937年与朱利安‧戈尔金会面时,就是使用了“谎言”和“子弹射穿脖子”(bullets in the neck)的概念,向他诠释共产党政策的。西班牙共产党人面临两个严重障碍:不受共产党左右的、庞大的无政府工团主义全国劳工联盟(CNT),以及根本上反对共产党政策的POUM。
斯大林刚断定,西班牙为苏联提供了重要机遇,因此有必要进行干预,莫斯科便向该国派遣了一支庞大的顾问队伍及其他人员。其中最重要的是2,044名军事顾问(根据一个苏联消息来源的说法),包括后来的元帅伊万‧科涅夫(Ivan Konev)和格奥尔基‧朱可夫(Georgy Zhukov),以及驻马德里武官弗拉基米尔‧戈列夫(Vladimir Gorev)将军。其中700...
1936年7月17日,西班牙驻摩洛哥的军队在弗朗西斯科‧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将军的领导下,起来反对共和政府。次日,这场兵变蔓延整个半岛。7月19日,一场总罢工和工人阶级的大规模动员使它在许多城市受到遏制,包括马德里、巴塞罗那(Barcelona)、瓦伦西亚(Valencia)和毕尔巴鄂(Bilbao)。
共有约 13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