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声明退出中共邪恶少先队组织,废出发的毒誓,做一个清白的中国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惨酷迫害,我见证了许多。他们很不容易,中共太邪恶了。法...
  • “我们的一生致力于此。我们拥有慈爱之心,我们在为全世界的自由而努力。”
  • 虽然已经不年轻了,但是, 我一定要退出曾经发过誓的和加入过的中国共青团和少先队。在自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善和恶孩童时代,被学校老师带领下加...
  • 共产党宣言说:“我是一个幽灵,游荡在欧洲上空。”邪党自己都说的明明白白自己是鬼,我凭什么做鬼的接班人。再说共产恶党本身就是十足的恶棍,这...
  • 共产党豢养的员警武警特警并不是保护人的,而是抓人打人吓唬人的,所谓的“扫黑除恶”大多也都是在百姓面前耍威风。彻底看透共产党流氓无赖的嘴脸...
  • 2018年杜鲁门-里根自由奖得主、欧洲议会资深议员科拉姆(MEP Tunne Kelam)在书面声明中呼吁美国国会尽快通过932号决议案...
  • 厕所石头骚臭硬,国际舞台耍蛮横。 遇见川普不听邪,贸易一战剜心疼。 中共坠入噩梦里,坏事做绝遭天惩。 缓刑仨月心别喜,更大...
  • 中共邪党几十年来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给人类带来了无尽的痛苦与灾难,我明白了人生在世应该要坚守伦理道德,要有良好的品行,做一个正直善良...
  • 《世界人权宣言》诞生七十周年之际,全球退党中心于12月4日在美国国会举办研讨会,制止中共人权暴行,声援民众退党大潮。美国国会议员及华府政...
  • 本人虽是基督徒,但是共产党的邪恶我是非常清楚的,正如《九评》里所讲,那就是害人的东西,使人丧失良知无尽堕落。今天,我本人郑重声明退出自己...
  • 通过海外朋友多次讲真相,真正认识到中共的邪恶,以前被洗脑太严重,从今以后绝不与它为伍,做个真正的中国人,不做马列子孙,谢谢退党网站,让我...
  • 在中共建政后的几十年,生活在中国底层的人民的生活苦不堪言。普通百姓的低收入无法支撑一个家庭的正常开支;物价年年上涨,教育、医疗的乱收费...
  • 自己在大陆一直生活在谎言之中,人与人之间相互欺骗,社会风气江河日下,这一切的根源,就是由于中共的邪恶统治。泱泱大国,几千年的灿烂文明,已...
  • 我在大陆出生和长大,很难不受到中共的毒害。在海外看到了中共很多的历史和真相,包括对法轮功和基督徒的迫害,甚至最近的基因改造,其实都是造物...
  • 我在中国因讲真话,被限制言论自由,在经济上也被中共迫害、行动受到监督,现在我来到国外,自愿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与共产邪党...
  • 环境污染,假货流行,贪官遍地,信仰无存,人心败坏,都是共产党的无神论邪说和斗争哲学长期给人们洗脑造成的,再施以谎言、恐怖和暴力,把中国这...
  • 听到朋友讲的真相,我们二人才了解到我们这个被邪恶中共控制之下的世界,貌似荣光的表面之下掩盖的虚假、欺骗、邪恶、丑陋和不忍直视的残忍。为了...
  • 西来幽灵全球杀,赵国养著狐狸妲; 共青稚认狼外婆,工会错嫁鬼夜叉。 越是爱党越变傻,党吸人血还装妈; 九评已把羊皮扒,三退...
  • 我20年前生活在一个小山村,那边住着一家四口,一对夫妻一双儿女,大女儿十几岁,小儿子八九岁,人都挺好,是好人哪。有一天突然大抓捕,抓捕炼...
  • 我是个退伍兵,从小受无神论宣传,不怕天也不怕地,到了军队更是手重心狠,做了许多无法追悔的大坏事,现在报应来了,年纪轻轻身染重病,幸遇从前...
  • 本人全家遭受共产党迫害,勤俭致富的大地主之家一夜变得一贫如洗,遭受了莫须有的罪名,因此老父亲告诫我们子孙一个都不准入党。现在认识到了共产...
  • 我声明与中共的一切组织彻底切割、退出它。小的时候被它蒙骗了,我来加拿大二十年知道共产党是全球最大的黑社会,它啥事都干得出来。我经常告诉年...
  • 时光如梭,转眼也是而立之年。早年长期遭受共匪洗脑教育毒害,加入其邪恶组织。庆幸的是,自己有机会重新认识了自己,回归人性的真实。虽已自动离...
  • 我退休已经十几年了,在原基层单位还是个小头头,亲身经历各次残酷的政治运动,好人被诬陷、被迫害司空见惯。现今的道德败坏、世风日下更是没了底...
  • 本人过去受中共迷惑,深受毒害。但在看了大纪元之后,认识到中共及其意识形态的毒恶,痛悔不已。因此,本人在此公开退出党团队,公开抛弃共产主义...
  • 我是山东菏泽的一个青年,在家靠经营几分土地不能养家糊口,出来外地打工深受其苦,日出而起,日落不归,一天十几个小时劳作,所挣工钱出去自己吃...
  • 小时候在无知的情况下被拉入的邪恶组织,命运被邪灵控制着,没有自由,没有发言的权利。我们被中共洗了几十年的脑,现在看清了中共邪党的面目。声...
  • 每天生活在共产党统治的社会中,我感到自己的灵魂无时无刻都在束缚著。从言行到思想,从行为到举止,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傀儡,被人无影的操控著。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