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  相关话题:大纪元叩拜恩师乾坤 约 8568 条记录
  • 近日,看到700万香港人有200万人上街游行,再一次彻底看清了共产党的流氓本性,共产党的邪恶基因谎言与暴力展现在世人面前,恍惚间好似89...
  • 我受中共蒙蔽多年,参加了其党团队组织,甚至深陷其中,还干过早期六一零最邪恶组织的头目,我通过真相和身边的大法弟子认识到大法对人的教化,法...
  • 还记的在我很小的时候,牵着妈妈的手去公园玩,突然听到背后有一大群人在吼:“让开让开都让开!”,像赶畜生一样驱赶着人群。大家都在拥挤中四散...
  • 我看到香港二百万人反对共产党制订的恶法,这表示了世人都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一国两制失败,由此也可见共产党不是什么好东西,被世人唾弃。在此...
  • 我是大学班上唯一一个没写入党申请书的。那时候,对共匪还没什么认识,只觉得之前队、团也就那么回事,入党也没什么帮助。后来到了自由世界,才晓...
  • 上学时被欺骗加入党、团、队,被强行灌输共产主义异端邪说,都是在干着把正常人驯练成罪犯的罪恶勾当。前有王立军,今有王林清,都是中共政法系统...
  • 我在公检法部门工作30年,深知共产党统治下的黑暗,读完《九评共产党》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后,进一步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现严正声明...
  • 脑中灌满迷魂药, 利下难成理智人。 几代红魔颠白昼, 一条黑道到黄昏。 跟随魔鬼无知觉, 丢失灵魂毁自身。 已有“九...
  • 共产党要解体了,这是预料之中的,也是天意,百万香港人民上街抗议,给大陆民众开个好头儿,我们今天退出共产党的组织,声援香港同胞,向他们致敬...
  • 每次看到中共的恶行心里都在流血,希望国人能早日醒悟,中共能早日意识到自己恶行必有恶报。
  • 我今年76岁,经历过共产党多次政治运动,基本上都是无中生有、颠倒黑白、滥杀无辜,天人共愤。我要退出曾经加入过的共青团组织,我要和这个邪党...
  • 我的父亲文革时期被游街批斗,头顶上戴着两米高的尖帽子,脖子上勒着很重的铜牌子,脖子上鲜血淋漓,后来都能看见骨头。我父亲有一天承受不住回家...
  • 中国是一个不尊重人权,没有民主的国家,人权只有在政治舆论里是高高挂起的,法律保护不了太多的民众,却伤害了太多民众的利益,法律是空白的,无...
  • 年前去日本旅游,在日本居住的弟弟给我详细讲解了中共的邪恶事实,我深受震撼。现在的中国,人和人之间完全失去信任,对任何事情都有戒备,将身边...
  •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了,惨遭杀戮的学生和市民依然不能得到安息,其家人及亲友不能得到安慰,三十年中的执政者不处理这件事...
  • 吾等年少盲从误入邪共组织,不知为辱。尔后苟活于世,虽闻不公,竟无暇深究。至而立之年方悟内宣之伪,故凿墙踏梯寻实,乃解邪共之史:始于恶念...
  • 我是一名退伍军人,现在从事空调安装工作,很高兴在工作过程中听到三退保平安的事,在部队服役时正是徐才厚当权的时候,原来准备申请报考士官的...
  • 从小在中共谎言中长大的一代,现在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你的所作所为,人神共愤,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专制阻碍着中国民主文明发展。声明退出共青...
  • 六四奠基正气场,培养志士大任将 唤醒国人醉中醒,识破红魔羊皮狼 三十抗争血与泪,无数仁人豪情昂 喜看法徒九评扬,解体妖共启慈航
  • 在我的人生中,文革的恐惧阴影还没有消失;又亲眼见证了中共1989年对全中国大学生的血腥镇压;89年大学生的心灵还没有得到抚平、亡灵还没有...
  • 我声明退出中共组织。我今年90岁了,小时候家里很苦。为了谋生十几岁就和同乡出来,一边学一边给人家治病。后来参加了中共的军队做了军医,由于...
  • 我是云南省某县人,作为在昆明生活过的人自然听说过孙小果,跟吴三桂家的吴应熊一样。云南的官场和其它省的没什么区别,都一样黑!有权有势的官员...
  • 我的亲戚因为炼法轮功做好人,被判怨狱十年。中共恶党真像民间流传那样: 倒行逆施闹革命, 祸国殃民共产党。 假借民主为人民, ...
  • 上学时期近代史总是学不好,时间点断断续续,历史事件模模糊糊,直到翻墙知道真相后才明白一切都是假的,难怪那个时候怎么也学不好。。。在这里抱...
  • 我今年六十八岁,是六九年入伍的老兵,当年被洗脑,咬破手指写战书“我决心誓死保卫毛主席”,参军保家卫国。中苏珍宝岛开战,大军压境处于一级战...
  • 今天上一年级的儿子拿回来入少先队申请,说是每人一份,而且老师盯的很紧,我直感到很无奈,一个对少先队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就这样被强制的加入...
  • 本人强烈抗议和鄙视中共邪党把所有的小学生一年级学生强行入队!这是迫害,赤裸裸的迫害!是中共邪党的显着标志。
  • 最近的很多事儿看起来都指向中共的垮台。很多历史真相也都指向中共的邪恶。本人决定在此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彻底地抛弃中共及其意识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