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好评
在赫鲁晓夫发表演说前,对共产党人所犯罪行的谴责,仅来自他们的敌人、托洛茨基主义异见者或无政府主义者;而这种谴责并非特别有效。共产党大屠杀的幸存者和纳粹大屠杀的幸...
1956年2月24日晚,官方承认共产党罪行的第一个转折点来临。当时,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在苏共第20届大会上走上讲台。大会议程是闭门进行;只有大会代表在场。在一片鸦雀无声中,代表们被所听到的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党的第一书记在发言中系统地废除了斯大林作为“各族人民的父亲”、“天才”的形象。30年来,斯大林一直是世界共产主...
和普通娼妓一样,知识分子发现自己被诱骗加入宣传战的行列。1928年,马克西姆.高尔基(Maksim Gorky)应邀到索洛维茨基群岛(Solovetski Islands)“旅游”。这是一座实验性集中营,可能会“蜕变”(借用索尔仁尼琴的话)成古拉格系统的一部分。回来后,高尔基写了一本书,为索洛维茨基集中营和苏联政府歌功颂德。1916年龚古尔文学奖(Prix ...
对恐怖和独裁——当权共产党人的关键特征进行分析,并非易事。让.艾伦斯坦(Jean Ellenstein)把斯大林主义定义为希腊悲剧与东方专制主义(Oriental despotism)的结合。这个定义有其吸引人之处,但没有说明共产主义实践的纯粹现代性。共产主义的极权影响不同于独裁统治以往的存在形式。把它们进行比较对照,可能有助于将共产主义放到一定背景下加以分...
一个认识论难题依然存在:“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主要属于法律范畴,将其用于历史研究,是否恰当?这些概念主要用于在纽伦堡谴责纳粹主义,具有时限性,用于旨在导出相关中期结论的历史研究,是否合适?另一方面,这些概念是否有受值得怀疑的“价值观”的影响,从而扭曲历史研究的客观性?
反人类罪是个复杂的概念,与这里所研究的罪行直接相关。最具体的罪行之一是群体灭绝罪。在纳粹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后,为了阐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第6c条,1948年12月9日的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群体灭绝罪公约》(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Genocide)以如下方式定义了反人类罪:“群体灭...
我们究竟将审视什么罪行呢?共产主义犯下了诸多罪行,不仅是针对个体的人,也是针对世界文明和民族文化。斯大林拆毁了莫斯科数十座教堂;尼古拉.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şescu)为了尽情发泄他的狂妄自大,摧毁了布加勒斯特的历史中心;波尔布特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拆除了金边大教堂,并让丛林长满吴哥窟的寺庙;在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期间,无价之宝被红卫兵砸碎或焚烧...
有文曰:“历史学就是描述人类灾祸的科学。”我们这个充满暴力和血腥的世纪(译者注:指20世纪)充分证实了这一点。在前几个世纪里,鲜有民众和国家免遭大规模暴行的蹂躏。欧洲主要列强都曾参与非洲奴隶贸易。法兰西共和国曾进行殖民活动,尽管有过一些善举,但殖民仍因一系列丑闻而声名败坏,这些丑闻一直延续到最近。美国依然深受暴力文化的影响,这种文化深深植根于两大历史悲剧——...
同时,本书也平和地提出了一些重要的分析性观点。第一点是,共产党政权不只是实施犯罪行为(所有政府偶尔也会这样做);它们本质上是犯罪企业(criminal enterprises):原则上,可以说,它们都依靠暴力统治,无法无天,且罔顾人命。因此,韦尔特关于苏联的章节以“反人民的政权”为题,带领我们有条不紊地穿越从1917年10月革命至1953年斯大林之死连续出现...
当本书面世之际,法国社会党人、总理利昂内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碰巧需要共产党人的投票来组成议会多数派。于是,右派的演说者们在国民议会引用黑皮书,起身攻击他的政府窝藏没有为过去罪行忏悔的盟友。若斯潘回忆了戴高乐主义者和共产党人组建的自由联盟(这是公平的游戏),以此进行反驳,只是为了更好地得出结论:与他们一同执政,他也很“自豪”(这并没什么说服...
共产主义一直是20世纪的大事件。第一次世界大战留下的创伤未愈,它就从欧洲最不可能的角落闯入历史。1939年至1945年的大灾难之后,它向西大步进入德国中部,向东更是飞跃进抵中国海域。在其全盛时期,共产主义曾经统治人类的三分之一,而且似乎要无休止地扩张。70年来,它在世界政治中如幽灵般挥之不去,引发舆论两极化:一些人认为,共产主义是历史上社会主义发展的终极阶段...
我今年七十九岁。一九九六年经邻居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下面说说我修炼后淡泊名利的经历。 领导说:“从来没听说要把提升机会主动让给别人的” 修炼法轮大法后,明白了一些大法的法理,逐渐的把常人中的名利看淡了,遇事能先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要为他人着想。 那时我还没有退休。一次单位调整职务,领导们决定要把我从原来的副职提升为正职。领导找我谈话时,我首先对领导...
马克思在它的早期著作中明确提出,共产党是反神反人性的,它诅咒全人类下地狱。当然,它也说过共产党要统治全世界。 中国是人类文化保存最悠久的国度,因此,中国是世界的中国,是地球上人类生息的希望。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也认为中共不好,但是或事不关己或迫于无奈或为利益所诱,都没有想到,出力解体共产党,换得幸福社会,需要人人行动。 共党通过教育、暴力、宣传等...
移民是中国过去20年来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当然也是各阶层达成最大一致的行动,不仅富人、官员及其亲属、中产阶层家庭包括社会底层都八仙过海,共赴移民之道,美国则是国人移民的首选之国。据联合国人口司的分析,到2013年为止,中国移民当中大约四分之一到了美国,其余的多奔往加拿大、韩国、日本、澳大利亚和新加坡。但是,从2017年开始,川普政府试图扭转移民过多过滥的大潮...
在中共瓜分国人财富的三十年里,依附在中共身边搞歪门邪道发财者大有人在。如为攫取高额利润,靠偷工减料的吸血鬼;靠铤而走险犯罪的,更是五花八门:诸如,雇用童工、抓劳工下矿,囚禁残障人做苦役,克扣农民工工钱,逃税漏税、制造假冒伪劣产品、强抢农民土地、甚至杀人越货等。
这些数字表现的财富并不是国家的。绝大部分都在江泽民集团私人手上,它恰恰包括著中国人民应当享受、却被剥夺没享受到的福利待遇和生活保障。
江泽民当政以来,中国人民应当享有的、当今世界民主国家人民都正在享有的一切福利全部被剥夺了。甚至,连大独裁头子毛泽东在蹂躏中国人民的十年浩劫期间,用来作秀的那种公费医疗、教育和就业保障等基本福利待遇也都被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在瓜分“公有制”企业过程中剥夺得净光。
对中国大陆而言,加入WTO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主张。与13亿中国人民无关。因为江泽民集团去WTO做生意使用的一切财富都是抢中国人民的。
由于历史的原因,香港社会具备非常多中国大陆所不具备的特点。
近日,美国自由派媒体炮火隆隆,大谈川普及其幕僚“通俄”之罪,大有不把皇帝拿下马不罢休之势。同时,一本证据确凿揭露克林顿夫妇丑闻(包含“通俄”)的新书发布并热卖,媒体却异常冷淡。
承接2016年的衰势,2017年欧美国家在价值观上的分裂与争斗还将持续,并不会因为政府轮替而告终,所谓左翼自由派与右翼民粹之间的输赢,不但将决定全球化的走向,还将决定这些国家的和平稳定与兴衰。
从中美两国现在各自握有的牌来说,美国占的优势要大一些。但是,川普出手更像是美国的拳击,习近平迎战时更像太极拳,很可能不会正面迎击,而是“借力打力”。
1972年,尼克逊访问中国之后,美国和中国开始逐步恢复接触,并随之在一些重大国际事务上进行合作。当时中美合作的第一要务,是对抗苏联在全球的扩张,此为中美合作的基础。
12月11日是中国加入WTO十五周年纪念日,但在纪念日前夕,美国、欧盟与日本相继宣布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地位,让中国舆论充满了愤怒。《人民日报》微博号侠客岛发表《紧跟美国欧洲,日本也用这个议题挑衅中国》,网易将其内容提炼出来做成标题:“我们搞市场经济,为何要人家承认?”此情此景,让我想起十五年前中国欢庆入世成功的狂欢盛况,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中国...
川普在竞选美国总统时,最重要的一项誓言旦旦,就是要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川普认为,现行国际贸易对美国不公平,他发誓改变这一现状,即使要重新架构世界贸易组织也在所不惜。
大选过后,美国的国际政策中,被讨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TPP(跨太平伙伴关系)协议可能夭折。在近日于秘鲁首都利马举办的亚太峰会上,各国领导人也呼吁美国不要抛弃环球贸易协议,希望美国批准TPP,向世界各国实行最高程度的开放。
凭借对中国历史的熟悉,我们早就预测,“港独”将成为梁振英的救命稻草,只有“养寇”才能“自重”,才能从中央政府那里要来更多的支持,更多的资源。这种游戏,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记载中比比皆是。中央帝国的不少强大皇权,却也都是被这种游戏,挖空了根基或者整个震垮。
香港这个一国两制,不知道北京的大佬们怎么认识,但一般的理解,香港应该实行资本主义制度,更具体地说,香港应该维持“英制”。
六中全会,按照中共的惯例,通常是要在“价值观”上下些功夫。但现在的情况,中共官僚系统和社会富裕阶层,并不真的认可现在中共中央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一个形神不一,貌合神离的政治运作体系,在中国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次,每当朝代进入中后期都是如此。
中国总理李克强本周在加国进行了为期四天的国事访问,并在渥太华会晤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这是继6年前胡锦涛访问渥太华后,中国高层领导人再度访加。 李克强访加前,Westin酒店前,工人在正门前搭建木墙。(戴思慧/大纪元) 李克强访加前,Westin酒店正门前,搭建中的木墙。
共有约 2198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