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华人社会里,米饭是不可或缺的粮食。我们从小读诗就学到“粒粒皆辛苦”的道理,能够吃饱喝足其实是我们的福报。日本民间就流传着一个说法:一粒米上有七位神仙。父母从小以此告诫孩子要珍惜食物,倘若不懂得珍惜这点滴之恩,就如同抛弃了神仙的眷顾。
我原来是不相信这些的,一向认为不过都是神话传说吧。看过一些人信佛前后的变化,我才知道这世上还真有脱胎换骨,不通过美容手术,丑女真可以变成美女。所以这个北魏的佛教故事,还真不虚妄。
长大、独立的人没有放下自己的玫瑰色眼镜,只是把它收在口袋,被灰暗刺得太痛时,偶尔拿出来看一看,然后再收起来,继续往前走……
其实舅舅和舅妈曾遭丧女之痛,但是历经这段伤痛,舅舅和舅妈日后却又那么豁达,不仅仅因为他们将情感转移,如常的为社会奉献,相信他们对人生也有了进一步的体悟。
清朝中后期,科举考场上的徇私舞弊比较严重。有一种考生与考官、判卷官串通作弊的方法叫“关节”,俗称“条子”。道光丁酉年(1837年)中举的欧阳兆熊曾在日记中写下他和同乡李君参加科举考试的一段故事。
福与祸之间,真的不那么绝对。有时看似是倒楣的事,但最终或许是幸运,一切取决于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
明代张谊的《宦游纪闻·抱佛免罪》里记载了一个“临时抱佛脚”故事,过去我也认为这都属无稽之谈,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怎么能管用?但现在看来,佛法的无边确实远超现代人的想像。
阿公和外公一生惜福爱物,乐善好施,受人敬重,是儿孙们的好榜样,也递荫著子孙的平安和成就。两位祖父都获高寿、去世时都呈现瑞相,令人称奇。
位在云林口湖乡的成龙湿地,原是百顷的良田,因台风接连摧残而渐成湿地。
都知细水长流的道理,不急不躁、不温不火,才能长久地坚持下去。在实际生活中,所有人都急于争夺那些看得到的利益。最终的结果却是,赢得一时,断了根源。
喜欢我的人,必定又耗费光阴,牺牲了他的岁月。为了不要误人一生,“不发生”为最安全的办法。可难道身体外观跟其他女孩不一样,我就该如此自我定位吗?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是更深入的一个玄机。这是一种概念,提醒我们:藉由巨人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奋发,能更早取得先机、获致成功。而这位“巨人”,也是“立足点”,可能是信念,或者是人生导师。
祷告完几天后,小鸡的头上长出了向日葵。从此,小鸡决定,要用生命温暖身边的人,像向日葵的颜色一样温暖,让这个世界多一点点爱。那只小鸡就是我,我不想光头。神阿!我需要祢。同时我也希望自己成为别人的温暖,而不是造成麻烦的累赘。
大姊长我十二岁,二姊长我两岁。我跟大姊说,小时候你帮我们洗澡,好辛苦。她说,不会呀,把你们两个往那儿一摆,就像玩偶一样,很好玩。
没有人喜欢在圣诞节这样的节日上班,但身为空姐的美国女子皮尔斯‧瓦翰(Pierce Vaughan)却刚好在圣诞节轮班,而不能与家人团聚。为此,她的父亲特地搭乘她飞行的6个航班,在飞机上陪她一起过节。此举令许多网民感动不已。
印地安切罗基人有个很独特的成年礼仪式。那一天,父亲帮儿子蒙上眼睛,带他到森林并留他独处。男孩必须坐在树墩上,待一整晚直到天亮。
从“响应党的号召归国建设”的爱国华侨到洛杉矶著名的反共斗士,冯国蒋的一生之曲折惊险可以拍成一部好莱坞电影。 1928年生于荷属东印度群岛苏门答腊岛首府棉兰市(Medan),冯国蒋今年(2018年)4月8日过了90大寿。“主要器官正常,但脚与腰部,不能多走路了,写字时手颤抖了。总之,来日不多了,最多还能活10年吧。”他这样写给朋友。 实际上,冯老先...
如果不是错过了一个出口,如果不是那座跨越德奥两国的桥梁因检修设了路障,如果没有萨尔斯河畔闲坐老人的热心指点,几乎就与闻名遐迩的景观无缘了。一个看似巧而又巧的机缘,将我带到离萨尔斯堡大约20公里一个叫做奥本多夫Oberndorf的奥地利小村。在那里,见识了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数最多的一首歌曲——《平安夜》(Stille Nacht, heilige Nacht...
昨天大雪如飞,我们走在户外,踩着白雪咯吱咯吱走着,天虽然冷,却有说不尽的惬意。 过了一夜,今天再外出,已经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雪停了,但温度骤降,路面结冰。主路清雪及时,所以路面上相对安全。但是小道上就麻烦了,昨天的雪没有及时清理,被路人踩了,今天已经结成硬实的冰层。 我在小道上走了一段,小心翼翼,走得特别累。相比昨天,简直天壤之别。踩在柔软的雪花...
山岚随风飘来 盈盈轻快 我们开心的感受着它 然而 伸手握拳抓不着 深深吸气 只有淡淡沁凉 幸福 原来也是这样的呀
力恩!你的拥抱是那种抱紧了,就让时间冻结了的猛烈的温柔。从第一次的拥抱开始,你给我满满的关爱,而我所能回应你的,总是缺了一角,无法形成一个圆。
同学还谈了好多班上师生之间、同学之间的事,感觉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就连出去远足好像也沾不上边。好在同学上传了照片,同学的脸蛋和名字都很熟悉,否则不知怎么对自己交待这段几乎空白的岁月。
小妹第一次的长笛演奏个人赛,就在七年级升八年级的暑假。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张罗,包括和指导老师约时间进行一对一的个别课程、和钢琴老师搭配练习、安排自主练习的时间、报名以及比赛当天的细节。对我来说,学音乐,有太多奥妙的收获,不过比赛成绩,绝对不在其中。
我一直深信班杰明(W. Benjamin)在《单行道》中所言:“面对自己而不感到惶恐,才是幸福。”也于是,这个“自分の本”,其实就是每天面对自己最好的练习(或许因此就可以不用再焦虑地购阅各种“勇气”系列畅销书了吧)。
13岁时,菲比得知罹患骨癌;14岁时,她截肢了弹钢琴的右手;18岁时,她和远在爱琴海的力恩邂逅;即将21岁那年,离世前二天,她成为力恩带着氧气罩的新娘。离世后,她捐赠出自己的眼角膜,遗爱人间。
走路,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趟小旅行。在短短的时间缝隙里,让心获得自由。而那些在匆忙间被遗忘忽略的人事物,也在行进之间,重新浮现。
很多时候,我们一眼看到什么,就慌著下了结论,而那结论经常是片面的。看问题需要全面思考,考虑过程,考虑结果,任何事都不像表面那样简单。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
在这一堂课中,首先学到的是──勿跟着大众瞎起哄,给别人贴标签,说年轻人是草莓族,抗压性低、中看不中用。那是刻板印象,不足尽信,眼前的Bella就是最佳反证!
健健说我是旧的妈妈,虽似无心,但这也很有可能。人过去多在世间转生不知多少回,他叫我像叫亲娘似的,或许不远之前的哪一世,我曾是他的妈妈。
共有约 691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