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吐为快
我爱新疆,她是生养我的地方。好久没有很认真地去写一篇文章了,执笔的时候就显得尤为生疏,这只是一个开始,控诉的开始,我不会说一些“经典”的腐败案,达到让大家觉得以...
我的采访标题为“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惊天内幕 真相被藏于阴道带出”,当然采访随后被和谐。但是我从中得到了关于法轮功信徒的一些信息。
我自己是汉族人,在国内时对维族的兴趣点,仅限于在我所在的城市不定期的去巴依老爷撮一顿,和憧憬一下去新疆的旅游。在了解到维族人被有计划的进行民族改造,人间惨剧每时每刻发生在这片土地上时,不论你是汉族人还是其他民族,从做人的角度而言,良知与正义促使我应该为弱者发声。
2016年,警察在石景山区所有的幼儿园,甚至是早教中心下令,不能接受我的儿子上学。我的儿子泉泉便失学在家,一直到2018年5月。就在那年,机缘巧合,我找到了一家接受我们的私立学校。儿子泉泉终于上学了——幼儿园大班。
香港时局世界瞩目。路透社9月2日公布了林郑特首的一席闭门讲话的录音,达24分钟。据说这是她上星期同一组工商界人士的谈话,全程英语发言。
两岸三地知名台湾作家、曾长住香港的龙应台2日在脸书首度打破沉默,针对香港反送中的情势,以及一些大陆人对香港的挞伐,发表评论文章,指香港人的五大诉求,其实也是中国人的追求。当局如果用武力镇压,恐怕不是香港背叛了他的“祖国”,而是他的“祖国”背叛了香港。
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因为支持自由民主,支持香港反送中,被中共抹黑成“卖国汉奸”,“乱港头目”,而真实的黎智英是怎样的人,中共则全力封杀,近日,微信上一篇“黎智英其人其事”文章试图还原黎智英部分真相,但被删除。
中共官媒“中国(中共)日报”(China Daily)对香港大游行进行了报道,但内容却令人目瞪口呆之后,又捧腹爆笑。
他曾经是中共军人和中共党员,因刻制《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光盘传给友人,就被判刑三年,只因光盘里附有《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的电子书。刑满回家后,妻子竟要与他离婚,到底发生了什么?此文是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
就在近期美中贸易战连续升级、相互加税炮火不断的“硝烟弥漫”之中,华为公司成为了一道令人瞩目的身影。但一些中共官媒在宣传中对华为公司遭到“封杀”感到不公,为其喊冤,但实际上,如果回头看看中共反美反了这么多年的做法,华为真的一点儿也不冤。只能说华为这次“摔得狠”,就是因为它站在了中共的“肩膀”上。
有的医生砸患者的钱,高收费;有的医生对没病的患者却骗说有病,把小病说成大病,都是为了骗钱。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绝对不会随波逐流,要逆流而上,截窒世风下滑。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杂志《新闻战线》前总编辑胡欣,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从该报社三十六号楼十九楼跃下身亡,终年六十六岁。有网络媒体称胡欣生前疑患抑郁症。网络也流传胡欣自杀的原因,遭网管删除。
周李夫妇是广州市荔湾区居民,因拆迁补偿问题上访多年,并因此曾被判刑,被行政拘留更是家常便饭。这次周李夫妇以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再遭刑拘,起因是中非论坛峰会期间,夫妇二人赴京,被北京警方拘留遣返。因孩子年幼,李小贞取保获释。
不过,在这个节骨眼上,如若您能善待妹妹蒋立宇,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自然功德无量,也同样是您善良之心的体现。
谭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环保维权人士和网络作家。因调查搜集四川地震中死于“豆腐渣”校舍的死难儿童名单,并在网上发表《公民独立调查报告》,触怒四川当局,成为当局残酷迫害的对象。九年前的8月12日,谭作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四川开庭。
近日的假疫苗事件持续发酵,不但一众明星纷纷喊打,连中共领导人也不得不开炮,大叫 “触目惊心”,“突破人的道德底线”。
这份所谓“荣誉证书”是我在给他整理书籍时偶然发现的。刘军被评为“先进个人”背后的具体原因是,他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尤其是强行要求与修炼法轮功的妻子刘秀凤彻底决裂(离婚)。这张“荣誉证书”是中共河北省涞水县委迫害法轮功和破坏家庭的证据。
心希望您别再参与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保护自己。
刚到澳洲时,我在华人餐厅打工。那段时间,正值《看中国》报连载我的“上海女囚”,大纪元上也有我尖锐的时评。曾有个上海老乡眼神闪烁地问:你写文章为什么不用别名?我哈哈大笑:在上海我都实名撰文,难道到了澳洲要偷偷摸摸?
有个略微生僻的成语叫上梁抽梯,和人人皆知的落井下石同义。别人上了房梁,你把梯子抽走了,别人落井里了,你扔下一块大石头,这都是缺德八百辈子的事,是存心想置人家于死地。 这缺德八百辈子的事,偏偏就有人干了。有人抽走了梯子,年轻的工人欧湘斌活生生从三楼坠下摔死了,死在了中国人的大年前,死在了回家过年的期待中。这缺德八辈子的抽梯人不出意外,是此间繁华都市的守护...
毕业那天,班主任对我说:“你要有一颗红心二个准备,农村是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这是裆妈给你一次锻炼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不要有什么怨言。”要知道,那时我才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我悻悻离开学校回家,我哪敢怨言,我只有眼泪。回想我启蒙的第一课,老师教导我们说裆妈比生母还亲,我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和小朋友们随声吆喝而已,这次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裆妈对我的“疼爱”——今天不...
神韵交响乐,天音四海鸣。 宇宙净化期,浩荡佛恩隆。 五千文明现,犹若照妖镜。 宝岛再庆幸,一票求难能。 党如闻霹雳,末日倍惊恐。 慌耍黔驴技,呱噪妄抗衡。 魔与正神争,共党地痞兵。 中国新歌声,台大办活动。 暴力邪教乐,红歌血腥风。 正善自禁毒,红魔露原形。 统促党铁拳,不准人拒红。 恶棍抡血溅,校园撒野疯。 还叫打得好,行凶...
什么是成功移民?对很多中国移民来说,找到理想工作,买一栋在好学区的房子,孩子能上名校就是成功移民了。而对富豪级的中国移民来说,把巨款和家人顺利转移到国外,同时在中国的生意仍然风生水起,可能就是他们认为的成功移民标志。
只有让共产党垮掉,清除共产党的邪恶理论,帮助中国人恢复正常的生活权利,世界也才会真正安全。
当大学成为消灭童年、浪费青春、消磨斗志、回报渺茫的人生圈套,知识就无力改变个人命运;当大学成为官场、商场、欢场与名利场,大学的谎言就毁了中国精英的生长土壤——可敬的大学,就成了可怕的大学。
虽然格兰菲尔塔楼的大火早已被扑灭,但外界舆论对这场灾难的指责之火有如燎原之势无限蔓延,黯黯阴云仍密布在英伦上空,抗议者们出现在街头,矛头直指市政府乃至首相特丽莎.梅。
近日,中共党媒喉舌借一“女德班”否定传统“女德”。有评论认为,传统女德并不是像中共宣传的那样,相反,当下中国所谓的“男女平等”使中国男性失去阳刚与正气,女性失去温婉与贤淑。
常常听到有人说:“我不关心政治,我们小老百姓,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行。” 乍一听,似乎没错,平民老百姓,顶顶要紧的,是对付眼面前的衣食住行。可仔细一想,又觉得有点不对劲。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你不关心政治,而政治迟早会来关心你。” 这句话不难懂,政治这个词一般多用来指政府政党等治理国家的行为。“国”由“家”组成,“家”由“人”组成。 治理国...
如果习近平不能彻底认清共产党的本质,他就逃脱不了共产党内的相互倾轧、自相残杀的邪教铁律。只要他不解体中共,共产邪灵就会随时伺机对他反咬一口。
据保守估计,中共的土改杀死了200多万“地主”,而其子孙后代也连遭打压迫害。《白毛女》成为中共利用文艺宣传巩固暴力统治的典型。近日,一位唱了一辈子《白毛女》的女演员,一位为《白毛女》伴奏一辈子的演奏家,分别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六十年来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共有约 79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