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读往来
当进化论者在吃比萨饼时,他们想到这是人类所独有的饮食文化吗?
经过近两年的奋力抗争,长兴购物中心的业主们在断水断电、停止供暖的市场里顽强地坚持经营,挫败了开发商永嘉集团的无数次阴谋,在永嘉集团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大连市政府终于摘下了伪善的面纱,露出了其夏德仁、夏德礼两兄弟同谋的丑恶嘴脸。2017年9月10日凌晨5点,趁老百姓都在沉睡,大连市政府派出200多名民警、特警、消防、交警,以消防检查的名义驱离经营业主、查封长兴购...
我,不再是一个小粉红,我,不再是一个所谓的爱国者,无论谁说什么,我永远无法相信一群骗子,败类,畜生!
我们在听音乐时,谁会相信猩猩或猿猴的吼叫能演变出《王子复仇记》的唱腔?它们爪子的随意敲打产生出《星条旗》的大小鼓节律?
照片为2017年9月8日大连长兴购物中心现状,成就了大连建筑史上的奇观!继江泽民两外甥夏德仁、夏德礼兄弟用“空手道”手段取得大连长兴购物中心所有权后,为了取得更大的收益,两兄弟控制的大连永嘉集团开始用黑社会手段驱逐大连长兴购物中心的产权业主,妄图独占长兴购物中心,夏德仁现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夏德礼现任大连市外经贸局副局长,依仗两兄弟在政府的权...
修炼法轮功以及后来的讲真相等行为不存在社会危害性,不具备构成犯罪的条件。
被监控人员的隐私和把柄被掌握后,随时都可能被敲诈。如果想反抗,随时都可能被逼自杀。
为什么这些监控人员这么嚣张,毒辣,是因为中常委给了这些人权力,给了这些人设备。所有被监控的人都无力反抗,那怕你是官员和有钱人,被监控的人只能忍受羞辱和敲诈,甚至丢掉性命。
习近平主席: 自从你掌权以来,提出中国梦与恢复传统文化的口号、反贪污、废劳教、兴法规……似乎做了一系列利于民族利于未来的事,给了中国百姓一个盼头。但是正如你所知,现在中国官无信念民无道德,全民以物欲名利权势为核心,价值混乱文化堕落,官商民为追欢逐私肆意破坏自然与社会环境,邪气盛行到了人人不亲地步,军警政法与民为敌,官怨民气犹如雾霾笼罩社会……国家、民族...
所有人包括中国体制内的掌权者,在如何对待法轮功问题上,每个人所做的决定,代表着自己对未来的选择。因此,每个人都有权了解江泽民在这场迫害中对自己的欺骗和伤害,都应该为生命、为人权、为人类的良知和人类基本道德抵制这场迫害。
我的家在农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靠种地为生。村子很小,村庄也不富有,没有一个两层的建筑,到现在还有不少的土房子,村子里的人都是辛辛苦苦挣的血汗钱,真是血和汗换来的。村子后面有一个不算太大的黄河古道,现在政府扩宽河道要拆迁,老实本分的本村人都积极响应,没有一个人说不。可是政府给的赔偿是350一平的拆迁费用(这是目前定的标准),且没有任何其他的补偿。 ...
请中国的各级官员,尊重宪法,还宪法的尊严,以宪法行事。
江泽民反人类的滔天大罪真是“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自上次中国旅美异议人士唐柏桥先生致您公开信后,虽然他得以进入台湾,但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议人士进入台湾的制度障碍并没有废除,最近在本人准备进入台湾办理相关手续时同样遭遇了众多困难,引发我对台湾新政府对两岸关系、台美关系等国际关系的定位的思考与忧虑,今天想与您探讨并期望您能出面解决我入台难题。
国际社会要求审江的呼声越来越强烈,江泽民被绳之以法的日子指日可待。谁将为这场血债买单呢?那么谁将会是这些替罪羊呢?就是那些只顾眼前利益,一意孤行为江泽民卖命的非法“610”组织成员及各级公检法司的执法者就将成为这场血债的替罪羊。
后来2006年我出国了,最近我看到海外的新闻、网站报导的关于活摘器官的事情,这些证据,我一下就明白了,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明白以后我自己就哭,想起来就非常心酸。我想通过大纪元把我的经历告诉给更多的人,告诉大家,共产党在活摘器官,这是千真万确的。
习主席你好!我是中国大陆一个普通民众,17年前因为江泽民犯罪集团暴力镇压法轮功,被学校无理开除在读硕士研究生的学籍,又因讲真相被无辜关押8年冤狱。 之所以不敢用真名,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家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妻子需要养活,而江氏犯罪集团及其喽啰苍蝇仍然无法无天的肆虐在我神州大地。仍然不时骚扰着我及我的家人。仍然用尽流氓无耻的手段镇压着善良真挚的法轮大法...
清末,民国初年,为了抗击土匪的抢劫,我家成立了自卫团。日军侵略时,为了配合台儿庄战役,在滕州北官桥镇阻击日军,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队伍被打散。后来,老山里(沂蒙山)老虎团(共产党,八路军)派人来我家,请求利用我家的能力,召集旧部,组建新的队伍——铁道游击队。 那时,我家是大地主,也只有我家能养的起队伍,老百姓都为了生活——闯关东。 我老太爷是具有...
本人姓刘,加拿大公民,原居中国湖北宜昌市,本人在宜昌市点军区的一处房产被该区政府列入征收范围,因本人不同意由区政府单方作出的补偿决定而达不成协议。现在点军区政府准备向区法院申请“司法拆除”,其依据是国务院第590号令,“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覆议,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以及“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覆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
艾未未曾说,当你试图了解这个国家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上了犯罪之路。
早知道中共不好,可一直以为是贪官把中共搞坏的。本来应该二零一零年就回迁的房子,我家二零一二年才拿到钥匙,因为我有双胞胎男孩,都二十多岁了,不扩大面积根本就住不了,所以我们就一直找、找、找。
1.2011年2月23日0:40分左右我们发现女儿马林燕失踪即紧急报警,我家住地公安管界派出所(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当即于深夜1:24分将女儿的所有信息公示在公安系统专用的走失人口网上。自此后女儿便杳无音讯。
敬请中央各级领导及全国的网友们,在百忙之中关注一位重残矿工姜志胜一家的悲惨遭遇。
哪里有不公,哪里就会发声。发声和反抗是由不公甚至压迫而来。
一九八九年的五月,北京的大、中学生放弃学习,走下课堂、走上街头,决定以和平请愿方式向政府提出“反贪腐、反官倒”的民主诉求。但再三的申述请求当局不予沟通谈话,把孩子们的善意诚意当成敌意。以枪弹坦克对付手无寸铁的学子们,酿成千古未有的“杀子”的残局,震惊世界的血腥”六.四”。
大陆学校的学生们个个都背负着沉重的功课压力,尤其是政治课,这门讨厌又无法逃避的”主课”。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 您们好! 我是中国某交通大学学生,请原谅我没有透露学校、姓名等具体信息,如果透露的话,会给学校、本人带来麻烦(这是一种悲哀,无语落泪啊)。
2015年5月21日,北油所交易平台系统故障,一秒爆涨400点,客户损失惨重。紧接着北油所发布紧急公告,暂停业务以及不能正常出入金。这件事已经轰动现货交易市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北油所到底该负起什么样的责任,网络上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已经展开。
我是一个新来的欧洲华侨。在荷兰念研究所,被派到Winston-Salem的航太公司实习。我一个女大生,人生地不熟,31日,我看中网上评论这中国餐馆,决定要来用餐感受一下家乡味。
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自己与暴政之间的关系了。观看暴力时,我们做了什么?是不是只是个远处的旁观者?如果在不公正的情形下保持沉默,其实我们就已经站在施暴者一边了。
共有约 51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