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
“610”办公室,因其中任职的官员大多死于非命而被称为“死亡职位”。比如,内蒙古赤峰市“610”办公室主任,死于癌症;浙江省金华市原“610”办公室主任突然染病...
中国人没有自由,是因为没有对中共的投票权、否决权,只能被以“枪杆子”相威胁的中共禁锢、奴役。中国难有核心技术、只能盗取它国的知识产权,“垃圾专利”成堆、而被指为“山寨大国”,都与中共剥夺人民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一切形式的自由有关。没有中共,中国人才能重获自由。不被中共奴役,中国人才有创造力可言。
对于请不起人或开不出工资的中、小企业来说,政府得返还多少年的失业保险费才能让它们转危为安?返还的这点保险费,又能够企业少解雇几个人?一旦企业深陷危机,人们就更没有就业的可能了。
在这个总体上被评为世界“最富裕”、“最廉洁”、“效率最高”、“治安最佳”、“贫富差距最小”、“食品最安全”、“环境污染最少”、“教育质量最高”之一的国家,大部分日本人似乎并没有非得当东京人,非得扎堆在东京就业、生存的理由。
对于手握“刀把子”、“枪杆子”的中共来说,鼓励民营经济发展、壮大,不过就是为了把猪养肥,收获更多的猪肉而已。
1992年,河南省卫生厅开始推行“血浆经济”,上百万农民加入到“以血致富”的运动中。“据统计,这段时间河南全省共有140万人卖过血,其中大多数是农民。他们每卖一次血就可以获得50元人民币”;“在这场运动中,全省各地挂靠在各机构的合法与不合法的数百家血站成立,政协、人大、军队、党委等也都纷纷开办血站敛财”。
一个真正的中国人,应该具有中国人所承载的精神,懂得“礼义仁智信”、坚守良知与道德、向往“真善忍”。拥有中国人身份的那些“loser”,正是因为其丧失了道德与精神才不招人待见;中国人要想立于不败,惟有“重拾道德”这一个选择。
分明是杀人越货的刑事犯罪,非得用小惩小戒的民法来界定,看来中共制定《疫苗管理法》终究还是为了包庇凶手。要解决因独裁导致的“司法不公”,仅凭立法是不够的。司法一旦“姓党”,立法再多,也只是为权力服务。
信神、重德、向善……,这些根植于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本质特性,是信奉“无神论”、崇尚“假、恶、暴”的中共欲除之而后快的。将大量的穿着古装的烂片摆在中国人面前,中共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斩断他们对神的正信、摧毁其心中的良善。把人改造成非人,以至毁灭人类,这才是中共最险恶的用心。
第一届“进博会”在上海举办期间,中共麾下的大小媒体都在借机炫耀中国的开放态度以及进口消费力度。人民日报刊文称,“5000多种首次进入中国市场的产品,刷新的是中国人的生活,也体现了中国开放发展的成色”。然而,国人爱买洋货,真的是源于开放的胸怀以及对高档消费的需求吗? 就在“进博会对社会团体观众开放”的当天,据现场统计,“食品及农产品展区以13.13万人的...
加上由中共党魁直接下令发动文革、六四屠城以及迫害法轮功等这类涉嫌群体灭绝的暴行,已让中共臭名远播;因此,也就更没有人会将“造福”二字与中共联系在一起了。对自己的国民都能大开杀戒的中共,又怎会造福它国人民?
近日,大陆有媒体十分诡异的报导了一则过世约11个小时的遗体在医院太平间被盗走双眼的消息。当地宣传部已证实,“该案背后可能是一个贩卖器官的团伙”。此外,“已经被抓的一人,正是医院附近的殡葬‘游击队’”。 陆媒认为,这个团伙既然能“活跃在医院的地盘上”,“自由进出太平间,不开具收据和发票乱收费”,那么“与太平间和医院有没有利益往来,同样值得高度怀疑”。由于...
邪恶的暴政之下,中国人只会沦为两种:加害者与受害者。不制造假冒伪劣、不害人,生意就做不下去。即便一开始坚守良知、道德的生意人,最终也会走到加害与受害的分岔路口。当越来越多的人纷纷步入加害他人的行列之时,加害者实则很难让自己免受其害。在加害与被害之间,中国人无从选择,这才是最大的悲哀。而制造这一悲哀的始作俑者,除了中共,再无其它。
近日,美国总统川普打算取消“出生公民权”(又称“落地国籍”)这事,在美国引发了一些争议。不少人都在拿1868年通过的《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说事,认为“不可能以行政命令终止出生公民权”。 对此,副总统彭斯却公开表示,“川普总统拟以行政令取消出生公民权,可能不会直接抵触《宪法》”。另有一位参议员“连发数则推文同意彭斯的看法”,并十分感慨的说道,“终于有总统...
既如此,大陆“媒体姓党”,也就不足为奇了。而那些敢言的记者被抓、被打压也同样不令人奇怪了。毋庸置疑,中国记者的春天是在没有中共的那一天。
在一个被邪党活活掐住了咽喉的国度,“民不畏死”或已成常态。这才是比国民自杀更可怕之处。
大量印钞已导致物价翻番,却从未想过要减少消费税。从个税收入赶不上消费税,其实就足以看出,中国的物价涨幅已非普通劳动者所能承受。
有人一语指出,未等重要的官员抛售完房产,中共是决不会开征“房产税”的。由此足见,“房产税”所指向的并不是贪腐官员,更不可能是一手促成房价只涨不跌的中共自己。中共开征“房产税”,不过是为了加大力度洗劫尚有余钱活命的普通老百姓而已。对于处在股市崩盘、人民币急剧缩水的恶劣环境中的普通民众而言,靠房产保值将再次成为梦幻泡影。
中共治下的中国也有不少能震惊世界的“第一”。比如,房价与家庭年收入之比世界第一;中共红朝官员人数世界第一;行政费用多世界第一;教育经费投入少世界第一; 中国制造的假货之多世界第一;癌症发病率世界第一;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世界第一;制造和出口农药世界第一;中国富豪流失率世界第一,等等。
从大学到幼儿园,“优秀教师”大耍流氓的恶性案件比比皆是,从闻所未闻到屡见不鲜,这就正中共教育腐败的一大特色。
二十几年来,中共让大学扩招,大学生“毕业即失业”;中共调控房价、打击炒房,有工作、有收入的,也开始租不起房;中共承诺“政府来养老”,但老了的中国人仍是“老无所依”;那些生活在养老院的老人不仅无法“优雅老去”,甚至极有可能被折磨的早死,又或者因为一场火灾而死于非命,不得善终。这其中无论哪一点,都如同今时今日让年轻人住进养老院的计策一样,除了暴露出中共的极端自私...
正是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官场才会有“无官不贪”的污名,中共下设的共青团、学生会等组织才能在各个高校狐假虎威、为所欲为,照搬中共官场的那一套。而中国的青少年也就不难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中学会、并娴熟的运用中共的手段和伎俩,将中共的假、恶、暴特性在校园里表现得惟妙惟肖了
到处掠夺、诈骗的中共不仅是中国的害群之马,更是祸害整个世界的毒瘤。
德国的房价再高,买房人都是其名下房产和房子下方及附近一定面积土地的真正拥有者。而中国人一辈子勒紧裤腰带买来的,不过是几十年不等的房屋使用权。这跟租房子在本质上似乎没有差别。
如今,内忧外患的中共越发惧怕“三退”,千方百计阻止,但又不便明说“三退”,便煞有介事地拿红领巾上打广告说事。“依法严惩”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要加强对少先队组织的严管,以维护少先队红领巾声誉为名,对孩子和家长进一步洗脑严控。总之,企图阻挡中国民众“三退”,这便是中共的险恶居心。
没有中共从中祸乱,世界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孔子和“儒、释、道”精神,中国民众也能追根溯源,真正接触到本民族的文化精髓、重拾道统与文明。
近日,大陆某网预计,尽管“2018年考研报考人数达到238万人,比2017年增加37万人,增长18.4%”;“考研增加人数和增长率均为近年来最高”,但这个纪录将会在2019年再次被打破。对此,该网撰文称,“考研正在像高考一样,逐渐成为‘全民’运动”。 “10年前,高考人数超过1000万,考研人数只有120万”之时,中国的高中生是千军万马过“高考”这座独...
中共自己也是认了西方流氓团伙苏共当爹,认了西方魔变的恶人当祖宗的。甚至对西来幽灵,也一直是顶礼膜拜、将其奉为圭臬。说中共“认洋人做爹”,其实是“认被邪灵附体的洋人做爹”。
而越来越多的私营公司纷纷倒闭之后,中共所面临的,也就是弹尽粮绝。中共要想继续从民营、私营企业搜刮,就不要贪得无厌,最起码,得先让企业活下去,把成本、税费降下来,甚至还要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然而,中共做得到吗?
也就是说,中共对治下百姓所做的一切,不是可耻,就是缺德。中国能有这样一个被世界指为“可耻”的货色,代表国家的国民都应该觉得丧气、耻辱才对。没了中共,中国人才有机会扬眉吐气、重新做人。
共有约 96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