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维光
要想准确并且深刻地了解极权主义研究中的政治宗教和世俗宗教问题的出现,就必须了解研究究竟它们讨论了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到达一种什么程度,尤其是它们遭遇到什么问题,有...
三、极权主义研究中的政治宗教、世俗宗教问题研究: 1. 政治宗教、世俗宗教问题的出现:二十年代末期、三十年代初期
1. 极权主义之路——十九世纪回顾:意识形态及族群问题的产生及发展
1. 研究共产党问题的三个阶段及三个领域 2. 关于第三阶段的政治宗教、世俗宗教问题 3. 本文构思及方法 4. 本文结构
文化是什么?单从中文的语义来说,文化指的是“以文教化”和“以文化成”。字面意思,无论是“化成”还是“教化”都描述的是行为过程——文化是一个过程。“文”是说以什么来“化”之,以什么来“化成”。而“文”在中文中则意谓文字、典章、教化、习艺等人的脑力及精神产物。
马克思及其思想和华人社会的关系,首先可以说它完全是当代在全世界不断扩张的西方影响的产物。
一八一八年五月五号,马克思出生于德国的特里尔。
4. 对比张承志们,六六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彻底地改变了,决定了我这一生的道路。我从一个认为我应该学习自然科学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在六八年后转向人文科学。 抽象地决定我走向这条道路的是人间的不平,被文革发生的族群迫害所激发出来的对个人自由的向往,以及每个年轻人都曾有的,希望一生能有所作为,轰轰烈烈的生命一场的冲动。 具体的则是那时对毛泽东的信...
上篇) 1. 关于张承志,虽然文革中我和他有短暂的交集、直接的冲突,但是从更深的层次却也可以说,从文革开始我们就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我在文革近三十年的时候,一九九五年提到过他一次,那是因为我的一些朋友来问我对他的文字的看法。他那时写的《心灵史》,一部充满狂躁的意识形态废话的书,居然在文革三十年后在那个社会再次喧噪一时。现在又过了二十年,一位研究我的思想...
八月二十三号,王凌兄驾鹤西去,一生五十五年的挚交,知音、知己!三号的信件,还相约未来,不想如此一别……高山流水从此不再,斯是人生痛彻心肺! 清华园北圆明东, 稻田深处蛙声中; 同学少年起红楼; 筚路蓝缕有神通; 曾经慷慨到太行, 也曾述怀在京城, 半世梦魂八月断, 从此临风尽悲情。 注:我和王凌分别于一九六一年和六三年考入清...
有大陆青年学人来信谈对一些当代及思想史问题的看法。为此作答讨论如下: 1. 首先谈这位青年对于认识论的提法及用法。他在信中说: “认识论哲学是从西方独有的形而上学范式中演化而出的形而上学体系,古代东方没有,古代西方也没有。到底认识论哲学是人类社会的必然趋势,还是西方文化身不由己的必然?如何解决信仰问题,才是影响未来社会的根本问题。” 对此,我...
是我们自己让共产党在每次危机后,再次积聚了镇压的自信和力量,增加了他们迷惑世界的可能!
对于这个社会及每一个人,没有新的起点,就没有新的道路、新的追求,共产党社会的大厦不会自行崩溃、重建,共产党统治也不会结束。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我自己的遭遇及经历,读书让我深感,这是一个黑暗的时代——绝非盛世。
我认为这位小友对于阅读翻译书,尤其是康德著作的态度说的极为精彩到家
希望能够促使中文世界从另外一个角度,从真正的西方哲学史、近代思想史、文化史的角度来研究介绍尼采和叔本华。
1 我虽然能够阅读两门西文,德语和英文,但是我必须承认,我还没有到能够欣赏体会西文诗歌的语言魅力,说出它们好在哪里,为什么必须这样遣词造句的程度。我能够尽力做到的至多是不太出格地理解语言词句的意思,其实就连这点我都不能够说自己肯定能做到。 因为理解意思不只是语言的语法问题,而有太多的心理、文化,以及当时的语境、人事气氛等因素在内。所以对西文诗歌...
对践踏普适价值的反人类罪能够超越国家界限进行国际性的审判,以及进一步使这样的审判反人类罪的国际法庭日常化,或许是一个很重要的突破。
如果一个政权说它必须用镇压和恐怖手段来实现公正和民主,必须通过独裁来实现民主,那么很快它就会变成只剩下镇压、恐怖和独裁。
在20世纪上半叶出现的族群杀戮中,首先是共产党对于“阶级敌人”的毫不留情地屠杀,然后接着出现的是纳粹对于犹太人的种族灭绝。
有布拉赫思想的中文知识界、思想界不仅不可想像,且会因此重大缺位而致思想学术意义的后果严重。布拉赫先生的思想和著述,此后一定会在中文界传播、影响。
这篇介绍德国著名的自由主义学者、在极权主义研究问题上的巨擘布拉赫教授的思想的文章,是我为反省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的历史而写的文字
学问的事,人生的事,贵在思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远,不断纠正自己的方法及积累知识,坚持数年必有成效。
我的“谈太太与情人”一文针对的是妄自菲薄的西化、物质化、世俗化,针对的是所谓的“现代化”对于人及人性的败坏。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哈维尔揭示共产党极权主义社会的本质的时候说,我们都既是它的受害者,又是它的缔造者。现在我感到,何止是在极权主义的社会,在整个后基督教社会,难道我们不都既是受害者,又是它的缔造者?这难道不是西方文化带给我们的一个挥之不去,无处不在的二元悖谬特性?
我们中国人的先辈重视的是品质和伦理。可当代强势的西方社会最近二百年来崇尚走向的却是功利主义的弱肉强食。不错,我们享受着西方在这个基础上带来的物质强盛,可现在我们也已经看到,我们人类为此付出了我们的品质、我们的品味、我们的梦想和神韵。我们从推崇人的品质和伦理,到推崇功利主义的成功、商业和社会的成功,是进步还是堕落?这实在是一个必须质疑的问题。
《一九八四》,奥威尔的深刻之处还远不在一九八四,而是在他对此后的五十年的预言和设想,即《一九八四》绝对不仅是对共产党社会、极权主义社会的认识。 奥威尔不只是反对共产党专制,而是更广泛,更根本的对于人类在二十世纪不断发生的灾难、人类未来的关注
共产党改造了马三立一辈子,管制了他一辈子,可告别的时候,在那个“党”无所不在地控制一切的舞台上,那个党彻底垄断的广播中,马三立居然堂而皇之、大声疾呼的还是,家里的“一双活佛”——“父母”的恩情重如山,人生在世,不如此的人,“莫把报应当作虚言!”
概述: 二十世纪被称为极权主义的世纪,冷战时期关于极权主义问题的讨论在对于极权主义问题的研究讨论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本文是介绍这一时期的讨论的一组文章之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篇。因为它涉及的弗里德里希的极权主义理论的提出和讨论,几乎可说是整个冷战时期讨论的基石,或者形成整个讨论的背景。本文共分八个部分。从二次大战后问题的提出,到弗里德里希对于这个理论的提...
共有约 20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