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
美国总统川普就职500天的成绩单,看起来非常亮丽。美国经济欣欣向荣,外交上美国重新主导世界舞台。当年坚决反对川普的民主党人,许多也在过去一年半中改变了主意,开始...
我们可以看看中共外汇储备的增长。在2000年的时候,中共的外汇储备只有区区的1700亿美元。从2001年加入世贸、西方向中国开放市场之后,中国出口的剧增带来顺差的剧增,带来外汇储备的高速增长。到2006年,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1万亿美元;到2009年,突破了2万亿美元,2011年又突破了3万亿美元,2014年高峰的时候,接近4万亿美元,达到3万8400亿美元...
美国的反对、世界的质疑之中,中共为什么要固执己见,中共为什么就不能公平的交易、让进出口自然的平衡、让汇率随市场自行调节、保持与贸易伙伴合理合法的进行交易呢?这跟中共的嗜血嗜财、中共的邪恶本质,和中共的罪恶目的有关。
很高兴再次来到加拿大多伦多,跟大家一起探讨中国政治经济的现状及其未来。我今天讨论的题目是“赤龙的钱囊吞噬著整个世界(Dragon's Vault Engulfs the World)”。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将从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为什么贸易战会发生、加拿大怎么卷入其中、中共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贸易战最后会怎么收场,来一一说起。
美国之音:美国财政部长努钦率高规格贸易代表团访华,谈判的两个焦点:一是中国能否应美国要求大幅度降低贸易逆差,二是中国是否会减少对于“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政府投资。从最新报导看,双方并未达成突破性协议。
美国的主流媒体,众所周知,一直对美国总统川普不是那么友善,川普甚至两年都不去光顾“白宫记者协会”的著名晚宴。本来,那是绝大多数美国总统必须参加的,可以在晚宴上自嘲、也可以借机嘲讽那些平时穷追猛打的白宫记者一番。但自从朝核问题打开僵局、出现历史性的突破之后,美国主流媒体也对川普刮目相看,甚至改变旧习,开始正面关注和报导,渲染川普重塑美国外交的影响力。
美国政府商务部出口执法秘书长理查德.马焦斯卡斯(Richard Majauskas)2018年4月15日签发拒绝令(Denial Order),对中国的中兴通讯(中兴)执行高科技出口管制。美国对中兴发出禁令,是因为中兴多次说谎、全无诚信。中兴去年就成了美国商务部的反面教材,用于告诫大众不要说谎。
美国总统川普和日本首相安倍四月中旬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再次会面,安倍与川普讨论的话题,除了北韩核武及川普和金正恩拟议中的会面,还有美国能否再度加入TPP的问题。川普在决定撤出TPP一年之后,开始思考是否美国应该再度加入TPP,或者改版之后的TPP,其中有涉及中美贸易战的需要,有用其制约中共、限制中共、惩罚中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意图。
中美贸易战的第一个回合,川普提议的关税措施还在公众评论期间、尚未真正实施,中共一边就已经败下阵来,服软认输了。在博鳌论坛上,习近平宣布将进一步扩大开放,包括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放宽外资金融机构设立限制,放宽外资股比限制,特别是汽车行业外资限制。中方所称的“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也蛮滑稽的,如果真的“宜早、宜快”,为什么不早早就快速放开呢?
金正恩秘密访问北京之后,朝鲜劳动党中央机关报《劳动新闻》在头版发表社论,说“朝中友谊是在实现共同伟业的神圣斗争中用鲜血结成的关系”,“应珍视金日成和金正日同志献出心血维护并作为珍贵遗产留下的朝中友谊,应像爱护眼睛一样珍爱朝中友谊。”
美国总统川普今年对中共实施的经济和贸易制裁,或者说是贸易大战的前哨之战,出手突然、迅疾,而准确,令中共新政府措手不及,几无还手之力。川普的魄力和胆识之出众,还在于他全方位出手,因为钢铁的进口关税几乎在向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宣战。当然,最后美国豁免了欧洲国家和加拿大、墨西哥等国,其纵横捭阖令世界都为之动容。
中共乏味而戏作的两会,今年快结束的时候居然出现惊人的高潮,一队士兵面无表情,阴森森的踢著正步入场,把在座的人大代表吓破了胆。人们一面咀嚼著翻白眼女记者揭示的中共假外媒和大外宣,一面干瞪眼思忖著新出炉的新“内阁”,看看这些上任的新官,能否在川普已经举起外交、经济、贸易三把板斧之时,应对中国社会的困局。
美国总统川普突然炒掉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提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接替蒂勒森出任国务卿,让人们感到很突然,但马上就觉得这并不值得惊讶,因为仔细回想一下川普和蒂勒森的外交团队在当前一系列国际策略中的不和谐、不谐振,就知道这种内阁官员的替换,在当前危机的局势下,是必需的。蓬佩奥在参议院会遇到一些质疑,因为...
对于中共和俄国的新联盟,西方没有掉以轻心,但也没有特别看好,更没有过于担心。西方给中俄的挑战能力用的这个新外号、新名词,是“锐实力”。“锐实力”的意思,就是实力不够强大,不够强硬,不能直接正面挑战,但可以从旁偷偷的刺痛一下、戳一戳,找些麻烦还是可能的。说白了,这种实力其实就是国际上的“刺头儿”、“小混混”而已。这样的称号对俄罗斯来说,是具有耻辱性的,毕竟它之...
今年二月底,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的一个平民百姓去世了,全美国举国哀悼、关注。他生于1918年,卒于2018年,按西方人的算法,他活了99岁;但要按中国人用虚岁的习惯来说,就是整整一百岁,正好应了中国人最常见的那句祝福的话语:长命百岁!他一百年的生平和死后的哀荣,及连带的美国人民的精神世界,揭示了强大的美国背后真正的原因。他,就是Billy Graham(Will...
中共外交官崔天凯在提出他的“战略误判”理论之后还说,“如果中国要坚持走自己的道路,中美两国就必然会发生对抗。”如此看来,中南海是一定要一条道路走到黑,不给自己留后路了。崔还说,“中国决不会以牺牲别国利益为代价来发展自己。”“中国主张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各国应该共同面对新的挑战,争取共同的利益。”不是这样的,中共从来就在牺牲别国的利益来壮大自...
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日前在华盛顿中共大使馆内出席活动时表示,“近期的一些动向,反映出美国一些人对中国认知的缺失和对中国出现战略上的误判。”更具体的,崔认为,“有些人因为中国坚持走自己的发展道路而感到沮丧。”事实上,美国对中共劫持下的中国,确有过几次战略上的误判,但现在呢,其实是恍然大悟、大梦初醒!
美国总统川普的首次国情咨文演说,气势磅礡,信心十足,翔实大气,可圈可点,演说仅即时的推特转发就有450万,演说全文飞快的被译成各种文字;演说让美国和自由世界的人民感到满意和振奋,也让北京的中共政权非常心惊和胆寒。
随着北韩的核武问题即将拉开最后解决、摊牌的一幕,中国和美国的贸易争端正越来越鲜明的浮现在台面之上。川普政府毫不掩饰对中美贸易巨额逆差的耐性已消失殆尽,及其遏制中国不公平贸易手段的紧迫,正开动所有的渠道,向中共表示美国的决心。观察家认为,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已经箭在弦上,接下来双方所能达成的解决办法,就是战争的规模有多大,妥协和让步的幅度有多大,及谁最先让步,谁...
2018年新年伊始,人们还在感叹时光流逝是如此之快,2017年转眼就成为过去式了的时候,爆出中共的“法院”与其文艺宣传的喉舌之间的互掐,真是令人感慨万分,颇有几分觉得哭笑不得之意。红朝向来都是把文艺演出当作其宣传恶党文化和给中国人灌输、洗脑的工具。从大陆出来的人都知道,它用中国文化在反对中国文化,破坏中国文化,败坏中国人的道德。中共的文宣口号和虚伪的司法口之...
《琅琊榜》揭示了中国人的社会中,权力斗争的血腥和残酷,也揭示了结党营私和党争的危害。可惜的是,中国(大陆)人直到今天,还没有完整走出权力转移和政权更迭的怪圈。
《琅琊榜》是中国大陆和两岸三地近些年创作的另一部历史电视连续剧,英文名称为“Nirvana in Fire”(火中涅槃),系根据作家海宴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这部古装剧爆红两岸,还是第一部改编自网路文学的电视剧。虽然是古装的剧,古代的背景,但剧中反映出的,却是当代人的权力术和争斗欲,还有编导们借古讽今、晓喻世人的种种努力。
红朝肆虐中华大地,当然令国人痛心疾首。对此,有一位大陆媒体界的女士说得非常好,“前30年你们拚命毁文化,后30年你们拚命毁物质。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唯恐不及?”这个问题问得极好,真真的问到了点子上!
透过《那年花开》之类的电视剧,人们惊奇的发现,中国古老、传统的商道、治家之道、从政之道,即使在今天看来,也是那么和谐、美丽和宁静,是一幅天籁,是可以持久保持、永续发展的路。人们在看到传统文化的精髓在现代社会的反映之际,不免会深入反思和质疑,为什么我们要走被红朝强加给国人的这条路?不管中南海如何强调“自信”或“坚持”,所有的人,从吃瓜群众到达官显贵,都知道中国...
朋友日前转发过来一段视频,类似一个单口相声。讲相声的人说,在中国大地,如今街上的老人摔倒在地上,没人敢去搀扶;但三十年前,六一儿童节时,街上的老人都不够用!他说的这个事,可能海外华人和年轻的中国人不一定明白。当时在中国,到了“六一儿童节”,老师都会组织、号召小学生去做“好人好事”,去街上搀扶老人过马路之类的,在那天做些好事,好汇报汇报。
美国总统川普访问中国归来,手持近3000亿美元的订单,收获似乎蛮大的。而且,中方还同意扩大外资在金融行业的准入,这是前几届美国政府一直在追求、但一直没能实现的目标。在中方看来,美国似乎又一次被“搞定了”,美国官员对此应该欢呼雀跃才对。
美国总统川普从亚洲之行归来,这是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美国总统出访最长的一次。他告诉美国人民,当美国对自己的价值观、传统和人民予以尊重的时候,别的国家会对美国充满信心;亚洲之行也让世界看到了一个坚定和自信的美国。川普发誓,要以美国的利益为重,亚洲之行为美国带回三千亿美元的贸易。回美之后他还重申,世贸组织(WTO)需要改革,而美国的新印太规划也在一步步展开。
商业和市场战略研究中,有先发优势(First mover advantage)、后发优势(Late mover advantage)或战略性的机动入场优势的区分。类似的战略考量,也在国家之间的竞争中有所展现。中国国内的发展论坛和坊间的议论之中,近年来经常看到的一个词汇,就是中国可以“弯道超车”,利用抄近路的优势,在较短的时间内赶上和超过发达国家,尤其是“赶超...
从神经科学的角度研究道德,在从佛法中有所体悟的人们看来,从开始就走偏了。但尽管如此,科学的证据似乎还是能够用来证实佛法中的善。善,是宇宙的根本特性,即使是在人们物质世界的观念的基础上,也都是能够被验证和证实的。
十年前,2007年的新年刚刚过后,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一件发生在地铁里的事件震惊了全体纽约人,也震撼了全部美国人。一位名叫卫斯理.奥璀(Wesley Autrey)的黑人男子,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面对一列飞驰而来的地铁列车,从曼哈顿地铁的站台上飞身而下,拯救了一个刚刚跌倒在铁轨上的陌生人。
共有约 44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