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
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杯正如火如荼的在俄罗斯进行着,依旧是不见中国队的身影。不过,中国队的缺席,并没有阻挡中国众多足球迷的热情,除了上亿每日守在电视机旁观看的球迷外...
应该是意识到了货车司机的诉求很难解决,面对着此起彼伏的罢工,北京当局通过交通部、公安部等推出了评选“最美货车司机”的活动,其背后的险恶、卑劣用心昭然若揭,那就是通过政治、宣传手段对货车司机“维稳”,让他们服从中共,而潜台词就是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司机,当局很可能让其消声、消失。这在当今中国并非难事。与此同时,亦以此平息舆论。
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的卡车司机罢工和越南民众的抗议,以及它们背后真实的现实,无疑击碎了中共打造的谎言。显而易见,处于内外交困的中共,早已坐在随时爆发的火山上,而继续将这条邪路走下去,最终结局就是被火山岩浆吞噬。
如果中共将买邦交国、买留学生,建立孔子学院、资助他国的巨额资金,投注到接近中国的民生问题上,又会怎样呢?
国际法一直在探索如何划定反人类的集体罪行中政策、命令制定者和执行者的个人责任的标准。在任何一桩罪行中,所有的相关人等都需承担相应的责任,那种“以国家的名义犯罪,以国家的名义逃脱”的情况会越来越少。这样的标准在未来的某一天同样适用于中国,适用于那些屠杀学生、迫害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和异议人士等的中共各级官员们。
以美国的立场而言,“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弃核是不会更改的,更改的只能是相应的时间表。而有着变脸传统的金正恩,一旦赴了“川金会”,签署了弃核协议,其未来只有一条路可行,那就是落实协议,否则以美国的强硬立场是不会再次被耍的。
还值得注意的是,张少春自2007年起还担任孔子学院理事会副主席,而中共在海外开办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目地是利用教中文的名义,对国际社会进行中共意识形态渗透和配合中共战略统战。张少春出任理事会副主席,显然是在拨款方面对孔子学院予以支持。
只要北京不正式宣布停止迫害,明天还会有另一个“王文涛”做出类似的事情。不断陷入被动的北京高层,该怎样选择呢?
而构陷者如罗干、何祚庥,迫害发动者江泽民等,不仅在多国被起诉,而且业已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且等待着上天的惩罚。而“四·二五”也将在历史中留下永恒的一页。
颇为讽刺的是,用老百姓的钱享受医保特权的中共高官们不少都是贪污犯、迫害良善的刽子手,而这恰恰反证了为何中共不愿把事关百姓生死的药品纳入医保。毫无疑问,在一个民众无法监督政府,无法通过民主方式选出心仪的代表、政府官员发声的国度里,老百姓要想过上舒心的日子并不是件容易事。
毛死后,敢公开庆祝的地方是在台湾。据报,当时台湾的街头有人放鞭炮、有人贴标语、挂出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等,用不同的方式表示庆祝。
如此节省人力、成本,又省去召开世界厕所大会资金的办法,西安当局却决然不做,反而高调开什么大会,似乎不这样,北京就不知道他们的“忠心”。古语说的好,过犹不及,揣摩上意揣摩错了,自己可要倒楣的,至少在笔者看来,这个世界厕所大会的召开就是典型的会错了上意,并让自己和北京当局都成为了世界的笑柄。
被中共一直蒙骗的中国人,是否从中国人入籍答错这道题中,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法治社会呢?而走向真正的法治社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是断无可能的。
中共文宣部门早就推行“大外宣”计划,利用西方国家媒体可以自由注册的便利条件,安排华人注册大量的媒体,然后再通过这些媒体或者空壳去从事一些新闻或者是洗钱勾当,同时完成中共新闻“出口转内销”的任务,尤其在重大问题上,配合中共愚弄老百姓。
被王毅怒斥的“精日”与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和前总理周恩来相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文革结束后,传统的庆祝方式有所恢复,然而经过三十年的破坏,新生的一代已无重拾传统的可能。八十年代兴起的“春晚”继续成为中共的洗脑工具,而且格调越来越趋于粗俗低下。这样的中共的存在,中国人如何能回归传统呢?
中共既不希望中国人看到达赖喇嘛的智慧,更不愿意中国人变得会“多个角度”看问题,中共需要的是驯服的百姓。向这样的中共叩头,历史会怎样评说呢?
仅此上述两个特色,就是对中共的人大代表选举制度绝妙的讽刺,二者不仅将代议制的所有意义全部湮灭,而且重重地打了不断以“人民”的名义说事的中共的丑恶嘴脸。
目前,上述征兆已然在中国显现,而只要一党专制的体制不变,中共就不可能摆脱周期律的魔咒。
继承了如此基因的中共党魁和中共党人淫乱成风就不奇怪了,
文革带给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只有巨大的灾难,它的破坏性和造成的损失是难以估量的。然而至今,中共当局仍避谈文革,让中国的年轻一代根本不了解这个时代发生了怎样的惨剧
这样一部充斥着谎言和血泪的剧目,如今面临着被停演的命运,岂非是大快人心?
官民不同调的背后折射的正是一党专制治下的现况:自说自话的中共,在老百姓心目中早已丧失了公信力,为了继续维持其统治,中共不惜严控,并通过掌控的媒体为自己涂脂抹粉。不过,面对越来越多不买账的中国人,中共还能硬撑多久呢?
12月21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发布行政令,列出了全球13名严重人权侵犯者和腐败者,其中现任北京警察学院党委书记、原北京市公安局分局局长高岩,因迫害并致死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而名列其中。这些被列入名单之人在美国管辖范围内的所有资产将被冻结,美国人将被禁止跟他们做生意;此外,他们还被取消其领取美国签证的资格,撤销已有美国签证。 这是今年4月22日,川...
12月15日,中共中纪委援引江苏省纪委的消息称:江苏警官学院原党委委员、副院长倪兴余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审查。事实上,现年58岁的倪兴余在去年就已被免去了相关职务,并“提前退休”,这说明他的问题早就被发现。在其退休一年后,还是没有免除被查的命运。
江派这三个重要大员酒后吐露的真言透露出的信息是:他们已知自己罪孽深重,并将万劫不复,现在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另外那些惶惶不可终日的江派高官们,如张德江、刘云山、罗干等,是不是也是如此呢?
在江泽民时代,已经形成这样一种惯例,但凡中共领导人出访,尤其出访西方重要国家,必要先向这些国家“进贡”,即签订所谓“经贸合作协定”。
近些年来,众多高官的落马,大批官员、尤其是公检法司官员的暴卒,都是报应使然。而在最后的天谴中,江和中共以及坚定的追随者们,下场的可悲也业已注定。
北京近日曝出的暴力驱逐外来打工者和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的虐童、猥亵恶行两大事件,以及警方回应中漏洞百出的谎言,不仅让无数中国人难以相信、难以接受、无比愤怒,而且也让不少看到新闻的外国人瞠目结舌
张若名一家的命运,是中共迫害文化精英的又一个缩影
共有约 83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