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
近期上天频频垂异象,包括新疆飞雪,都是在示警和谴责当政者,而主政新疆、为祸一方的新疆书记陈全国也在受谴责之列。这个陈全国目前已被美国国务院宗教自由大使布朗拜克点...
只是北京此次回应如此软弱倒是说明其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根本没有办法在军事、经济等方面与美国抗衡,因此也就不必再说大话,让世界看笑话了。此外,还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害怕言辞激烈进一步触怒了川普,招致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统施压升级。
如果北京中南海高层能以此为警戒,顺天象、天意,布施德政,任用贤能之士,拿下残酷迫害百良善的元凶,广开大门,真正的做到以“人民为中心”,天象焉知不会改变?反之,如果继续漠视天垂像,不惜与天赌,到时悔之晚矣。
上合峰会特供蔬菜的被曝光以及中共的特供制度,再一次揭穿了中共内外有别的两面嘴脸,再一次证实了官员是“人民的公仆”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近日,中共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被举报诱奸多名尼姑,并导致至少1人自杀事件被曝光后,当局迅速删除相关信息。有网友统计,仅仅12分钟,举报材料就在全网消失。对此,网友调侃到,中共当局这反应,比保护央视性侵犯司局级高官朱军下手狠多了。的确,与不久前曝光朱军的丑闻删除速度相比,此次当局的反应着实让人惊叹。 不过,在与释学诚丑闻曝光同时被广为转载的“校友呼吁清华解...
昔日纽约市市长的“为冷漠付费”曾让纽约人震撼,而这样的震撼何时会在缺乏悲悯之心的中国出现?显然,在中共治下的“厉害的国”是没有可能的了,而类似的悲剧还会一再上演。
可以想见,随着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认知,随着中国食品药品的丑闻广为人知,涉及人身和国家安全的“不安全”的中国商品不仅将被更多的海外商家标明“不含中国成分”或“非中国制造”,而且在国际市场也会越来越被排斥。
伊拉克的巨大变化无疑让中国人看到了摆脱中共独裁统治后,中国将可能发生的惊人变化。是以,中国人在向美国人求救的同时,也要从内心和行动上彻底抛弃中共,为自己美好的明天出一份力。
而在风头过后,长生公司换个马甲,还会继续祸害中国人,而疫苗今后能否百分之百安全也没有人可以保证,同理,没有人知道下一个祸害孩子的爆发点会在何处何时出现。
从大陆媒体集体如获至宝,高调报导这一举动看,可以看出北京上下对贸易战是怎样的忧惧,是以迫切希望有人可以“约束”川普。估计一些官员们刚刚经历了冰火两重天。
据大陆媒体近日报导,由中共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与山东大学自2015年起合作开展培养的首届“统一战线学”硕士研究生顺利毕业,刚刚毕业的8名硕士生就业以统战系统和公务员领域为主。据悉,自2014年底统战学学科设立以来,已单独招收了38名博士研究生、50名硕士研究生。 这真是只有大陆这样的共产国家才能想像出的奇葩专业。按照中共的说法,统战学的设立,也让中共所谓的...
中共这一步棋注定将面临着委内瑞拉进一步陷入混乱的独裁主义的威胁,一旦委内瑞拉局势恶化,新的投资将再度打水漂也不是小概率事件。
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杯正如火如荼的在俄罗斯进行着,依旧是不见中国队的身影。不过,中国队的缺席,并没有阻挡中国众多足球迷的热情,除了上亿每日守在电视机旁观看的球迷外,还有成千上万的人飞往俄罗斯,现场为喜爱的球队加油助威。据国际足联统计,中国球迷购买的本届世界杯门票数超过4万张,在所有国家中排第九。 但让国际媒体大为不解的是,在现场采访的媒体大部分也都来自中...
应该是意识到了货车司机的诉求很难解决,面对着此起彼伏的罢工,北京当局通过交通部、公安部等推出了评选“最美货车司机”的活动,其背后的险恶、卑劣用心昭然若揭,那就是通过政治、宣传手段对货车司机“维稳”,让他们服从中共,而潜台词就是对于那些不听话的司机,当局很可能让其消声、消失。这在当今中国并非难事。与此同时,亦以此平息舆论。
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生的卡车司机罢工和越南民众的抗议,以及它们背后真实的现实,无疑击碎了中共打造的谎言。显而易见,处于内外交困的中共,早已坐在随时爆发的火山上,而继续将这条邪路走下去,最终结局就是被火山岩浆吞噬。
如果中共将买邦交国、买留学生,建立孔子学院、资助他国的巨额资金,投注到接近中国的民生问题上,又会怎样呢?
国际法一直在探索如何划定反人类的集体罪行中政策、命令制定者和执行者的个人责任的标准。在任何一桩罪行中,所有的相关人等都需承担相应的责任,那种“以国家的名义犯罪,以国家的名义逃脱”的情况会越来越少。这样的标准在未来的某一天同样适用于中国,适用于那些屠杀学生、迫害法轮功学员、基督教徒和异议人士等的中共各级官员们。
以美国的立场而言,“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弃核是不会更改的,更改的只能是相应的时间表。而有着变脸传统的金正恩,一旦赴了“川金会”,签署了弃核协议,其未来只有一条路可行,那就是落实协议,否则以美国的强硬立场是不会再次被耍的。
还值得注意的是,张少春自2007年起还担任孔子学院理事会副主席,而中共在海外开办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的目地是利用教中文的名义,对国际社会进行中共意识形态渗透和配合中共战略统战。张少春出任理事会副主席,显然是在拨款方面对孔子学院予以支持。
只要北京不正式宣布停止迫害,明天还会有另一个“王文涛”做出类似的事情。不断陷入被动的北京高层,该怎样选择呢?
而构陷者如罗干、何祚庥,迫害发动者江泽民等,不仅在多国被起诉,而且业已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且等待着上天的惩罚。而“四·二五”也将在历史中留下永恒的一页。
颇为讽刺的是,用老百姓的钱享受医保特权的中共高官们不少都是贪污犯、迫害良善的刽子手,而这恰恰反证了为何中共不愿把事关百姓生死的药品纳入医保。毫无疑问,在一个民众无法监督政府,无法通过民主方式选出心仪的代表、政府官员发声的国度里,老百姓要想过上舒心的日子并不是件容易事。
毛死后,敢公开庆祝的地方是在台湾。据报,当时台湾的街头有人放鞭炮、有人贴标语、挂出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等,用不同的方式表示庆祝。
如此节省人力、成本,又省去召开世界厕所大会资金的办法,西安当局却决然不做,反而高调开什么大会,似乎不这样,北京就不知道他们的“忠心”。古语说的好,过犹不及,揣摩上意揣摩错了,自己可要倒楣的,至少在笔者看来,这个世界厕所大会的召开就是典型的会错了上意,并让自己和北京当局都成为了世界的笑柄。
被中共一直蒙骗的中国人,是否从中国人入籍答错这道题中,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法治社会呢?而走向真正的法治社会,在中共一党专制下,是断无可能的。
中共文宣部门早就推行“大外宣”计划,利用西方国家媒体可以自由注册的便利条件,安排华人注册大量的媒体,然后再通过这些媒体或者空壳去从事一些新闻或者是洗钱勾当,同时完成中共新闻“出口转内销”的任务,尤其在重大问题上,配合中共愚弄老百姓。
被王毅怒斥的“精日”与中共前党魁毛泽东和前总理周恩来相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文革结束后,传统的庆祝方式有所恢复,然而经过三十年的破坏,新生的一代已无重拾传统的可能。八十年代兴起的“春晚”继续成为中共的洗脑工具,而且格调越来越趋于粗俗低下。这样的中共的存在,中国人如何能回归传统呢?
中共既不希望中国人看到达赖喇嘛的智慧,更不愿意中国人变得会“多个角度”看问题,中共需要的是驯服的百姓。向这样的中共叩头,历史会怎样评说呢?
仅此上述两个特色,就是对中共的人大代表选举制度绝妙的讽刺,二者不仅将代议制的所有意义全部湮灭,而且重重地打了不断以“人民”的名义说事的中共的丑恶嘴脸。
共有约 85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