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
在英国男孩M的通灵经历中,还提到了英国一个古老的教团。《看见真相的男孩》在某年9月的一天的日记中记载了这件事。
佛家讲因果轮回,早期的基督教也讲因果轮回。那么,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轮回转世?信者有之,不信者也不少,而不信者大多受达尔文进化论和现代科学的影响,以“眼见为实”的理由忽略这世界上许许多多上天给人类显现的真机。在前几篇文章中,都提到《看见真相的男孩》中的英国通灵男孩M可以看见另外空间的生命,并与他们沟通,而他在日记中还提到,他可以感知生命的轮回转世。
从《英国通灵男孩看见的灵光与灵魂》一文中,我们知道,男孩M具有与另外空间生命沟通的能力,而在与他沟通的生命中,就包括他过世的爷爷。爷爷告诉了他不少普通人不知道的秘密。
上一篇《英国通灵男孩的不寻常人生》中讲述了通灵男孩M的人生主要经历,本篇则选取他在《看见真相的男孩》一书中关于灵光与灵魂的相关内容。或许他的亲身经历,会让某些迄今并还不相信灵魂存在的人的观念发生质的改变。
20世纪50年代初的一天,英国著名作曲家、神秘学家和诗人西里尔‧斯科特(Cyril Scott)突然收到了一份尘封几十年的手稿《看见真相的男孩》(The Boy Who Saw True),这是19世纪末,一个天生具有通灵能力的英国男孩写下的日记。作者(名字并未透露,笔者在本系列中称他为M)的遗孀遵守其遗嘱,在其去世后若干年将其残存的日记寄给了对神秘事件颇有...
唐朝的《酉阳杂俎》记录了这样一件事:一天,唐中宗梦见一只三足乌在飞,被几十只蝙蝠追逐而坠落到地上。三足乌,也叫“金乌”,是太阳神鸟。据说后羿射日,太阳被射死坠地,大家上前围观,发现是金羽鸦。“金乌”坠地,显然是不祥之兆。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紫色是尊贵的颜色,如古代云霞映成紫红色的高空叫“紫虚”或“紫冥”,天帝的宫殿是“紫微垣”,与之相对应的“天子”在人间居住的地方,如明清时期的宫殿称为“紫禁城”;在中国绘画中,紫色代表宇宙的和谐,因为它是代表“阳”的红色和代表“阴”的蓝色的组合。此外,道家还有“紫气东来”的说法等等。
记得小时候家中偶尔会有出家人敲门化缘,母亲每每都会诚心送上几个馒头或往其口袋中倒些米,而出家人也会合十感谢。那份不言的尊敬,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几十年走过,在中共为祸乱中华传统文化,消灭真正的信仰而发动的一次次运动后,不仅中国整个社会道德急剧下滑,恶性事件频发,而且佛教界、道教界也是乱象丛生,出家人贪财敛财、好色、行为不端者在各大庙宇比比皆是。
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自古就流传着许许多多的神言、神迹,尤其在人迹罕至的山岳中,更是隐匿着不少修炼了几百年、上千年的修行人,偶尔亦有神迹显露给有缘之人。唐代古书《酉阳杂俎》就记录了一些神山中的神迹。
在唐代的科举考试中,报考人数最多的是明经科与进士科。明经科主要考察学生对于“经”,也就是《礼记》、《左传》、《毛诗》、《周礼》、《仪礼》、《周易》、《尚书》、《公羊传》、《穀梁传》的掌握,难度低于进士科。也正因为如此,明经出身为官者,地位往往不及进士出身的,官场上常常失意。
小时候印象最深也最喜爱的就是新疆姑娘急速旋转、彩裙和小辫子一起飞扬的舞蹈。据说这种舞蹈与唐朝时的“胡旋舞”有着密切的关系。史书记载,大唐时期,东西方的交流通过“丝绸之路”更加频繁,一些来自西域的少数民族和欧洲人在涌入中国内陆的同时,也带来了自身的艺术,比如舞蹈。比较著名的有来自里海萨尔马提的阿连舞、来自拜占庭的拂林舞、来自石国的柘枝舞和胡腾舞、来自康居的胡旋...
在唐朝灭亡后的五代十国中,有一个占据两浙的小国,居然在夹缝中生存发展了近百年,直至顺应天意,归顺大宋王朝。在这个小国家中,不仅百姓安居乐业,而且因为这一地区战争很少,所以生产发达,经济繁荣,其都城杭州更是发展成为东南地区繁荣的大都市,史称“富兼华夷”、“百事繁庶”,有“地上天宫”之称。这个小国就是吴越国。
古往今来,吟诵明月的诗句、篇章数不胜数。有意思的是,一些诗词中还提到“修月”。如北宋大文学家苏轼有诗云:“从来修月手,合在广寒宫。”金元之际的文学家元好问曾写道:“下界新增养蟾户,玉斧谁怜修月苦。”明代唐伯虎《观鳌山》之二中亦有“金吾不禁夜三更,宝斧修成月倍明”等等。
作为千古一帝,文武全才、智慧超群的唐太宗李世民,不仅为打下大唐江山立下了赫赫战功,而且其在位二十三年,打造了辉映古今的“贞观之治”:国政清明,经济繁荣,社会安定,武功兴盛;文化艺术、诗词歌赋璀璨辉煌;世人仰慕,万国来朝。可以说,唐帝国乃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富强繁荣的国家。
孔子在《论语‧季氏篇》中有这样一段话:“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有国”的是诸侯,“有家”者指“大夫”。
在自家土地上或者人迹罕至的地方发现或捡到宝贝,应该归谁?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近些年来,大陆媒体时有与之相关的新闻。
现在很多人不一定知道在中国古代还有一个“人日”,就是在每年的正月初七。据说在盘古开天辟地后,女娲第一天造了鸡,第二天造了狗,第三天造了猪,第四天造了羊,第五天造了牛,第六天造了马,到第七天才造了人。因此这一天被称为“人日”,也叫“人庆节、人胜节、人口日、人七日”或是“七元日”。也就是说,正月初七是人类共同的生日。
唐朝,是中华历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百花齐开、大放异彩的全盛时期。她的温文有礼、文化鼎盛和威力远播,与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尤其是唐太宗李世民缔造的“贞观之治”,使整个社会真正走入了一个祥和、礼让、安定、富足的歌舞升平时期。
在中共出于政治需要而大力批判传统文化的灌输教育下,许多中国人对于古代中国历史文化、古语的认知都被扭曲,比如对于耳熟能详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理解就是“普天之下的土地都是君王的,四海之内的大臣也都是君王的臣下”。也因此,这两句也成为了中共批判儒家有“家天下”、“国家为君王的私有财产”理念的直接证据,成为了批判“封建社会”、迷惑民众的重要说辞...
上古五帝时期就有了高等教育,当时的教育场所叫“成均”,虞舜时称为“上庠”,夏朝时称为“东序”,商代时称为“右学”,周代时名为“东胶”。西周时已经出现了“太学”的说法;从汉代开始,“太学”成为国家在京师所设大学的正式名称。
常常看到日剧、韩剧在描写家庭成员回家或者客人前来拜访,尤其是在敲门无人应答直接进入没上锁的屋子时,通常会大声说“我回来了!”“请问家里有人吗?”等等。而这正是中国古人提倡的礼仪,即“将上堂,声必扬”。古人认为外人(家人)来访(回家)不敲门、不打招呼是不礼貌的行为。
中国古代历朝历代,皆有不少官吏。为官者,除了要敬畏天地、秉承圣人教诲修身、修心外,自然也还有一定的做官基本守则,即官箴。1975年在湖北省云梦县出土的秦代竹简中,就有官箴文献《为吏之道》,让我们得以一窥先秦时期对吏治的重视和对官员的具体要求。
中国人自古就相信神佛的存在,作为天、人连接的帝王也必须秉承上天的旨意,因为其权力“受命于天”,古籍中对此亦有阐述,如“有夏服天命”、“有殷受天命”、“先王有服,恪谨天命”、“丕显文王,受天有大命”等。
汉朝是一个“以孝治天下”的王朝,如开创“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对于自己的母亲薄太后,就非常孝顺。母亲生病,他不仅广招名医,而且还亲自给母亲喂药。母亲病情突然加重时,他更是万分焦急。上行下效,整个汉朝,对于老人,是相当的尊重,也给予了一定的特权,而保障老人特殊权利的是历史上有名的“王杖制度”。
古代修佛修道的人有一种奇特的修炼方法,那就是长时间睡觉,有的甚至可以睡上几十年。五代至宋初,就有这样一位嗜睡的修道人,名叫陈抟,人称“陈抟老祖”或“睡仙”。他经常闭门睡卧,往往累月不起。
现代人都渴望长寿和不死,但是却往往求而不得——即便在世人认为的科技相当发达的今天。也因此,人们不愿相信在远古时的先民,有过远高于今人的寿命,乃至不死,进而将其当成神话传说。
清朝圣祖康熙皇帝,素以仁孝治理天下,并以此教育皇子皇孙。他告诫自己的儿子,“凡人尽孝道,想要得到父母的欢心的,不在衣食之养奉,只在于要保持善心,所为合乎道理,慰藉父母从而得到他们的欢心,这才是真正的孝道。”
古人认为天灾的始末与君王的德行息息相关,历史上最有名的“汤祷桑林”讲述的就是商朝的汤王为了百姓献身的故事。故事说的是商汤朝开始不久,发生了一场旱灾,持续了七年。持续的旱灾使河干井枯、草木枯死、禾苗不生、庄稼无收、白骨遍野。为了使天帝解除旱灾,商汤就在郊外设立祭坛,天天派人举行祭礼,祈求天帝除旱下雨。这就是“郊祭”。
打开中国历史画卷,不难发现,那些留下千古英名的帝王不仅有运筹帷幄的能力、如金刚铸造的超常意志,而且均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和助力,在危难时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并最终成就了一番伟业。这其中就有开创“贞观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希冀天下共享太平盛世的明成祖朱棣,以及缔造“康乾盛世”的康熙大帝。
清朝圣祖康熙皇帝一生不仅文治武功卓绝,彪炳青史,而且谦逊自律,且以仁德为怀,体恤臣民,其去世后被尊谥为“圣祖仁皇帝”。《清世宗实录》(卷一)记载了众人选择这一尊谥的原因:“谨按《传》云:为人君,止于仁。《礼运》曰:‘仁者,义之本,顺之体也。得之者尊。’《说文》云:‘在天为元,在人为仁,故《易》曰,元者善之长,仁者德之首。’大行皇帝体元立政,茂育群生,以义制事...
共有约 43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