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
文革给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怎样的灾难,迄今为止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都没有彻底地反思过。根据官方数据和学者的研究,文革期间被迫害的人数众多,海外学者研究认为,文革至...
朱德晚景凄凉,死因成谜,三代人不得善终
李秀英趁人不备去食堂偷了个馍,却被马书记发现,强迫她女儿陪睡才可以拿走馍。李秀英恳求说女儿浮肿,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自己愿意陪他睡。但是马书记看到瘦得不成人形的李秀英的身体后,将她骂走。没有将馍带回家的李秀英,回家后放声大哭。
女教师几乎被吓晕,赶紧将毛像撕下来,藏入裤兜中。等她一抬头,发现有两三个监管人员正在向自己跑过来。情急之下,女教师迅速将毛像搓成纸团,放入口中,想要吞下去。
更让宋庆龄痛心的是,其父母在上海的坟墓在文革爆发后被挖、被掘,造反派还冲进宋庆龄的居所,要剪掉她的头发;孙中山在南京的铜像也被移走。
抓阄时,黄君战战兢兢,生怕抓到写有“是”字的小纸条。等其他几个人都抓了白纸,他也赶忙上前抓了一个,却没想到中了签。就这样,他成为了“右派”。
而湖南的炎帝陵同样没能逃脱厄运,其主殿及其附属建筑皆毁,坟墓被炸开,陵墓内存物被抢夺一空,最后墓丘被夷为平地。
1968年7月16日,许家七口人被发现死于家中。现场显示,房梁上并排悬挂着四具尸体,分别是许父许长家(57岁)、五子许连福(26岁)、四子许连祺(28岁)、四女许连荣(23岁)。此外,五女许连玲(20岁)自缢绳断,卧尸于地;许母王朝臣(57岁)和小女儿许连清(18岁)自缢后,手拉着手,被端端正正安放在炕上。
中共建政后,发起了一次次运动,摧残中国人和中华传统文化。咏春拳和其它传统武术也不例外,注重实战的咏春拳首当其冲。
主演江姐的赵燕侠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被戴上脚镣手铐,吃饭也不许出来,还动不动“提审”、“枪毙”,模仿《红岩》小说杜撰的情节。
他死时手上还戴着沉重的手铐,两个腕部及肘部表皮脱落,结着黑紫色的血疤。其遗体当天便被火化,半点尸骨都没有留下,火化登记表上没有姓名,只有一个囚犯的号码。
1968年8月11日(一说7月7日),不堪凌辱折磨的吴湖帆,自行拔下了插在喉头中的导管,结束了自己75岁的生命,饮恨而终。
不过,看清了中共嘴脸的张学良,终于在其有生之年,做对了一件事,那就是无论中共怎样“盛情邀请”,他都再不曾回到故土,不再给中共涂脂抹粉。
1949年后,他再没有写过一个字,没有做过与自己主业对应的研究。而文革后的他已经垂垂老矣,早已错过了再出成果的黄金期,他年轻时的梦想没有实现不说,中国金文的研究滞后多少年更无法言说。这应该是他内心最大的遗憾和悲哀。
文革期间舰体被拆解作废钢处理。“重庆号”的命运难道不是其官兵命运的折射吗?
高中读到南宋着名民族英雄岳飞写的词作《满江红》时,心潮澎湃:“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首词传递的是何等的气概!何等的志向!岳飞的忠肝义胆、壮志凌云跃然纸...
1968年5月,杨伟名再次被批斗,并受到暴打。期间他听到了刘景华被判死刑的传言,所以断定自己将来也不会有好的下场。5月5日,杨伟名拖着疲惫的身体冒雨从批斗会场回到家里,和儿子、女儿吃了个团圆饭。下半夜,从杨伟名的屋里传出了呻吟声。杨新民和两个姐姐破门而入,看见父母穿着干净的衣服,口吐白沫挣扎着,屋里弥漫着刺鼻的农药气味。
翟民山是知道杀人偿命这个理的,但他仍决然地走向这条不归路,实在是因为他看不到在扭曲的社会中,在被压迫下,他还能找到怎样的解决办法。“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翟民山以行动印证了这一点,而这样的故事迄今未绝。
1968年12月10日晚,肖光琰再一次遭到了严厉的审讯和暴打。第二天早晨,他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床铺上。验尸结果表明,他是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的,终年48岁。工宣队迅速在研究所大院内贴出海报:《特大喜讯——反革命特务分子肖光琰畏罪自杀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
呜呼痛哉!保卫祖国的将军流血又流泪!无疑,王铭章将军眷属和后人的遭遇不过是中共戕害中国人的又一缩影,中共所造成的伤痕不仅刻在一个个家庭的身上,也深深刻在了那个时代,而去掉这伤痕,清算中共是必走的一步。
6年后在中共开展“四清”时,正在劳改营干活的金默玉被队长叫进办公室,队长宣布:“金默玉,经过审查,现在决定判处你有期徒刑15年!”从这一天起,被以“反革命罪”判刑的她被带到着名的秦城监狱开始服刑。
“一二·九”运动对中共的历史作用是重大的。它挑起了民众对国民政府的不满,并成为西安军事叛变的间接推手;它使得无数年轻人被利用,并相信了中共的谎言,从而走上了信仰马克思主义的不归之路;它亦破坏了国民政府的备战计划,使日本全面侵华战争提前;而中共亦由此获得了喘息的空间。
随着苏东共产国家的垮台,共产党国家的“作秀公审”更多地存在于中共治下的中国。近年来很多对落马官员的公开审判不少都是作秀,其所披露的罪行也都是中共当局事先斟酌好的。其目的除了警告官员外,也是意在收买人心。只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这其中的猫腻后,中共的欺骗伎俩所起的作用也越来越弱。无疑,“作秀公审”也将随着中共走入历史的垃圾堆。
耐人寻味的是,路德维希二世生前曾说过:“无论现在还是将来,我对所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谜。”这个迷一般的人物到底想告诉世人什么呢?也许有一天会有什么人为我们揭开这个谜底的。
没有人否认,如果燕大西语系这四名颇具才华的教授不是生活在大陆,他们一定会拥有更完满和幸福的人生,而这一切在他们选择留在大陆那一刻起就与之无缘。无疑,类似他们的悲剧自中共窃取政权后,不是一起,两起,而是成千上万起,中共残害文化精英、毁我中华文化之恶行,罄竹难书。
在年老时,王方名告诉王小波,他一生的学术经历,就如一部恐怖电影。每当他企图立论时,总要在大一统的官方思想体系里找自己的位置,就如一只老母鸡要在一个大搬家的宅院里找地方孵蛋一样。结果他虽然热爱科学而且很努力,在一生中却没有得到思维的乐趣,只收获了无数的恐慌。
收听“敌台”,不管是什么人,都传递了对现实、对官方宣传的不信任。而“敌台”的存在,让很多中国人在黑暗的岁月中,找到了真相,并因此而学会独立思考,走向觉醒,亦如今天很多被欺骗的中国人通过“翻墙”寻找到真相后一般,选择了抛弃中共。
蒋庆泉痛苦的人生不过是中共“卸磨杀驴”的又一具体实例。一方面,蒋等人的“向我开炮”的故事成为中共洗脑的工具;另一方面,中共对于为自己卖命的炮灰却漠不关心。事实上,在中共党史上,为中共卖命不得好死、痛苦终生的中共党员、知识分子、军人、民主人士等比比皆是,这就是中共“吃人”的真面目!
穆旦自美国回国二十几年后,“几乎没有一天舒心日子,主观的向往和客观的回馈,反差太大,不论做什么样的诠释,穆旦终归是一个悲剧人物。”而造成其悲剧人生的除了穆旦自己对中共的看不清外,更多是在中共这个吃人的恶魔上。回顾中共盘踞在中国的历史,有多少像穆旦这样的知识分子被其吞没了的啊!
毫无疑问,补补历史课的绝不是彭斯,而是被中共洗脑的编辑、记者、各色官员、普通民众等。最后想问一句:新华网的编辑记者们,在送孩子留学时,在朝鲜和韩国两个国家中,你们会选择哪一个呢?
共有约 62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