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静
在动荡不安的年代,在饥馑贫困、病痛折磨和不被认同的辛酸中,米勒竟画出了旷世杰作《晚祷》。远处教堂的钟声传来,一对年轻的农家夫妇在田野里站起来祈祷,感谢上苍赐给他...
1837年1月,在法国诺曼底的偏远小村庄,一个小伙子在乡间小路上飞奔,还没进家门就高喊:“奶奶,我拿到奖学金!要去巴黎了!”“哦,弗朗索瓦,感谢上帝!”老祖母拥抱着孙子,亲了又亲。母亲在儿子怀里落泪:“终于能到巴黎美术学院了,要是你爸爸活到今天,该多高兴啊!”
黑瓦白墙,屋后竹林,门前小河,走过小桥,是大片黄灿灿的油菜花田……这是我常梦回却再也找不到的浦东高桥奶奶家。
至道三年(997年),宋太宗驾崩,太子赵恒继位,即宋真宗(968年—1022)。契丹辽国趁宋主新立频频骚扰边境,战事告急。即便杨延昭(杨六郎)、杨嗣等将领率军积极抵抗入侵,但辽国骑兵进退速度极快,战术灵活,往往绕开阻挡在别处突袭打缺口,给北宋边防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大。老臣毕士安向真宗推荐寇准为相,赞寇准“兼资忠义,善断大事”,真宗忧其“好刚使气”,难以驾驭。毕...
他是挽救江山社稷于倾覆中的贤相,是功高盖世、命运大起大落的忠臣,是耿介孤高、特立独行的另类传奇,是那个朝代和后世都绕不开的话题人物。其在评书、戏曲、影视中老练机智的幽默形象,与史实和诗词中的他有不少差异,他就是中国百姓熟悉的陌生人——寇准。
黛博拉是他魂牵梦绕、思慕成疾的姑娘,黛博拉是遥隔云端的精灵,是他深爱一生并注定擦肩而过的女人……无论在狱中还是流亡,对黛博拉的回忆是诺德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伴随他半个多世纪、藏在心底的金玉珠贝。
豆蔻年华的美,单纯青涩,天真烂漫,转瞬即逝,特别珍贵,令人怀念。而定格于大银幕最经典的豆蔻年华,则成为人们心目中永远的少女形象。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又是一年母亲节,耳畔萦绕着几首让我动心泪目的歌,谨以此献给远方的妈妈和天下所有的母亲!
690年9月,67岁的武则天登基称帝,改唐为周。毒如蛇蝎的她大搞酷吏政治,鼓励告密构陷,铲除异己,残害忠良。以致大臣们每次上朝之前,都要和家人诀别,在朝廷内外形成十分恐怖的政治气氛。武则天共有75位宰相,被赐死或死于狱中的有15人,被流放的9人,不得善终者占宰相总数的三成。
提起阎立本,很多人知道他是画家,并不知道他还当过宰相。皆因画名太盛,光焰遮住了官衔。 阎立本(601—673),是初唐著名画家,他特别擅长刻画人物神貌,时人誉为“丹青神化”,史称“工于写真”。阎立本传世画作有《凌烟阁功臣图》、《秦府十八学士图》、《历代帝王图》、《萧翼赚兰亭图》,其中我们最为熟悉的则是《步辇图》。
安史之乱(755年)爆发后,李白怀着平乱的志愿,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因受永王兵败的牵累入狱,后又被流放夜郎。时逢759年关内大旱,唐肃宗下令大赦天下。重获自由的诗人从白帝城下江陵,吟诵出“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的千古绝唱。
晚年的曾国藩(1811—1872)意兴阑珊,唯一盼望并欣慰的就是家中添丁进口。大清国运难挽,诸事棘手,接连背负骂名的他早已身心俱疲;而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他深信家族经营得好,能延绵得更久一些。
“芙蓉为带石榴裙”,梁元帝的《乌栖曲》是较早的石榴裙诗句。南北朝时,何思澄笔下的俏佳人“媚眼随娇合,丹唇逐笑兮。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明清女子依然爱穿,《红楼梦》里就讲到香菱的石榴裙。不过,石榴裙大为盛行并影响后世的还是在唐朝,唐传奇中的李娃、霍小玉、白居易《琵琶行》中的琵琶女都穿这种裙子。
在希腊神话中,掌管婚姻与生育的天后赫拉(Hera)一手执权杖、一手拿着石榴。清甜鲜润的石榴汁被誉为爱情之饮,年轻人也把石榴献祭给爱与美之女神阿芙洛狄忒。古罗马人更把石榴树当成是婚姻树,新娘子戴着石榴花冠成亲是久远年代的习俗。
这个十分邪恶又很迷惑人的切·格瓦拉,死后被包装吹捧得神乎其神。多年以来,始终有人打格瓦拉的招牌旗号在借尸还魂,令格瓦拉背后的共产邪灵阴魂不散,不断蚕食世界。
格瓦拉宣称:“正义就是复仇!”作为古巴革命政权领导人,他完全无视法律,血腥镇压异己和反抗者, 滥杀无辜。若以百分比计,格瓦拉是古巴史上最大的“杀人机器”之一。
他离开古巴,去非洲、南美打游击,想再开辟几个越南战场。他以为,侥幸武装夺取政权的古巴经验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事实上,他鼓吹的是让追随者死无葬身之地的“海市蜃楼”。
格瓦拉戴着红星贝雷帽的桀骜头像,已成为反传统、反主流文化的象征,在世界招摇了半个世纪。他崇尚的共产主义邪恶理念在潜移默化地毒害著几代“热血沸腾”的年轻人。从“魔幻偶像”格瓦拉现象不难看出,共产主义蚕食世界并非空穴来风。
文革的灾难不仅在中国,而且影响到很多国家和地区。可怕的红祸、红色传染病,被共产邪教洗脑,一旦毒入骨髓,则中邪疯魔、丧心病狂,一生都难以摆脱。这就是日本红卫兵——赤军的悲剧。
一个冷香寒彻骨,一个清风拂面花开。一个高贵神秘,一个浪漫清新。一个避世舍弃,一个入世进取。嘉宝与褒曼,对立统一又阴阳契合,这幅双姝太极图,光影千仞,戏路纵横,千般人生,万种风情……
《红楼梦》中,黛玉谈诗论琴,宝钗论画,妙玉论茶,贾母论书,安排得恰如其分,不可替换。第54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是有关贾母的重要情节。
如珠链般串起大观园女儿的,除了“富贵闲人”宝玉,还有荣宁二府的大家长──贾母。儿孙满堂、享尽荣华富贵的老祖母笑呵呵地出现在无数的欢宴庆典、看戏听曲、游园赏花中,都是众星捧月的主角。贾母又是朝廷诰封称君的贵族命妇、官太太,尊称为史太君。
教训最为惨痛的红卫兵历史,是共产党百年历史真相的一部分,不容遗忘,值得反思。了解共产党百年历史真相,能使人清醒起来,不再受共产党的愚弄欺骗,继续做它的牺牲品,甚至最后为其陪葬。
在《血战钢锯岭》(Hacksaw Ridge)中,安德鲁‧加菲尔德(Andrew Garfield)迎来了与自身特质契合、发挥精彩演技的角色。拿不拿小金人并不重要,关键是没有错过命定的好角色,并且为此储备多年的生命能量,正好胜任。
用剪刀剪出小银鱼形的面条,就是剪刀面,又叫剪鱼子,是山西传统特色面食之一,制作方法起源于隋末。
“凡事皆须务本……”唐朝伊始,唐太宗就告诫近臣民生饮食对国家存亡的重要性。“国以民为本,人以食为命,若禾黍不登,则兆庶非国家所有。”(《贞观政要‧务农第三十》)太宗采取减轻徭赋、休养生息、劝课农桑、厉行节约等一系列措施,完善全社会的保障体系。
而《阿诗玛》主创人员的悲惨命运,更让人不胜唏嘘,悲痛不已。参与整理长诗《阿诗玛》的黄铁、杨智勇、刘绮、公刘等被打成右派,作曲之一、45岁的罗宗贤在文革的批判声中去世,葛炎积累的少数民族音乐素材尽数被毁,导演刘琼、演阿黑哥的包斯尔、配唱的杜丽华等人,均被下放劳动改造。文学顾问李广田1968年11月惨死在云南大学的莲花池里,死时直立水中,头部被击伤,满脸是血,脖...
在《红楼梦》钟灵毓秀的少女中,钗黛可谓“双峰对峙,二水分流”,而湘云则是最绚丽的霞光异彩。
8月热闹得很有意思,看看其细腻的编排吧! 8月4日美国《科学》(Science)杂志刊载考古论文,找到了4000年前特大洪灾的证据,“大禹治水”的神话是真的。各大媒体网站竞相报道,那场史前大洪水确实存在,只要少数逃到昆仑山一带的中国人才得以幸存,发展了新的文明,大禹治水13年并创建中国第一个王朝夏。 8月8日,在里约奥运会傅园慧受访时蹦出金句“我...
“在海的深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么深,深到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陪孩子一起读安徒生童话,是亲子互动中的美好时光。
共有约 17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