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7·5流血事件
新疆7.5骚乱事件四周年来临,上周新疆多地连续发生暴力袭击事件,大批武警进驻当地,并展开搜查行动,多人被抓;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维族人上街,一天之内要多次接受公...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两周年之际,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发布声明,谴责中国政府在新疆持续打压异己,不仅不允许人们谈论七‧五事件,而且还利用其影响力在海外也不许就此讨论。另外,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周一晚间罕有地逛当地夜市,做出亲民举动。不过,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则指称,和谐表面之下,有不和谐的动作。
最近广州发生的大规模骚乱,是所谓中国模式的超经济剥削所制造出来的怪胎。而政府处理事件的方式,证明了这个政府执行的是毛泽东时代的政策:挑动群众斗群众。也就是利用社会上不同人群之间的差别,来扩大矛盾,挑拨情绪,利用“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压制另一部分人民。这和文革时代利用某某派打击其它派别,挑动一派的群众斗另一派群众的手法完全相同。这是专制统治者维持社会稳定的常用...
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日前宣布,从12月开始进行出租屋整治专项行动,要求对出租屋和流动人口登记达到百分之百。有评论人士认为,这项行动主要目标针对外地的维族人。
八月以来,中国天灾人祸不断:洪水和泥石流夺去大批民众的生命,淄博杀童案再现,民变时有所闻,安全百密一疏。更惊动国人的则是爆炸声,南京化工厂爆炸、长沙税务楼爆炸、伊春鞭炮厂爆炸、北京丰台长辛店乡一家研究所爆炸、新疆阿克苏爆炸……
在新疆7.5事件一周年之际,我吁请各界人士关注维吾尔族记者海莱特.尼亚孜。
新疆7.5事件一周年前,北京绞尽脑汁,抛出所谓“新政”:首先,今年4月把旧人王乐泉换掉,才能体现其新。因为一提起王乐泉,就会想到他的强硬与杀戮的屠夫形象。然而,他并非被贬,而是出任中央政法委副书记,还是负责少数民族地区的“维稳”,因此仍然可以遥控。新人张春贤,据说在湖南的作为是“柔中有刚”,因此北京的意图是他可以“柔性治疆”,改变过去“藏柔疆硬”的情况。也就...
昨天(3月22日)报载,“新疆恢复开放电邮”。去年新疆7.5事件后,当局立即切断该省对外电邮和长途电话,我发表了《切断通信是违宪行为》。事隔八个多月,终于在3月20日部分开放了新疆的电邮,长话也在不久前开通,对此应该追讨经济赔偿、追究政治责任。
新疆的7.5事件,正在开庭,继10月12日判处6名维族死刑,15日又判三人死刑三人死缓三人无期,九人中八人是维族。
世维大会主席热比娅与闪灵主唱Freddy在华府见了面,在记者会面前表达接受台湾青年逆转本部与台湾青年反共救国团的邀请,准备十二月来台湾访问。这个是轰动新闻,许多国际媒体纷纷访问其中的来龙去脉。这些经过说来话长,只能简单说说。
针刺事件不但是刺向王乐泉,更重要的是民众觉醒了,认清中共邪恶以后,这个帐都算到中共头上。所以这一次不管是谁挑起针刺事件,你中共没有搞好治安,你把精力都放到镇压上面了,那当然是找你中共算账。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新疆地区就成为全球华人的新闻焦点。9月初,新疆陆续发生了几百起民众被注射器扎伤的事件。9月3日起陆续有汉人上街抗议,聚集了上万人。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这些汉人的口号不是针对维族人,也不是热比娅,是直指新疆当局的最高负责人王乐泉。
新疆乌鲁木齐市上周连续发生了几百起市民被注射器刺伤的事件,引起了市民的恐慌和愤慨。他们走上街头,继而演变成成千上万的人来到自治区的政府门前,要求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小小的针刺事件,怎么会引起如此大的混乱呢?人们为什么把矛头指向了“新疆王”王乐泉呢?
7月5日的乌鲁木齐流血事件,至今正好两个月。根据惯例,经过中共严厉镇压以后,民众再“刁”,也要暂时避一避风头。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经过慎密评估,当然也认为大事已定,才在8月22日亲赴新疆考察。这天是邓小平的生日,想来胡锦涛还要借邓小平之灵来保佑他。到了新疆,他自然而然还要发表一系列堂而皇之的“最高指示”。只是没有料到,他才离开乌鲁木齐一个星期,哪里再度出现游行示...
八月下旬,中共媒体报导,胡锦涛前往新疆考察。这是震惊世界的“7.5”新疆惨案后,中共最高领导人首次踏上新疆土地。通常,在其他国家,尤其民主国家,发生人命关天的大事,国家最高领导人都会及时亲临现场,了解一线情况,或处理,或安慰。稍有迟缓,即可能遭到媒体炮轰、社会批评。
提起新疆,很多人会联想到不少新疆民歌:“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戈壁沙滩变良田/积雪溶化灌农庄……”“塔里木之歌”,“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抛开歌词里那些强加的政治内容,绚丽多彩的民族风情令新疆成为很多人向往的地方。
乌鲁木齐7.5事件发生之时,我正在国内,仔细跟踪了国内对事件的报导。分析之后,我认同官方说法:7.5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
乌鲁木齐惨案发生后,遭到人们普遍的谴责。美国国会和欧盟理事会都已出面谴责,把伊朗的选举作弊和中国的新疆镇压,作为激起欧盟外交关注的两个重点。虽然中国极力掩盖事实,国际社会还是渐渐地看到了问题的真相。这个真相就是中共或中共里的某一派人,正在试图煽起民族仇恨,转移目标来设法摆脱困境。任其发展下去,就可能导致失控,发生更大规模的种族灭绝事件。
乌鲁木齐“七五事件”给世人以巨大的震撼和冲击,无论是民族冲突论者还是暴力恐怖事件论者,都不得不承认族群矛盾的现实严重性。事情发生了,给各方心理留下深深的印记和创伤。它给我们提出的问题是,这样的心理创伤如何疗治,矛盾如何化解?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们难道只能听天由命,徒唤奈何吗?
6月26日在韶关一名19岁的广东女孩一声尖叫,引起中共政权犯了第一个错误。接着到7月5日共10天内,中共中央政权又犯了7个错误,即共8个“错误”(据曹长青文),酿成了”举世闻名”的乌鲁木齐事件。然而人所共知,中共政权和各种“敌对势力”(包括”三种势力”)斗争已至少20年,镇压力量配备得很周全,情报资讯系统也很完善。怎末可能在第一个错误发生之后未能阻止发生第二...
前两天晚上,中国官方新华通讯社发了一则关于新疆发生民航客机被骑劫的独家新闻。消息发出不久,来自国外通讯社的消息却指出,事件中所涉及的阿富汗航空公司由首都喀布尔飞往乌鲁木齐的客机,被途经的吉尔斯坦拒绝过境,被迫折回。碰巧喀布尔天气不宜降落,飞机改在南部坎大哈降落。有关机上有恐怖分子用炸弹骑劫飞机的说法,并非事实。
以暴力反抗异族统治,酿成血光之灾,古今中外的历史上并不鲜见。自1745年清军横扫新疆,开始互相仇杀,两百多年间,国家暴力和民间暴力事件不断。今年7月5日在乌鲁木齐发生的“打游击”式的城市暴乱,是一场令人惊心动魄的流血悲剧。
中共的新闻说热比娅让其儿子阿里木自焚。这是从来没有暴露出来的,自从有了7-5事件,一个个希奇古怪的事儿就粉墨登场了。印象中,中共不少揭批热比娅,可从来不曾提及其儿子揭母亲让他自焚。这一回,自焚案出来了,而且自焚案是由热比娅的儿子亲口告诉中共记者的。看起来,这很真实呀!哪一个突发奇想炮制出此等惊天大案的中共流氓,一定被中共高层列为提拔之列!
7月,新疆出事,胡锦涛放弃G8峰会,从意大利仓惶返国。对此不寻常举动,外界有诸多猜测,或曰事态严重,超过胡的想像;或曰数万汉人上街,大出胡的意外。但最大的可能性却是,胡锦涛中途折返,专挺王乐泉,防中共高层出现歧见。
在新疆乌鲁木齐事件当中,不管中共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为了转移视线或是挑起民众民族矛盾,还是失职,我觉得最该被问责的是中共。
群起的抗暴事件显示中共的执政危机和内部派系斗争的激烈。
不得人心的稳定是不会长久的,对任何民众的抗议活动实施暴力镇压无异于饮鸩止渴。继续推迟民主变革,继续钳制言论、新闻等自由,继续实行民族歧视性政策将会把中国带入更深的灾难中。到头来任何责任者都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新疆事件到底是单纯的种族之间的冲突?还是中共在背后策划或者是派系之间的斗争造成的?
新疆乌鲁木齐爆发流血种族冲突所突显出来的最大问题,无疑是中共的民族政策和执政方式的失败。在建政之后的六十年,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不但没有更认同这个国家,反而是和中国汉族主体渐行渐远。正因为如此,少数民族脱离的力量逐渐强大,而且由于无法在中国国内运作,因此靠流亡到海外的本民族菁英领导和运作。
香港《亚洲周刊》7月23日发表文章,提到乌鲁木齐一位名叫海莱特.尼亚孜的维族知识分子,曾于7月4日下午8点,向有关部门提出预警。并于7月5日上午10点左右,面见自治区政府主要领导,当面提出三条建议:第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在中午12点以前出来发表讲话;第二,通知民族聚居区的汉族商人,早点关门回家;第三,能调动多少部队就调动多少部队,首先把民族聚...
共有约 10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大纪元记者郑小寒综合报导)一名台裔美籍海军少校几个月前开始被美国当局调查,他被怀疑向中国大陆和台湾提供美国军事秘密信息。目前,美国海军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也将决定是否提交军事法庭。4月12日,CNN报导说,一名美国国防部官员表示,在该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