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专辑·修炼故事
10月14日,来自亚洲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近二千名齐聚韩国首尔,召开“2018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向大会发来贺词,告诉他的弟子们...
10月13日,台湾、日本、越南等亚洲地区12个国家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首尔举行大规模游行,有学员表示,来此参加大游行希望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并制止中共持续19年的迫害,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常有人问这样问题:知道法轮功真相就能躲灾啦?是的,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能使人得大福报。信与不信看似一念之差,却是把人放置在了生死界限的两边。“无神论”使人不相信那光滑的路面底下会藏有陷阱,因为肉眼看不见。
2018年10月5日,第19届俄罗斯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成功召开。来自俄罗斯各个地区和白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和欧洲等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齐聚一堂。18位法轮功学员在台上和大家分享了自己的修炼体会。
2017年4月27日,经过10个小时的飞行,一架来自中国的航班降落在悉尼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走出机舱的果果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来到异乡的她虽举目无亲,但内心却异常的安定。
2018年9月29日,来自35个国家的1500多名法轮功学员参加了在布拉格举行的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其中20位学员分享了他们怎样以“真、善、忍”为准则要求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提高自己的品行的修炼体会。与会者纷纷表示参加此会受益匪浅。
Tagari女士来自希腊,是一位政治官员。她在工作环境中,向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通过每天的互动,很多同事明白了修炼的良好效果,还有人向他们的政治领导人推荐法轮大法。通过她的用心,去年希腊学员在议会内组织了关于活摘器官问题的听证会。
周五(28日) 捷克布拉格阳光普照,天色晴朗,游客云集。来自欧洲37国约1500多名的部分法轮功学员,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在布拉格举行了大型集体炼功和游行,吸引了各国游客。 布拉格城堡始建于公元9世纪,这座历史名城自1992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每年吸引数百万来自各国的游客(2016年游客量为930万)。罗马式、哥特式...
杨雅娟、李季明、肖静重病缠身,在生死攸关之际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迅速得到康复。
黄晓敏、王丽华和克丽斯缇曾患过不治之症,遭受痛苦的折磨;修炼法轮功后,她们的生活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
当高级工程师王忠明、教授谢锟和越南名医阮清泰处在生活低谷和遭受疾病的痛苦折磨时,开始修炼了法轮功,身体迅速康复,彻底从病魔中解脱出来。
住在旧金山的法轮功学员Kathy马从事会计工作,与跟大家分享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的神奇故事。
28岁的洛伦兹·杜尚(Lorenz Duchamps)来自比利时小城圣特莱登,如今生活在大都会纽约。自从接触法轮大法(亦称法轮功),他戒烟、戒酒、戒掉游戏的瘾好已经5年,业余时间,他最喜欢去曼哈顿的公园炼功。
危难关头,挺身而出,无惧水火,挽救生命。这就是深受人们尊敬的消防员的日常工作。
“对于女人来说,一生中无法放弃的爱是母爱。我是不育的,但想要生子的愿望就像一股火焰不断闷烧着我的心。”Truong Yen Thao说。
她说:“替世人悲哀之后,我深感自己得法和家人受益是多么幸运,深深感谢师尊洪恩救度!”
一个夏日午后,新境界影视公司的摄影棚里,一场武打戏正在彩排。身穿黑色无袖T恤的范文拓,神情专注。他跨著弓步,眼睛紧盯着对手,随着武术指导的口令,出拳、挡掌,踢腿、翻转……连续几个回合,小伙子已是满头大汗。
2018年6月的一天,北京首都机场,一架飞往美国的飞机带着呼啸声,冲向蓝天。十几个小时的飞行中,谭静不禁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一幅幅画面不断地浮现出来。“妈妈,我为你骄傲;我为你骄傲……”那是女儿潇潇的呼喊声,四年前的一幕不时在谭静脑中出现,每次都让谭静眼圈泛红。
南美洲女子艾丝梅拉达(Esmeralda)6年前移民澳洲珀斯。她很少有机会跟中国人讲话,甚至从未预料到自己会跟一位充满敌意的中国男子展开辩论,而她居然能让那位男子平静下来聆听她的述说。 2012年12月15日,珀斯举办一年一度的圣诞大游行。这是珀斯城一年中最热闹的日子,艾丝梅拉达当然要去观看,更重要的是,她的丈夫、油气田勘探专家博尔祖·赞恩(Borzo...
许淑瑛修炼法轮功以前,有长达25年的偏头痛,用尽所有方法就是没有用,但现在都好了;从爱生气抱怨计较的太太到放下配合退让的温柔妻;从打骂逼迫的虎妈到小孩的好姐姐、好朋友。许淑瑛说,“现在的我,身心灵感到非常的满足。”透过炼功及修“真、善、忍”,使她彻底地改变。
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人之熙熙;皆为利来;人之攘攘,皆为利往”,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人心不古。一位71岁的山东法轮功学员玉真,在2017年的夏天遇到了一件“天上掉馅饼”的事,她的手机中凭空被人充了500元。她是怎么处理的呢? 玉真近日在明慧网上分享了她的这段经历。 那天很热,正驾着电动三轮车出外办事时,玉真忽然接到一位陌生男士打来的电话,原来他刚才交手机费时...
盛夏,南台湾阳光正炽热,晒得人发晕,从上午8时直到下午5时,知名旅游胜地垦丁都是处在可怕的“热”之中。那个热力仿佛直接刺进皮肤里,让人忍不住想躲进冷气房,避开毒辣的阳光。
我年轻时,老是想着要成为成功的商人,那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标,我努力想要达成。但好笑的事发生了,当我决定放弃时,我经营的生意却开始真的做大了。
2012年8月2日,纽约肯尼迪机场。前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计算机主任、少校军官胡志明,推著行李车、步出海关。迎面而来的是他久别十多年的兄长,他接过哥哥递过来的一束美丽鲜艳的百合花——时光停留在这一刻,照片上定格的是他发自心底的笑容。谁又知道,这十多年他走过了怎样的艰难岁月……
我当时身体什么问题都有,却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为痛苦,明明累到极点,头脑仍很清醒,无法入睡,看很多医生都没有效。可是我没有想到看《转法轮》三四天后,我竟然睡着了!
2017年9月份,看到庄严神圣的欧洲天国乐团、腰鼓队的演奏震撼四方,“真善忍”花车祥和美好,郭琴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刚刚发生的毒疫苗事件再一次向中国人敲响警钟:中国人的希望在哪里?毒疫苗毒害的大多是孩子,这不是在毁掉中国人的未来吗?所有的中国人都包括在内,除去那些吃穿用度皆有特殊渠道供应的高官群体,谁敢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凡是注射过疫苗的用的都是真疫苗?
洛蕾塔·杜尚如今是个幸福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的妈妈。她自信的外表,很难让你想到她的成长伴随着恐惧、孤独和绝望。她少女时代的记忆,是所有受过欺负的孩子都永远不愿再想起的。许多少年人都面临这样的处境,走上绝路也时有所闻,为了帮助他们,她提笔写下了自己平复创伤、重新肯定自我价值的心灵历程。
共有约 84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