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集
新年伊始,全球各大经济体和国际组织开始展望今年的经济发展,深陷美中贸易战的中国经济备受关注:2019年的中国,将对世界经济产生何种影响?
两年多来,“川普加油”的声音,频现于时事新闻的读者反馈中。为川普助威者,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最热情的“川粉”或是大陆网友。中国民众敬佩为民作主、营救人质、敢对中共说“不”的美国总统。
去年,中国大陆各界曾发起罢免周强的全民联署活动,短短几天联署信签名就达到1056人。这足以说明周强的口碑不是一般的差。口碑差、又是“两面人”的周强难道不是到了该被清除的时候了吗?
崔永元发了一条微博称:陕西赵正永被查。……下一位,你准备好了吗?
香港惨遭中共荼毒,港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这足以让大陆民众清醒的认识到,中共就是害群之马,所到之处必会生灵涂炭、百姓遭殃。看清了“中共不是中国”的人或许不难发现,中共推行“一国两制”,就是想要把中共与中国混为一谈。说是“一国”,其实质却是“一党独裁”。
裴铁侠、溥雪斋两位琴师自始至终坚守着艺术的清淡、典雅,并且努力维系着与琴道相符的琴人内境。当文化遭遇劫难,尊严受到凌辱,他们选择了以生命为代价的抗争。
说明它道出了大家对这个国家的共同感受,说明中共独裁政权已丧尽人心到何等地步。
川普的一系列新政策使美国经济进入高成长。
被中共洗脑多年的中国人,除了不知道中共输出革命残害他国百姓外,又有多少人知道中共在1949年篡政后,其屠戮了众多无辜的中国人,残害了众多中国的精英,约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这样为祸中国、为祸世界的中共难道不该被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和世界人民所唾弃?难道不该退出历史的舞台?
中国的经济向来不稳。既然不稳,GDP就算排名世界第一,那也是虚架子。稍有不慎,就会瞬间崩塌。政府心慌、老百姓不敢消费,晒出个有水分的GDP又有何用呢?
中国经济衰落在2015年就已经开始,中美贸易战只是加快了衰落的进程而已。
任正非一直以来的宣称不传子女、不涉足房地产业、全员持股等三大众所瞩目的问题上,都让自己和公司显得自相矛盾,也让诚信禁不起检验。
任正非先生不但不爱中国,而且是在帮着中共害中国!
中共的整个体系跟人类的正常的思维是反的,它就是为了毁灭来的,对中共来说根本就不存在纠错的问题。
中共为了因为孟晚舟事件,不断升级报复加拿大的手段,从抓捕加拿大公民,升级到对判处加拿大公民谢伦伯格死刑。
汉朝是一个“以孝治天下”的王朝,如开创“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对于自己的母亲薄太后,就非常孝顺。母亲生病,他不仅广招名医,而且还亲自给母亲喂药。母亲病情突然加重时,他更是万分焦急。上行下效,整个汉朝,对于老人,是相当的尊重,也给予了一定的特权,而保障老人特殊权利的是历史上有名的“王杖制度”。
中南海只有两种选择两样结果,一种是彻底消除政治隐患,走向制度变革,并成为新政权中的领导者;一种是在与江派利益集团的妥协中苟延残喘,直至与其一起随风而去。何去何从,天地一念间。
想要在新年跳槽的中国职场人士,今年可能要三思而后行,因为2019年的求职路上,不但会面对有史以来人数最高纪录的应届毕业生的竞争,同时更会面临美中贸易战、中国经济下滑等宏观经济的冲击。因此,了解宏观经济、看清产业趋势,可能有助于求职者步步高升;至少,避免跳槽跳进坑。
据大陆媒体报导,1月16日上午,中共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人事任免案,任命陈寅为上海市副市长,翁铁慧被免去上海市副市长职务。尚未到退休年龄且就被免职,且并无“另有他用”的说辞,这意味着其仕途可能戛然而止,甚至也不排除被查出了什么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1964年出生的翁铁慧,1981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攻读本科学位,后在复旦世界经济研究所攻读硕士...
特务就能把你的所有情况都摸的一清二楚,随时汇报给上级领导。
贵州省纪监委的通报,意味着王三运案和有关的贵州官员,还很可能延烧茅台酒系统。(大纪元资料室)
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是今年落马的首名正部级中共高官。媒体普遍提到,他被指“严重违纪违法”,应是涉及秦岭违建别墅案、榆林千亿矿权案。不过,赵正永之所以“翻船”,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刚刚过去的2018年,是退伍老兵维权运动风起云涌的一年。
1968年5月,杨伟名再次被批斗,并受到暴打。期间他听到了刘景华被判死刑的传言,所以断定自己将来也不会有好的下场。5月5日,杨伟名拖着疲惫的身体冒雨从批斗会场回到家里,和儿子、女儿吃了个团圆饭。下半夜,从杨伟名的屋里传出了呻吟声。杨新民和两个姐姐破门而入,看见父母穿着干净的衣服,口吐白沫挣扎著,屋里弥漫着刺鼻的农药气味。
在华为处于巨大危机下,任正非开始向美国“示弱”。
中共“治霾”理所应当,因为它得对自己当初“制霾”、害人负责。不仅如此,还应该对国民的早死给予赔偿。从中国人早死的死因中不难发现,中共蓄意“制霾”其实与谋杀无异。
中纪委公报表明,今年金融反腐山雨欲来
2018年12月9日,由中华民国自由通讯协会举办的“美中持续热战,台湾如何是好?”的大型研讨会在国立台湾大学法学院霖泽馆举行。本文是笔者在本次研讨会及随后在越南首都河内就同一话题进行演讲的内容的文字整理。
距离北京发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的谈话,已经约莫两周光景。 北京一改去年下半年的“沉默统战”,转而强势进逼台湾、要求统一。北京的强硬姿态,引发国际社会批评,相继声援台湾。 然而,多位台湾友人向笔者忧心表示,仍有不少民众并未看清中共这番统战发言的真实意图。 笔者也意外发现,不少遭到中共渗透的台湾媒体与政商买办,近日仍积极为中共公开...
2018年2月以来,北京女孩张佩已自杀三次;2018年12月11日后,西安大学城的不少学生陷入深深的惶恐;2012年薄熙来案发,胡锦涛因案情披露出的一个细节而震惊;2013年底北京市国安局局长落马后,习近平震怒不已。从草根百姓到中共总书记,他们身份迥异,但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隐私被侵犯的受害者。
共有约 4424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