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字承上文“秋”,透出一份迟暮之感;“乱云”为风雨前兆,自然勾出“愁”来;“满头风雨”更具体化了“愁”绪,“归去”便成为必然的趋势。
东边村子里母鸡生了凤凰;马儿变牛儿,发生在南庄;六月天里紧裹着毛皮衣裳; 树木最好栽在房顶瓦楞上……
炼丹 中国画
人生短暂,每天都在消耗着生命,得有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进山修道,炼成仙丹,永离烦恼。至于常人不能理解、讥讽嘲笑,那又何足挂齿,由它去吧!
登高望远,临风观涛;青山绿水,极目迢遥。人生能有几多回?此曲作者在登临此景时生出归隐的念头,也是自然的事;并且最终能在七十三岁时“告归”,则正应了此曲中归隐的念头。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此诗仅只二十字,但有“声”有“色”,有景有情。作者以其诗人、画家兼音乐家对色彩、声音的特殊敏感,对“情”“景”关系的深刻体验,加上对自然现象的细致观察、对自然理趣的潜心领悟,把握住空山人语和深林返照这一平常现象中所显示出的幽深境界和自然理趣,并以极其自然平淡的语言、看似漫不经心的口气,写出这微妙的美感,为历史留下了这一奇绝的诗篇。
天平山上白云泉,云自无心水自闲。何必奔冲山下去,更添波浪向人间。
与唐诗、宋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元曲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语言活泼生动,表现手法丰富多彩,而且在音乐美方面似乎更胜一筹。因此读过唐诗宋词的读者初读元曲时往往感到新鲜,常常破颜一笑,甚至捧腹不止。
我的梦魂彷佛又回到天帝的住处,听到他热情而关切的话语,问我要到哪里去……
长期地回忆思念,使得希望在心中逐渐酝酿成熟,直到稍有闲暇就要整理自己的钓鱼竿,悄然隐入那云水苍茫的图画中去!
“今何许?”万千感概,难以言表;“柳”本来柔弱,加之又“残”,更是无力,但仍然在寒风中勉力而“舞”,苍凉中透出悲壮,暗示国运衰微,心中万般无奈,读之使人暗然神伤。
何人半夜推山去?四面浮云猜是汝。常时相对两三峰,走遍溪头无觅处。
在都城长安的古道上,骑着马儿缓步徜徉。图为清 唐岱、孙祐、沈源、周鲲、丁观鹏《画院本新丰图》局部。(公有领域)
而作者却骑着“迟迟”之马,可见对名利禄位已经灰心淡漠,且心怀沧桑之感慨。
平山堂是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在扬州作官时所建。( Huangchenhai /Wikimedia Commons)
此词化用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自咏》中“百年随手过,万事转头空”的内涵,更进一步说,不转头也空,因为梦也是空。
唐代盛唐时期经济上的稳步发展,导致了文化的繁荣;国内各民族的融合,以及日趋频繁的国际文化交流,使得各阶层人民的生活变得丰富多彩;对各种思想和各民族文化的兼容并包,特别是儒释道三教并行的现实,使得当时人们的思想比较活泼、言行较为开放。
这是一首可爱的小令,小池、阵雨、荷花、瓜李,加上一位酣梦的姑娘,勾画成一幅慵懒而充满夏日气息的小画。
相传源自于瑟,是秦地的乐器。秦国有一个名叫婉无义的人,将一张瑟传给两个女儿,两个女儿为了争抢这张瑟而把它扯破了,从此成为两张乐器,所以称之为“筝”(争)。另有一说,筝其实是秦国大将蒙恬制成的,他将原来瑟的二十五弦破开,改良成较为轻巧的十二弦,于是成了今天的筝。
惠崇是苏轼的好友,是个能诗善画的和尚,尤其擅于小景;他所描绘的鹅、雁、鸳、鹭等禽鸟栩栩如生,毛羽膨松,神态生动。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极具艺术涵养的君王,不但能鉴赏音乐,自己更是一位卓越的作曲家,有着绝对音感。众多乐曲中,唐玄宗最喜爱出尘飘逸的道家法乐。
唐玄宗十分喜欢音乐,他听说春秋时期宋王修筑练武场墙壁,请来歌唱家在旁演唱,以提高工作效率,便生出了一个念头,想建立一所音乐学校,培养专业的音乐人才;“梨园”因此成立。
盛唐时期,王之涣、王昌龄、高适都是着名的,三人互相倾慕,时相往来。
卢渥是唐宣宗时的一名中书舍人,有一年,他到京城参加考试,趁着闲暇四处逛逛,不觉漫步到了宫廷外的御沟上。秋凉时节,御沟的水面飘流着片片红叶,好不美丽。卢渥忽然发现其中一片红叶上头似乎有字,于是将它捞起一看,叶面竟题了一首诗: 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 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
欧阳修词云:“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东风容易别!”唐朝时,洛阳被称为牡丹花都,城内栽满了牡丹。牡丹到底有多美呢?竟能将春天包涵在其中,令诗人不忍作别。
南北迁移,本是雁群为了躲避季候寒冷的自然反应,不料却使它们成了传信的象征;忠于伴侣的天性,更使雁儿平添许多诗情画意。 雁足传书,来自于一个动人的故事。
山茶 似牡丹一般鲜艳,却微小而不愿以名花自居;没有富贵之气,又不似幽兰娇柔。 山茶的花期甚长,总在春天时领先群芳出现,又在冬季里不畏严寒伸展。
柳宗元自小被称为神童,他“精敏绝伦”,二十一岁进士及第,妻子是礼部、兵部郎中杨凭的女儿;二十四岁任秘书省校书郎,三十一岁时,就已是京城的监察御史了。
九日九日重阳节,每逢佳节倍思亲。登高望远勾乡思。王维、苏辙、丁鹤年和崔颢登高思乡关,诗怀情致各一方。又逢重阳登高,追索生命真乡。渺渺瀚宇,世世轮回,千载悠悠,白云背后何处是真乡?万古过客上下追索,万里天涯莫作乡关。返本归真可有道?…
孟浩然年长李白十二岁,当时已经是名满天下的诗人了,而年轻的李白才初出茅庐呢。他们一见如故,时相往来。李白仿佛像见到了一座高山,一心只想亲近与登攀;孟浩然的胸怀磊落,恬淡自然,让李白写下了“吾爱孟夫子”的满腹钦仰:
中秋佳节,又临,怀念“古月”情致,看一看古人的“对月”佳联,增添过节的趣味。中秋节是个充满历史古意又盎满人情诗趣的中国传统节日。君臣、诗人墨客、商家百姓也常常“作对”应和、竞技和逗趣,妙趣联联来。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有月即登台,无论春夏秋冬;下联怎么对?
    共有约 8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