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其正文集
种一棵果树 适时予以浇水、施肥…… ——细心照顾
一波波的绿 从草叶和树叶喷出 源源不绝 已经摆脱冬的监禁了 枯黄的面容不再 容光焕发
悦读,在竹林里 傍著七贤和渊明 竹叶飘落如雨 鸟鸣飘落如雨 世事飘落如雨
我们向前行进 或一个跟着一个 或成群结队 有的则是散兵游勇 都把眼睛盯住前方一点
这一粒砂  经受过无数  磨难、挤压、翻绞  一路风风雨雨  尝尽酸甜苦辣  浪迹天涯
那时候,在乡下  我常常去抓泥鳅  伸手一抓就手到擒来  总是信心满满地  夸说泥鳅很好抓
当我把蒙眼的布巾取下  睁亮眼睛  四处搜寻:  他们都躲哪里去了?
穿上高跟鞋 踢开丑陋,踢开乌脚病 远离落后和封闭 远离过去 远离贫困 穿上高跟鞋
每当黄昏时候 我到河廊做运动 一只全身是白的白鹭鸶 便飞来我近旁 或独自挺立 或踽踽觅食 或悠然自在地漫步
喜欢那片宽广的牧场 那片宽广的牧场 每天磁吸着我前来 看到那一片青青的牧草 吹着那一阵阵不羁的风 和那些蹦蹦跳跳的小人物
阳光辉耀着 辉耀得绿更绿 辉耀得花更花 在田野 在枝头
沉浸下去 沉浸到波涛汹涌的 沉浸到无边无际的 大海大洋里
在那个冷冷的冬夜 一见面,她就说 请她先生开车载我 前往一看他们原来服务学校旁的兰潭
好像才出生 怎么 一瞬便已黄昏? “虽御风不以急也”!(注) 还是,一意向前
小小的,一个小小的农村 已经大腹便便,呈显令人欣喜的曲线美 随便揣摩一下,嗯,是快临盆了 想是那些碧竹、茅草屋、稻草墩撑起来的吧
说枯等到胡子发白是太夸张了 但是枯等则是千真万确的 终于一阵春风吹来 所有皱着眉头的郁结全被驱逐出境了
滚滚浊 流 滔滔 涉入,还要 涉入
随着雁 北飞,随着 雁南迁 逆风 冒雨 沧桑谁见?
一团丝 牢狱 捆 灰暗 雾呀雾 路在哪里?
不自我设限,兀自当山底之蛙 起飞吧!千羽茄苳 从你的枝桠,你的绿叶 长出翅膀 引领身心高飞
我闹不清  咕咕,咕咕…  是鸟在鸣唱吗?  是吗?不是?  起初我认不出来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我于是仔细去听…
展雄鹰之姿,音速之姿 甚至 超雄鹰 超音速 之姿 奋飞 向前
一个人,在其一生中,如果能够一帆风顺,没有任何阻难,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可是,这种幸运,几人能够?
作家应该是蓄电池。 对于蓄电池不应该只看它的外表。它的外表,立体,或方,或圆,硬硬的,呆板,漆黑…
醡酱草是乡下田野间常见的一种匍匐性野草花,有一种关于它们的传说,在田野间流传着…
说土豆“向下扎根,向上开花”,是通的;说土豆“向下扎根,向上结果”,则是笑话。综合起来,说土豆“向下扎根,向上开花,向下结果”,是最适切了。
一串串葡萄垂挂着,颗粒累累,在枝叶间,在支架上…
提起兔子,心中便欣喜非常,便要大张开口,高声欢呼,便要长出翅膀,冲天飞翔。
在这个世界上,众生芸芸;每个人都有一张脸,作为他的标记。
是谁?是谁有如此其大的力量,把太阳猛力抓了下来,放在地上?
人世间是一个其大无朋的舞台。各种不同剧情的戏剧,总是无时无刻都在上面演出。 演员则为生活其间的各种各样的人。他们饰演着各种角色。
共有约 68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