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迫害文化精英
张伯驹,启功评价天下民间收藏第一人,耗尽亿万家产收藏国宝,只为“永存吾土”,世人称其比国宝还要珍贵。1956年,张伯驹将所藏珍品悉数捐予故宫、吉林博物馆。故宫博...
反右打断了中国人的脊梁,人们汲取“祸从口出”的血泪教训,从此或守口如瓶,或言不由衷,歌功颂德、假大空盛行,说假话受奖,说真话遭罪。整个社会是非颠倒,黑白混淆,良心被鄙弃,人性遭践踏,是人类历史上一次罕见的精神浩劫。
从1955年胡风被捕到1988年胡风彻底平反,历时共33年!可见中共整人是何等的高效率,而平反是何其难!!
对早已作古的齐白石的批判,不过是进一步强化对中国美术界的集体批判,以达到中共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根”革掉,让中国人成为无根的民族的目的。
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英若诚生前曾是中共安全部门的线人。他生性幽默酷爱戏剧,极具表演天赋,而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却是一部被中共裹胁和蛊惑、杂味纷陈的戏中戏。
目录 思想改造是毛泽东的既定方针 建政前后,中共对知识份子的态度完全不同 思想改造运动的目的 思想改造运动方式和手段 思想改造运动影响深远 思想改造是毛泽东的既定方针 要了解中共的思想改造运动,先要知道:毛泽东及中共对知识份子的评价及其既定方针。 毛泽东一向是讨厌知识份子的,他说“他们应该知道 一个真理,就是许多所谓知识份子,其实是比...
一向谨言慎行的马三立罕见地对自己的一生作了总结:我是个苦命人,是生活上的可怜虫。他还一次又一次地说:“我不是大师,不是艺术家,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老艺人,是个热爱相声、喜欢钻研相声的老艺人。”而有着如此普通愿望的老艺人却在中共的翻云覆雨中,走过了苦涩的一生。
中共明明要政变北伐成功后的国民革命新政权,却将国民革命军为保卫新政权而扑灭政变的不得已手段,不仅垢之为“政变”,甚至反污为“反革命”,此亦无非是中共一己的“逻辑”,即政治的谎言罢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徐玉兰、王文娟成立了自己的红楼剧团,走上了自负盈亏的道路。如今,徐玉兰已于今年4月病逝,享年96岁,而业已91岁的王文娟当然不会忘记与“宝哥哥”走过的每一段岁月的,包括文革那段心酸的日日夜夜。
编者按:1979年,有人谈起吴晗一家的悲惨遭遇,钱钟书对着费孝通说:“你记得吗?吴晗在1957年‘反右’时期整起别人来不也一样地无情得很吗?” 一生忠于中共,却死在中共监狱里的“御用文人”吴晗 吴晗出身清贫,凭著勤奋努力,得到胡适的赏识,1931年被清华大学史学系破格录取。1934年他在清华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因才华出众,1937年,年仅28岁的吴晗被...
傅雷夫妇在上海自缢的当天晚上,55岁的留美学者陈梦家在北京自缢。
批判右派自己却沦为右派,最后不愿苟全性命的傅雷。
翦伯赞的个人悲剧说明,依附于政治的史学家,最后也必然被政治所利用、蹂躏。
长篇小说《红岩》的作者之一罗广斌,40年代参加地下工作并加入中共。1948年曾被国民政府逮捕后关押在“恐怖至极的渣滓洞”,待了1年零2个月后成功逃脱。但是在文革几天就自杀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小学生事件”的主角黄帅于12月10日病逝的消息引起人们的关注。在40多年前,作为被《人民日报》肯定的“反潮流革命小闯将”,黄帅的名字曾家喻户晓。
老舍没有想到,《1984》里的预言会在自己的命运里展现……
大陆中学语文教材里,邓拓的《燕山夜话》、《三家村札记》若干篇目被选入,供代代学生阅读学习。但可能很少有人想到、作者邓拓是文革中第一个自杀的文人,这些短小杂文,是在怎样的大背景中出现的呢……
张伯苓死后,他的家人也没能逃过中共的运动。文革中,身为数学家的长子张锡禄、身为商人的次子张锡羊和三子张锡祚都被摧残、迫害致死。而这样的命运在张伯苓选择相信周恩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
张若名一家的命运,是中共迫害文化精英的又一个缩影
她已经在中国舞台上足足消失了50年,半生默默无闻。然而在上世纪50、60年代,“巫漪丽”这个名字在中国的音乐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第二次握手》等手抄本小说、诗词折射的是那个疯狂、混乱年代,尚保有思考的人们的觉醒、怀疑、迷惘、悲愤、批判以及对自由、爱情的向往。尽管它们良莠不齐,甚至还都不能不受中共党文化的影响,但它们让那个许多接触过的中国人多了一些思考,对那个年代保持了些许的警醒,对爱情保有了憧憬,并用黑色的眼睛来寻找光明。而张扬等人的遭遇则是中共罪恶历史上的又一笔。
“她——就是原来永安百货郭家四小姐......”是的,当年风靡大上海的名门闺秀郭婉莹,英文名Daisy,就是她。郭婉莹一生坎坷,生离死别,被称为永远的贵族。
1957年底,宁波海边,海水冲来一具男尸,当地渔民就地掩埋了。第二年,当地公安查访此事,在芦苇茂盛处挖出了尸体,西装中的派克笔和腿骨骨折的旧痕证实:那就是失踪一年多的“极右分子”石挥。
江青为了抹去自己不想让人知晓的历史,利用中共系统,不惜一切代价戕害他人,甚至包括曾经的恩人。
1955年,黄梅戏电影《天仙配》在大陆上映,引起轰动。几年内,观看人数超过一亿四千多万人,创下当时戏曲片的上座纪录。影片中的满工对唱“树上的鸟儿成双对”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主要演员也随之名扬全国甚至海外。然而,绝大多数观众并没有意识到,这部作品的内容与原有的传统剧目大相径庭。中共通过改编,偷梁换柱,将其变化为替中共宣传所谓的新婚姻法、宣扬反抗阶级压迫的“教材...
说到“民国四公子”,其背景身世都不同凡响。袁克文是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之子,张学良的父亲是奉系军阀张作霖,溥侗的父亲载治是清朝乾隆皇帝第十一子成亲王永瑆的曾孙,而本篇主人公张伯驹(1897-1982)则是北洋军阀元老、中国盐业银行创办人张镇芳的养子。这四人中,袁克文1931年就病逝,张学良于2001年在美国去世,溥侗则逝于1952年,皆没有遭到中共的迫害,唯...
在文革中,有不少艺人被迫害致死,而简单的将罪恶归结于“四人帮”又能欺骗多久呢?
在饱受摧残后,梅汝璈因病于1973年离世,终年68岁,其希望完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巨著也未能完稿。在遗憾离世前,梅汝璈是否后悔当初的选择呢?
延安整风从1942年春开始,历时三年之久(1942—1945),包括高层整风和普遍整风两大层面;经历了整风、审干肃反、抢救运动、甄别几个阶段。
在过去的68年里,中国的知识分子,一直是痛苦的见证人和承受者。这一个群体,历经一次次政治运动的冲击,窒息在思想钳制的压抑中,饱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在暴力和谎言的高压下,大陆的士人阶层,不幸地从整体上沦为极权专政的工具,失去了舍我其谁的自由捍卫者的精神。
共有约 17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