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杀人历史
1968年7月16日,许家七口人被发现死于家中。现场显示,房梁上并排悬挂着四具尸体,分别是许父许长家(57岁)、五子许连福(26岁)、四子许连祺(28岁)、四...
大规模驱逐是另一种在苏联新领土上使用的策略。虽然这一策略主要包含四个独立的大规模行动,但是对家庭或小团体的驱逐早在1939年11月就开始了。所涉及的实际人数尚不清楚。这一问题也同样存在于1940年下半年从比萨拉比亚(译者注:现摩尔多瓦)和白俄罗斯东部地区驱逐出境的人数。直到最近,仅有可用的数字是1941年由波兰抵抗运动或是波兰大使馆提供和发布的。今天,NKV...
苏联与德国在1939年8月29日签署了一项秘密的互不侵犯条约,把波兰划为“利益分区”。进攻波兰的命令是9月14日下达的,三天后红军就侵入波兰,打的旗号是“解放”被说成是被“波兰法西斯占领区”的“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地区、把它们并入苏联。领土的合并快速推进著,伴随着压迫和恐吓当地人的措施。11月2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向最新占领区的居民授予苏联国籍。
波兰是遭受苏联统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一境况的背景是,参与策划苏联早期恐怖活动的一个主要人物捷尔任斯基(Feliks Dzerzhinsky)是波兰人,还有很多在苏联特色恐怖组织,例如“契卡”(肃反委员会,Cheka)、国家政治保卫总局(OGPU)和内务人民委员会(NKVD)里工作的也是波兰人。有几个原因造成了波兰作为一个“敌国”的特殊地位。
正如皮埃尔.佩昂(Pierre Péan,译者注:法国调查记者,也是许多关于政治丑闻的书籍的作者)在《极端分子》(L' extrémiste)一书中所透露的,PFLP-EOC与瑞士纳粹银行家弗朗索瓦.哲努(François Genoud)沆瀣一气(哲努在该书中公开承认了这一点)。这一事实,对克格勃来说显然不成问题。卡洛斯后来引人注目的恐怖活动,先后对于PFL...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罗马帝国的历史警醒著后人。 翻开基督教初期的历史,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往事,给今天的人类留下了鉴证。 从历史上看,正信往往出现在道德衰败、人心腐化的时代,善的力量会直接冲击积存已久的种种恶的因素。在那些专横的统治者看来,任何不遂其心愿的思想、信仰和群体都具有严重的“威胁”,都是予以取缔和打击的目标。 ...
在天安门广场,一字排开的坦克和装甲车从天安门金水桥向广场驶进驱赶学生,装甲车一路撞倒、辗碎广场上的学生帐篷。
因此,“莫斯科之手”并非无所不在。但它在支持某些中东恐怖组织方面扮演了活跃的角色。苏联认为,那些巴勒斯坦组织代表了一场可与阿尔及利亚FLN相提并论的民族解放运动。从这一观点出发,苏联迅速出来支持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PLO)及其主要组成部分法塔赫(...
一胎政策完全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中共的屠杀中国人的行为。
中共的暴力计划生育,究竟造成了多少人间惨剧难以统计。其恶行“血债累累,罄竹难书”。这
准备武装暴动,是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心。这些暴动最终都归于失败。结果,该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这种行动。40年代,这场运动反而从摆脱纳粹或日本扩张主义的战争中获利;50年代和60年代,它聚焦于非殖民化进程,创建了有组织的叛乱团体,它们慢慢转变为正规红军。
中共官方数字:文革中超过200万人非正常死亡
审视从“大镇反”到“文革”时期的这种“灭门处决”,中共当局的意图是清楚的,就是给全社会和民众造成震摄及恐惧感。
“一打三反”有如83年的严打,极其恐怖,“一打三反”中说错话就关就杀,83年的严打是行为上有些错失就关就杀,笔者推算被杀人数超过十万
共和派战败后,由陶里亚蒂掌管的一个委员会于1939年3月在巴黎成立,以便选出配得上移民到“无产阶级祖国”的西班牙人。“农夫”记述了他动身前往苏联的情况。1939年5月14日,他与其他350人一起,乘坐“西伯利亚”号自勒阿弗尔启程航行。这些人中包括西班牙共产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成员、共产党议员、第5团指挥官和约30名纵队首领。
高中读到南宋著名民族英雄岳飞写的词作《满江红》时,心潮澎湃:“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首词传递的是何等的气概!何等的志向!岳飞的忠肝义胆、壮志凌云跃然纸...
一九六八年的“清理阶级队伍” 更甚于六六年八九月份的红八月“红色恐怖”,是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时期之一 
“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是文革中的大冤案之一,利用运动杀人本就是中共的一贯作法。
省“二办”为了深挖全歼“五一六”,还列出31个问题,只要沾上其中一条,都要戴上“五一六”帽子。
为共和派斗争事业吹响的集结号在世界各地回荡。众多的志愿者奔赴西班牙与民族主义者(译者注:即佛朗哥的国民军)进行斗争。他们加入了民兵组织或他们支持的组织所赞助的战斗组织。但国际纵队在莫斯科的鼓动下创立,组成了一支真正的共产党军队,尽管并非所有的士兵都是共产党人。前线真正的战斗人员与正式属于纵队但不在战场上或不参战的人,也应加以区分。纵队的历史不仅仅是在前线英勇...
翟民山是知道杀人偿命这个理的,但他仍决然地走向这条不归路,实在是因为他看不到在扭曲的社会中,在被压迫下,他还能找到怎样的解决办法。“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翟民山以行动印证了这一点,而这样的故事迄今未绝。
在中共策划组织、煽动和指挥下,由广西军区布置的清查“反团”的屠杀任务,仅钦州地区七个县市被迫害者达22,100余人,致死10,420人。
1937年,在西班牙,打着“情报组”名号的NKVD已成为内务部的某种附属机构。共产特工也控制了安全部门的领导权。1937年春夏,是阿尔弗雷多‧赫兹局活动强度最大的时期。赫兹本人被朱利安‧戈尔金称为“审讯和处决大师之一”。
在6月16日和17日针对POUM的行动之后,对托派等所有“叛徒”的系统性搜捕就开始了。共产党人利用警方搜集的信息展开这些行动。他们设立了非法监狱,称为瑟卡(ceka),即把俄罗斯首个秘密警察机构契卡(Cheka)的名字西班牙化了。现已知晓这些地方的名字:巴塞罗那的中央瑟卡位于天使门大道(Avenida Puerta del Angel)24号;其它分支位于加...
“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只有解体中共邪灵,彻底消灭这个邪恶,迫害才能结束,人类才有真正的自由、尊严和平安!
1936年4月被苏联释放的比利时俄裔作家维克托‧塞尔日(Viktor Serge),于1937年与朱利安‧戈尔金会面时,就是使用了“谎言”和“子弹射穿脖子”(bullets in the neck)的概念,向他诠释共产党政策的。西班牙共产党人面临两个严重障碍:不受共产党左右的、庞大的无政府工团主义全国劳工联盟(CNT),以及根本上反对共产党政策的POUM。
道县大屠杀,指中共在文革期间,从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历时66天,在湖南省零陵地区道县发生的针对“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及其子女的大规模屠杀事件
1966年8月下旬在北京市各城区造成上千人死亡,酿成了所谓“红八月”。
斯大林刚断定,西班牙为苏联提供了重要机遇,因此有必要进行干预,莫斯科便向该国派遣了一支庞大的顾问队伍及其他人员。其中最重要的是2,044名军事顾问(根据一个苏联消息来源的说法),包括后来的元帅伊万‧科涅夫(Ivan Konev)和格奥尔基‧朱可夫(Georgy Zhukov),以及驻马德里武官弗拉基米尔‧戈列夫(Vladimir Gorev)将军。其中700...
希腊共产党(KKE)的总书记尼科斯.扎卡里亚迪斯于1945年5月自德国回国。他在德国曾被流放到达豪(Dachau)。他的首批声明明确地宣布了KKE的政策:“要么EAM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最终获得在希腊建立人民民主的回报,要么我们回归类似于最后的法西斯主义君主主义独裁但更为严苛的政权。”被战争拖累得精疲力竭的希腊,最后好像几乎没机会享受和平。
共有约 37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定于周一(2月18日)下午针对委内瑞拉政局发表讲话,表达其对委囼临时总统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的支持,以及呼吁委国军队做出明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