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
中共的暴力计划生育,究竟造成了多少人间惨剧难以统计。其恶行“血债累累,罄竹难书”。这
准备武装暴动,是上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心。这些暴动最终都归于失败。结果,该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这种行动。40年代,这场运动反而从摆脱纳粹或日本扩张主义的战争中获利;50年代和60年代,它聚焦于非殖民化进程,创建了有组织的叛乱团体,它们慢慢转变为正规红军。
中共官方数字:文革中超过200万人非正常死亡
1949年后,他再没有写过一个字,没有做过与自己主业对应的研究。而文革后的他已经垂垂老矣,早已错过了再出成果的黄金期,他年轻时的梦想没有实现不说,中国金文的研究滞后多少年更无法言说。这应该是他内心最大的遗憾和悲哀。
审视从“大镇反”到“文革”时期的这种“灭门处决”,中共当局的意图是清楚的,就是给全社会和民众造成震摄及恐惧感。
“一打三反”有如83年的严打,极其恐怖,“一打三反”中说错话就关就杀,83年的严打是行为上有些错失就关就杀,笔者推算被杀人数超过十万
文革期间舰体被拆解作废钢处理。“重庆号”的命运难道不是其官兵命运的折射吗?
共和派战败后,由陶里亚蒂掌管的一个委员会于1939年3月在巴黎成立,以便选出配得上移民到“无产阶级祖国”的西班牙人。“农夫”记述了他动身前往苏联的情况。1939年5月14日,他与其他350人一起,乘坐“西伯利亚”号自勒阿弗尔启程航行。这些人中包括西班牙共产党政治局和中央委员会成员、共产党议员、第5团指挥官和约30名纵队首领。
共产主义本质上是精神鸦片,共产邪魔以人本主义为由用来引诱人类背离神佛走上自毁自灭的不归之路。
储望华,是“大右派”储安平最小的儿子,生于1942年,钢琴家,现居澳大利亚。他有两哥一姐。 储安平(1909-1966?),江苏宜兴人。在1957年“帮党整风”中,发表“党天下”言论,被划为右派分子。而且是不予改正的中央级“五大右派”之一,其余四人为: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陈仁炳。 储安平,1932年在上海光华大学英文系毕业后,在南京《中央日报...
在美国和苏联的冷战结束了近三十年后,最近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一位亚洲问题高级专家说,中国正在对美国发动一场静悄悄的冷战,并说这场冷战不同于美苏冷战时期的冷战,而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冷战。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会怎么打呢?
高中读到南宋著名民族英雄岳飞写的词作《满江红》时,心潮澎湃:“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首词传递的是何等的气概!何等的志向!岳飞的忠肝义胆、壮志凌云跃然纸...
一九六八年的“清理阶级队伍” 更甚于六六年八九月份的红八月“红色恐怖”,是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时期之一 
裴铁侠、溥雪斋两位琴师自始至终坚守着艺术的清淡、典雅,并且努力维系着与琴道相符的琴人内境。当文化遭遇劫难,尊严受到凌辱,他们选择了以生命为代价的抗争。
“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是文革中的大冤案之一,利用运动杀人本就是中共的一贯作法。
省“二办”为了深挖全歼“五一六”,还列出31个问题,只要沾上其中一条,都要戴上“五一六”帽子。
1968年5月,杨伟名再次被批斗,并受到暴打。期间他听到了刘景华被判死刑的传言,所以断定自己将来也不会有好的下场。5月5日,杨伟名拖着疲惫的身体冒雨从批斗会场回到家里,和儿子、女儿吃了个团圆饭。下半夜,从杨伟名的屋里传出了呻吟声。杨新民和两个姐姐破门而入,看见父母穿着干净的衣服,口吐白沫挣扎著,屋里弥漫着刺鼻的农药气味。
为共和派斗争事业吹响的集结号在世界各地回荡。众多的志愿者奔赴西班牙与民族主义者(译者注:即佛朗哥的国民军)进行斗争。他们加入了民兵组织或他们支持的组织所赞助的战斗组织。但国际纵队在莫斯科的鼓动下创立,组成了一支真正的共产党军队,尽管并非所有的士兵都是共产党人。前线真正的战斗人员与正式属于纵队但不在战场上或不参战的人,也应加以区分。纵队的历史不仅仅是在前线英勇...
翟民山是知道杀人偿命这个理的,但他仍决然地走向这条不归路,实在是因为他看不到在扭曲的社会中,在被压迫下,他还能找到怎样的解决办法。“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翟民山以行动印证了这一点,而这样的故事迄今未绝。
在中共策划组织、煽动和指挥下,由广西军区布置的清查“反团”的屠杀任务,仅钦州地区七个县市被迫害者达22,100余人,致死10,420人。
里根总统当时面对很大压力,他没有害怕,他也没有止步,为什么?因为里根总统对他做的事有非常强的信心,他知道他在对抗的根本上就是一个邪恶的力量。
共有约 137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五(2月15日),美国提出世界贸易组织(WTO)改革建议,主张削减有资格得到“特殊与差别待遇”(special and differential treatment)的国家,这个提议可能会引发中国(共)的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