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百年真相
在苏联,与国外的人有联系,或者本身就是一名外国人,就会被视为嫌疑人。由此看来,在当局眼里,战争期间一名俄国士兵在国土外被囚禁4年,也足以使他成为一名叛徒。依据修改刑法第193条的1942年第270号法令,任何被敌人俘虏的士兵都成了事实上(ipso facto)的叛徒。被俘时以及随后囚禁所处的情况,并不重要。至于俄罗斯人,情况往往是极其糟糕的,因为希特勒认为...
这也意味着此后的年轻一代只能接受党文化的教育,再也无从得到来自家庭、学校、社会、邻里潜移默化的教育和熏陶,再也无从知道究竟该怎样做一个有德行的人,他们变成了没有传统文化的一代,而这正是中共毁灭中国文化的真正目的。
利欲熏心的官员和商人要大拆特拆,对传统文化、民族瑰宝缺乏认识的人们因无知而冷漠,而这正是中共当局通过暴力执政、无神论洗脑要达到的目的。正是这样的政权性谋划,导致了文明的流失,以及普遍性的、国民在文化、道德上的堕落。
不只是重温“枫桥经验”,近年来中共又变得越来越“左”,中国似乎又一夜进入了毛泽东及其文革时代
古老的北京、文化的北京正在消失,速度惊人。几十年来,推土机一路扫荡,不断地碾压都市的命脉:拆除了内城、外城,再铲倒成片的院落。权势压制法律,金钱吞噬文物。灭掉真古董,盖起假古董,荒诞往复不停。
1939年9月中旬,纳粹德国与苏联对波兰的瓜分生效。瓜分是1939年8月23日被秘密决定的。这两个侵略者共同协调其控制人口的行动,盖世太保与NKVD一起合作。在拥有330万人的犹太社区中,有200万人落入德国占领区。在迫害、屠杀和焚毁犹太教堂之后,建立了犹太人区,首先是1940年4月30日在罗兹(Lodz),然后是10月在华沙,之后于11月15日被关闭。
1934年2月11日,在林茨(Linz),当奥地利共和保卫联盟(译者注:奥地利社会民主党准军事部门)的领导人决定抵抗来自保安团(Heimwehren,译者注:20世纪20~30年代奥地利境内的民族主义准军事组织,反对议会民主)的一切袭击时,他们本来几乎想像不到,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保安团当时正试图取缔社会党(Socialist Party,译者注:1888...
没有人否认,如果燕大西语系这四名颇具才华的教授不是生活在大陆,他们一定会拥有更完满和幸福的人生,而这一切在他们选择留在大陆那一刻起就与之无缘。无疑,类似他们的悲剧自中共窃取政权后,不是一起,两起,而是成千上万起,中共残害文化精英、毁我中华文化之恶行,罄竹难书。
从打杀老师开始 驱逐“黑五类”出北京 外省纷纷跟进 全国多少人在“红八月”中被打死 文革爆发后,最早组织红卫兵的是高干子弟,他们的口号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即根据家庭地位来确定子女的地位。在师大女附中,工作组时期建立的“文革委员会”就是由学校的高干子女组成的。根据“对联”的理论,这些人理所当然地又成为红卫兵的负责人,以及...
瑞典汉学家喜龙仁表示,他通过考察和记录,“完成了对这座伟大中国帝都的些许义务”。那么,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居民、承传了最辉煌的传统文化的中国人,可曾思考过,数不尽的珍贵的文明遗迹为何消逝遗落?我们的使命与责任究竟何在?
中国的大部分古城墙已于20世纪消亡,目前仅存不到十分之一。除去自然倾倒,近现代的人为破坏是主因,尤其以中共执政期间的破坏为最甚。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全国出现了拆除城墙的风潮,北京、保定、苏州、安庆、太原、济南、兰州、成都、桂林、昆明、西宁、齐齐哈尔、迪化等地的古城墙被完全毁坏。
接“大饥荒是中共有计划的屠杀手段(中)” 大饥荒时的军工核武 我们有些人嘲笑金三胖,让老百姓饿著肚子也要搞原子弹,其实我们何尝不是如此,朝鲜不过是效法我们而已。陈毅也说过:“中国人就是把裤子当了,也要把原子弹搞出来” 中国的核计划在1958年全面展开,投入的人力,财力都是天文数字。大饥荒时,对大量从事核工核武器方面的工作人员,国家对他们保证供应,不...
共产主义恐怖针对的目标不仅仅是共产国际、托派和其他异见者。上世纪30年代,仍有许多外国人居住在苏联,他们不是共产党人,但曾被苏联梦所吸引。其中很多人为他们对苏联怀有的激情付出了最高的代价。
在年老时,王方名告诉王小波,他一生的学术经历,就如一部恐怖电影。每当他企图立论时,总要在大一统的官方思想体系里找自己的位置,就如一只老母鸡要在一个大搬家的宅院里找地方孵蛋一样。结果他虽然热爱科学而且很努力,在一生中却没有得到思维的乐趣,只收获了无数的恐慌。
尽管斯大林此时除掉了他最重要的对手,但对托派的追捕仍继续进行。法国的例子反映出激进的共产党人对小型托派组织的反射式反应(reflexive response)。在法国被占领期间,一些托派成员很可能被共产党人告发给法国和德国警方。
大饥荒时,国际社会已经准备提供援助,中华民国政府不记前嫌拿出粮食,准备救济大陆同胞。但是,外交部长陈毅告诉日本外宾,中国决不“乞求美国的援助”。当时的中共政府轻蔑地拒绝了一切真挚援助,也拒绝了一些中立的国际组织,如国际红十字会的真挚援助。中国红十字会致电日内瓦的国际红十字会称:“在我国没有发生饥荒”。
在中共的残暴统治下,四千万中国人活活饿死,成为共产主义的祭品,这着实是上个世纪的最大悲剧之一。
收听“敌台”,不管是什么人,都传递了对现实、对官方宣传的不信任。而“敌台”的存在,让很多中国人在黑暗的岁月中,找到了真相,并因此而学会独立思考,走向觉醒,亦如今天很多被欺骗的中国人通过“翻墙”寻找到真相后一般,选择了抛弃中共。
削弱了住在苏联的外国共产党人的队伍后,斯大林把注意力转向居住在国外的异议人士。因此,NKVD获得了在全球展示其力量的机会。
中共所称的三年自然灾害,后改称为三年困难时期。海外一些学者及西方学者则称之为三年大饥荒或三年大灾荒,大跃进饥荒、中国大饥荒。
在德国共产党人遭殃的同时,巴勒斯坦共产党(PCP)干部也陷入恐怖之中,其中许多人是从波兰移居到苏联的。1929年至1931年任PCP书记的约瑟夫‧伯格(Joseph Berger),于1935年2月27日被捕,1956年苏共二十大后才获释。他的幸存是个例外。其他激进分子则被处决,还有很多人死于集中营。顿河畔罗斯托夫一家拖拉机厂的厂长沃尔夫‧阿维布赫(Wolf...
共有约 131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根据一份2015年协议,中企将在2021年接管以色列战略港口海法(Haifa)。《耶路撒冷邮报》获悉,由于美国国防部官员对此协议表示担忧,促使以色列政府启动了针对中共将接手海法港控制权的高层审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