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容
川普总统曾经指出“假新闻媒体不是我的敌人,而是美国人的敌人”。而中共的假新闻,最为恶毒,它是中国人民、世界人民的敌人。
进入2018年,几则国际新闻显示:自由社会已经提高警觉、采取措施抵制中共的渗透。中共“锐实力”频频受挫,预示其今年的颓败走势。
新华社去年12月3日的报导,暴露了其真正用意:假借国际论坛的名义,歪曲和捏造事实,大肆攻击法轮功,制造中外学者达成“一致”的假象。
官媒称,王福满“感动全国网友”。这种“感动”的背后,堆积著苦难和不公。“冰花”不是“励志剧”,而是国人的悲哀、执政党的耻辱。有人写:你吃过的苦会照亮你未来的路。
中共的政治审查,荒唐严酷,举世罕见。近日,海外媒体曝光,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去年1月下发通知,要求“加强教学环节中意识形态把关”,在学生毕业审查中增加对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问题的审核。这份文件凸显中共的末路危机感,也令外界看到,时至今日,中共仍在试图捆绑人民的灵魂。
1月7日,《人民日报》发文《诚信沦丧是当前经济下滑的根本原因》,文章列举了一些实例,并引用网络漫画,表明:信用和信任危机导致了大陆经济的困境。作者最后提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做有道德的中国人。
在过去24小时内,中共对台渗透的“星火T计划”被台湾及海外多家媒体报导。日前,台湾新党青年军王柄忠等人因涉“共谍案”被调查,中共在台的情治活动被进一步曝光,引发各界关注。
中共官媒喜欢拿“存在感”说事儿。凡是它看不顺眼的国家和事务,都被批作“刷存在感”。有趣的是,去年底,当西方多国反击中共的渗透时,中共官媒竟抬出“存在感”为自己助威。例如有评论说:“今天的中国,在世界刷出了自己的‘存在感’,……要说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我们是最有理由自信的。”
2017这一年,中共过得太别扭了。国内,民怨沸腾;国际,四处碰壁。有太多的事情让它心惊胆战,日子难熬。以下回顾几件深刻触动中共的大事。
近日,两名台湾学者申请赴香港签证被拒。香港民间团体抗议港府配合中共、打压学术自由。有学者批评指,“一国两制”已蜕变为“一国一制”。
邓森本是年轻的政治明星,却因为亲近中共而丧失了原则、立场,甚至做出了不利于国家的事情,最终葬送了自己的仕途和名誉。邓森事件令外界进一步看清并警觉中共对西方政界的大力渗透。而对于那些正在与中共交好的外国官员来说,则是一记警钟。
中共蔑视神灵、与信仰为敌。它所设立的宗教事务局,以消灭宗教为最终目标,以欺骗、利用和压制为执行手段,罪恶深重。镇压法轮功,就是中共为实现其终极目的而发动的最大的一场迫害。
澳洲总理用中文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这一声,呛到了中共。站起来,确实是在面对中共时,需要保持的坚决态度,无论政府还是个人。
今年入冬,中共当局的两大“攻坚行动”引起民愤、民怨和世界关注。
最近,宁波爆炸、“低端人口”被强驱以及“红黄蓝”性侵虐童等事件引发极大民愤。当局掩盖真相、漠视生命,百姓纷纷痛斥中共。此时,想起一件旧事:2005年,前中共一级警司郝凤军逃离中国、并在海外公开退党。
一些网民指出,当局以清除“安全隐患”为名进行驱赶,实际的目的是为了控制北京人口,而且借机清查访民。不论是何动机,此种残酷野蛮的做法暴露出中共的冷血无情。与纳粹党卫军不同的是,中共施暴的对象是本国百姓,是拚命劳作、在恶劣的条件下为“第二大经济体”创造财富的草根。
孩子吓得哭泣,家长气得发抖。有人坦言:虐童的幼儿园就是炼狱!那么,是谁玷污了儿童乐园?当成人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保护,还有谁是安全的?大陆的道德底线在疾速地坠落,危机无比深重,所有的人都面临深渊。
11月18日,美国司法部在纽约逮捕了前香港高官何志平,以违反“海外反腐败法”、洗黑钱、串谋犯罪等罪名对其起诉。何志平案错综复杂,牵涉到乍得总统、乌干达总统、联合国大会前主席、塞内加尔前外长、香港中华能源基金委员会、华信能源公司等,被媒体评为“剪不断理还乱”。此案有几大看点,且具足震慑。
11月18日,菲律宾总统杜特蒂在纳卯市主持活动时说:“我会颁布公告,把菲共从合法组织或半革命组织的名单除名,和美国一样,把他们列为恐怖分子。”
共产主义在人间肆虐一个多世纪,夺走了宝贵的生命、摧毁了灿烂的文明、践踏了纯洁的信念。在沉沉暗夜里,《九评》横空出世,指点迷津、引领回归。退出邪恶共产党、抛弃邪恶共产学说,自救、救国、救民。
对于未来的道路,《九评》提供了明确的方向:“从生命中清除中共灌输的一切邪说,看清中共十恶俱全的本质,复苏我们的人性和良知,是平顺过渡到非共产党社会的必经之路,也是必要的第一步。”
2007年6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全球首个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落成。那是一座10英尺高的古铜雕像——一位青年华人女子,双手高举火炬。(这个造型取材于1989年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民主女神像,那座白色的塑像曾在广场上耸立了几天,后被中共军队推倒。)铜像前座的题字是:“献给那些在共产党政权下死亡的一亿多受害者和那些热爱自由的人民”。碑后题字为:“为所有那...
2011年8月13日,“柏林墙”修建50周年日。德国各地举行活动,悼念当年因翻墙而遭到东德军警射杀的无辜者。在柏瑙尔街围墙纪念馆前的纪念仪式上,德国总统克里斯蒂安-伍尔夫表示,当年1900万前东德居民被一个专制制度隔绝在这座“耻辱墙”的后面,千千万万的人无法自行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他说,1989年“柏林墙”倒塌是历史的必然,证明“自由是不可摧毁的”,“任何墙...
11月6日,香港前特首梁振英语惊四座:“有一种行为古今中外都是犯法的,就是杀人,而且会处以极刑。但有一个例外,就是以国家名义杀人,是不犯法。”这是梁在“国家与香港”研讨会上的发言中所讲。他还提到,年轻人应该要有“正确的国家观念”,要认识“国家是人类社会最大的利益集体”。
相较于普京的反思态度和“冷处理”,中共则有高调的表现。据报道,中共某官员在俄罗斯访问时盛赞十月革命的成果。共青团中央11月7日在微博上宣称:“我们来了,我们成功了……”古巴前独裁者的相片赫然在目……成功不是喊出来的。俄罗斯媒体指出,共产革命令俄国浪费了一百年的时间。这还不包括近两千万生命的非正常死亡。那么中国呢?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有三篇相关评论出现在美国主流媒体:10月16日、27日,《纽约时报》发表了《马丁‧艾米思论列宁的致命革命》、布莱特‧斯蒂芬斯的《玫瑰色眼镜里的共产主义》;11月3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斯蒂芬‧凯特金的《共产主义的血腥世纪》。三位作者从不同的角度论述了共产主义学说的欺骗性及其社会实践的灾难性,向读者和大众发出警醒的信号。
近来,“仇恨”一词,在美国各类新闻中不断涌现,成为公众话语的热词。以 “仇恨”之名,去指责总统、团体或个人,似乎是一件“利器”。在这股强劲风潮的背后,是什么样的驱动力呢?10月15日,《华盛顿时报》发表了评论《对仇恨的利用和滥用》,副题为:“错误的以‘仇恨’之说指责对手是反基督教团伙的恶魔工具”。作者罗伯特‧耐特(Robert Knight)从反传统、反基督...
日前,定居大陆的台籍十九大代表卢丽安公开“唱红”,引起两岸人士的关注。卢丽安任职于复旦大学,是上海台联会长,几年前加入中共,并获得陆籍。她所发表的“大陆热切欢迎台湾融入民族复兴的蓝图”之论,俨然替中共代言,凸显中共统战之策略。
在“高智晟制宪思想记录之五:永绝共产思想”一文中,有三个案例,分别由香油和肯德基店串联起来。那是在中共治下、当代中国社会人权现状的缩影。笔者以为,这篇文章,应当作为时政、法治和道德必读材料,要求所有中共党、政、军、司法、文宣等系统的各级官员和五毛大军认真阅读。他们的时间,无须浪费在走过场的研究党章、领会精神、操控舆论上面。中国同胞的血泪档案,揭穿“党”的一切...
“去共产主义化”,意即解构共产主义政权所造成和遗留之建制、文化、心理等层面的过程。“去共化”运动首先在欧洲兴起,之后在世界范围内推进。乌克兰、波兰、捷克等一些政府都做出了积极的努力,其相关立法和实践为其它国家的“去共化”提供了参照和启示。 1998年12月,波兰议会通过立法,成立了“民族记忆学院”(Institute of National Remembr...
共有约 16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