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短篇小说
我这碗汤,并不是为了抹掉你的过去,而是为了让你的新生,不受过去的约束”,孟婆温言道:“一生的记忆,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无比珍贵,但也无比沉重。人生在世,就犹如负重攀爬,只有不断减轻负担,才能一路前进…
姐姐比我大十年,我七八岁的时候,姐姐正是青春,眉目如画,笑语嫣然。她的抽屉里有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面红色丝绒,垫著一条细细的银项链。那天七夕,我偷偷打开盒子,把项链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我平凡 我懒惰 还好有您 一直给我鼓励 对我永不嫌弃
我越来越觉得,有时我们在生活与网路中游荡,是为了寻找一个自己所属的部落。
陶匠出生于普通的民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做陶器。小时候,陶匠天真快乐。每当和父亲一起拨动陶轮,在旋转的陶轮上用黏土塑造出各种各样的陶器时,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我算是个很坚强的人吧,可是我一想起那个死神那么悠闲地喝着啤酒,我却在这里忙个半死,结果我再也忍不住了,生病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放声痛哭。
这位老大扬言宣称将来他出院以后,要砍掉住院医师以及主治医师各一条腿,好让他们感同身受疼痛的滋味。医师则扬言要强制老大去烟毒勒戒所。
他扭头看了她一、两次,她宽阔的脸孔毫无表情,踩着一双大脚,步伐平稳,慢吞吞前行,像是这条路她已走过了一辈子。走到城门口,王龙犹疑地停下脚步,一手稳住肩上的箱子,一手在裤带里摸索,翻找那仅存的几枚铜币,掏出两文钱,买了六个青绿色的小小桃子。
王龙走进自己房里,再度披上大褂,放下辫子,用手抚抚剃过的眉毛,又抚抚脸颊。或许他该去剃个头?这会儿天还没亮,他可以先到剃头街去剃个头,再到大宅院去接那女人。如果手边子儿还够多的话,他就打定主意去剃他一剃。
圆仔花不知丑,大红花丑不知…… 大概要三、四十岁的人,凭借小时候曾经叨念过两句类似口头禅又类似童谣的字句,才会想起这两种花朵的姿影。
小说简介: 某省级大报记者杨杨在24小时之内的曲折经历:为了把一个死刑犯从枪口解救下来,她费尽心力,东奔西忙,从无望到希望,最终就要成功,岂料风云突变,一场悲剧难免…… (一) 新闻部主任杨杨顺着靠墙的过道,轻手轻脚朝礼堂...
江泽民岂肯罢手,不谋杀胡锦涛,似乎他睡不着觉,成了心病。
为什么全国都没有法轮功学员自焚杀人的,只有北京天安门才会自焚?为什么2001年前没有自杀自焚,2001年后也没有自杀自焚,只有那年才有?
江泽民靠镇压学生,被邓小平看中,取得中共总书记的位置,企图复辟社会主义专政的计划经济,以文革模式大搞个人崇拜,为自己造神。
这场灾难先是从一个叫卜福的小镇开始的,先是一个小孩感染了禽流感,后来扩大成全国范围的一场瘟疫。这场瘟疫来势凶猛,正如历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约翰等人对古欧洲瘟疫的描述,其惨烈程度远超古罗马尼禄迫害基督徒引发的历史上的欧州大瘟疫
2014年3月1日,正值中共“两会”前夕,云南昆明火车站发生惨烈的血腥砍杀事件,至少造成32人死亡,143人受伤。这次曾庆红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事件,原本计划同时在5个城市进行,但出现意外后,其余4个城市并未有所动作。此外,两会前试图刺杀《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的事件也是曾庆红所策划的。
气急败坏的周永康决定谋杀习近平。他在回去的路上正好遇到习近平和他的保镖经过紫竹公园门口,他立即通知身边的保镖开枪射击。那保镖一紧张,没射中。听到枪声的习近平保镖挡住习的身体,回身反击,就引发了两边人的对射。幸好,习近平正在茶室门口,他们躲进茶室,茶室里的人全出来,周永康趁夜色逃走了。但是习近平的背上部靠近肩膀处被子弹擦伤了。这就是习近平在就职前消失60天的原因。这60天,全国纷纷猜测,其实他是躲到西山军营躲避暗杀和养伤去了。
成都美领馆门口的重庆军队与四川军队正要火拼,国安、公安部门的领导到了现场,强令重庆军队撤退。
于是,薄熙来把王立军软禁了起来,把他从公安局长的位置调到了管文体工作的副市长的位置上,同时逮捕了王的秘书、司机、厨师、保姆等人,有秘书和司机反抗,被打死了。对外宣称,因工作调动,王需要熟悉、学习业务。王就被关在家里,他家的四周都站着一对对持枪的武警哨兵。
薄伸出右手,张开五指,“啪、啪”左右开弓,扇了王立军两个巴掌,直打得王立的脑袋嗡嗡直响,似乎有千万只苍蝇在飞,眼前像有无数星星闪耀,只见两条鼻血,扭曲著,如蜗牛一般从鼻孔里慢慢流出来。他没有躲,只是依旧不紧不慢地说:“这事只有问五哥自己知道。”
曾庆红做了最周密的布置,同时决定一次打掉二李和栗。胡在阅兵开始前的20分钟,突然脱下军装,改换西装,同时临时下令改变计划,先在青岛会见应邀前来参演的29国海军代表团团长,陪他去的有郭伯雄、梁光烈等。郭和梁知道自己无法躲了,因为电视直播江和曾会看到,郭和梁在会见外宾时还无法掩饰内心的惊慌和无奈,要么是目瞪口呆,要么是腿手或脸部肌肉哆嗦。
胡锦涛邀请温家宝、令计划、汪潮等人在他家里喝茶唱歌,胡锦涛说:“有高人启示,要斩断第二中央头子,先从西南山城下手。”
王立军送走谷开来后,拿着沉甸甸的子弹,左思右想,怎么能做对不起薄哥的事呢?但又怎敢违背五哥呢?最后他想通了,只要让薄哥每晚回家睡觉,这事就好办了。
薄熙来是谁?就是在大连开人体塑化标本生化公司的商务部副部长。把上访不肯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偷偷抓到大连,剖膛挖腹,活体摘取器官出售,再把人体塑化标本,在国外展出赚钱,这事就是薄熙来和他的老婆谷开来干的。
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人们通过修炼达到身心健康,不断提升人的道德境界,使人开慧开悟。这功法从1992年在中国大陆出现,到1999年有上亿人的信徒,超过了中共党员6000万的总数。法轮功创始人在中国有极高的民望,这令江泽民非常妒忌,他无端猜忌法轮功会夺他的权,便下令镇压。
人类本次历史最愚蠢最邪恶的一个人,它叫江泽民,在1989年,它靠镇压学潮运动,被中共老大看中,坐上了统治中共附体国的最高权座,后来,靠权术整掉了它的政敌们,成为党政军权集一身的中共中国的最大独裁者。它营私结帮、专权腐败、镇压正义、出卖国土、淫乱无伦、破坏文明、道德堕落(这些可参见《江泽民其人》一书)。
每次布莱恩从镇里回来他都会为玛丽买一些新奇的小玩意,玛丽为了犒劳他所以特意熬了鸡汤给他,单纯的玛丽深信她和布莱恩会过上好日子。
或许有人说,不读这共党的书是好的,可学生伢子岂不都要走到街上变成野孩子了?但学子们虽然烧掉了那万恶的洗脑书,可他们并没有停止学习,相反,他们开始了真正的学习。他们将走向社会,开始认真而精准的学习“社会”这本大书。
其次,最近一些有识之士提出,共产党其实是个宗教来的,而且其任务是要坚定不移的打倒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这宗教也是煞厉害的,可能和魔鬼有些连系也说不定,红小兵们当年革命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和它结下什么契约吗?这的确令人惊疑不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