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长篇小说
“《旅途有感》。七绝。 风寒雨冷总无情,劫去秋山一片青。 好在群山能忍耐,百花自会发春心。”
云英不做声地端详了他半晌才点着头说:“说良心话,你这番话最对我的脾气!”
小龙,你天资聪颖,修行根基自来就好,年幼的你已经展露出可成为导师的才气,但很无奈,你不属金,属水,胸前的蓝宝石判定了你的修行之路,这一切都是创世主无上智慧及有序的安排。水晶国是创世主安排在地球上的一把钥匙,这钥匙可以开启人类走向创世主世界之路,而启动这把钥匙的锁头就是雪伦。
火车接近八达岭。窗外,群山逶迤,一派萧瑟,长城隐现于峰峦之间,完好的段落,威武雄壮,残破的遗迹,老迈凄凉。寒风渐紧,车厢内人的心情渐变,由喧闹而趋沉寂,许多人只是远眺出神。
“我看起码对您来说就会有很大的影响!”李麟突然严肃地说。
小龙这时停了下来,拿着一片木材走到广的面前,坐了下来。广表情严肃,沉默了一下,广开口,“我和你想的一样,未来……后世的人会如何评断我们,就看我们现在做了哪些努力……”两人都没再讲话了。
太极之气,本有阴阳之性。阴阳互动而生天地万物。生生不已,万化不同,遂有外形之异,语言之差,风俗之别。
她随手拿起床上的书,念道:“《朝乾夕惕十三年》这是写雍正皇帝的。”“真神!你一看题目就知道内容?”李麟大为佩服。
“我看真够味的,有虚有实,有近有远,有昔有今。实写秋山,虚写渔帆;近有枫、寺、潭、竹,远有岭、桥、柳、稻;昔者为临夜之风霜,今者为未至斜阳。这样将虚、实、远、近、古、今融于秋光之中,也的确写尽了燕赵秋色。”
魏云英所能叙述的当然只是这防空洞历史中她所经历的部分,是“现代版”。倘若追述它的全貌就得上溯到四十五年前,在这一点上文陆比她要清楚的多。
这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却被这样隔离著,不能看,不能说,不能将她拥在怀中,这种难以割舍的爱在他心中成了伤口,再也无法愈合,只要想到她,他就会心痛!
众人有缘溪而逆行的,有攀径而向上的,有追幽道的,有循途径的,爱竹的渐聚向竹丛;采枫的,直走向高处。
就在夜很深的时候,雪伦的房门被轻轻推开,广先走了进来,随后源也跟了进来。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国王每天都来探望雪伦,虽然广觉得这行为不太妥当,但又阻止不了源,他内心十分不安,只能对源再三叮嘱:“快一点!”然后就在门外把风。
人是有精神需要的,心灵需要满足与净化,难道用诗歌来满足净化心灵,不算是实用么?诗歌是养心的实用品呀!
渴,十分干渴,喉头就似一把火!他努力想说出一个“水”字却十分费力。舌头碰撞嘴唇的结果,连自己也听不清。
我感到人类的心灵深处有一座无限丰富的宝藏,一经自由开采,便生无数珠宝来。
计划初步成功,文陆向云英做了个鬼脸。
闷热的天气总是让人懒散,让人凡事都提不起劲,包括雪伦。她总是修道院里数一数二早起的人,可是,这几天她却在房间里呼呼大睡,而且,竟然睡到了接近中午,早餐和午餐的准备工作都只能大家做了。
“我们西北的贺兰山虽不比黄山有名,但气势之雄,容貌之威,也非众山能比,其上也有举世一色,名为发菜。将来大家结伴前往野炊,当是快事。”
这是为什么?充满人性理想的人却总要受到非人性的对待!
“有些事情,让人一辈子也不明白。不明白也许也是好事,才能不被影响的走完一生,不欠情,不存怨。但……明白的人呢?要抱着这份明白痛苦一生,还是让明白真正的明白?国王,你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我每每挂心的孩子了,你的成长和成就超乎我的预期,是水晶国的骄傲,也是为师的我最大的欣慰,我已无须在多说什么了,能不能走过此关端看国王自己了……”
“全家人张嘴等饭吃。我们庄稼人,一生哪有歇的时间?将来到阎王老爷那里歇吧。”
云英豁然明白了:这哥儿俩一定是重案在身,怕住医院引起身世、经历调查,再坠法网……
转眼到了海棠园,此时黄昏迫近,斜阳冉冉,落霞镀金色于园内,清气蒸秋凉于林间。
她到底把邻居给她的那张光盘,放入DVD盒里,那张光盘内容很多,也许不只是震撼心灵所能形容的那种感慨,因为她从来都不知道,在她的身边,和她所处在同样的时间段,在她沉溺于男女之情的时候,身边有过那么残酷的事情发生,还在继续发生。她从来都不知道,人世间有这样超凡脱俗的一种存在。
李麟早有准备,腾、挪、转、移,二人密如雨点的连击却总也沾不到他的身上。
银自己走到了门口,背贴著墙,闭起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将头转回到屋里,看着小龙喂雪伦吃饭,太阳站在一旁。银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里想:“雪伦……你放心……这个国家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为难我们,因为……带你上天山的人……是我们……”带着雪伦上天山,完成使命,对国家来说是很大的恩德,所以全国人民都会感恩他们,不会有人伤害或为难他们的。
“担水砍柴,皆是妙道。打是不打,不打是打。还真有些趣味哩……”
一股愤怒之情猛然涌上胸头,云英忘掉一切顾虑打开镜头,迅速按动快门。
“雪伦、雪伦、雪伦……”雪伦醒了过来,发现躺在自己床上,小龙、银、太阳及苹果治疗师围着她,太阳继续问:“你还好吗?背部还痛不痛?”“还……咳!嗯~咳嗽时才有点痛~”雪伦起身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