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自古以来,正史野史均记载了“梦笔”或“梦笔生花”的故事。 五代时期有位文人王仁裕在其著作《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情:李白小的时候,梦见平时所用的笔,在笔头上长出了一朵美丽的花儿。
春,不同人对她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一) 阴极而阳生。在这天地间的自然运化中,应运而生的美丽春之神正从冰雪中“呼之欲出”。 印象中最秀美的春天,在那濛濛细雨中的江南山野,清灵、鲜润、俏丽而温柔,是春天里的“婉约派”和浅斟低唱的昆曲...
漫漫长夜,宝钗是否想起,自己当年点的鲁智深醉闹五台山的那出戏,无意中成了宝玉出世思想的启蒙。对于飞扬绝尘的生命,她像大多数人一样,只有仰望的份儿,只当是离自己很远的戏、神话而已,不料竟一戏成谶,如今宝玉也走了和鲁智深一样的人生结局。
“何彼秾矣,华如桃李”,古老的《诗经》中已有多处提到桃与李。路边有几株野生的山桃花和李花,她们可能是这里最早开放的树花。粉色的山桃花和白色的李花盛开时,周围依然灰色而寒冷……
《三国演义》开篇就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乱世纷争中,人们该何去何从?何为天道?什么是行为标准?是从道德来划分的。
《礼记‧乐记》中说:“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礼是天之经,地之义,是天地间最重要的秩序和仪则;乐是天地间的美妙声音,是道德的彰显,礼序乾坤,乐和天地,气魄何等宏大!
阿里山的春天,吉野樱在和煦的阳光里,生气勃勃地向天空宣示着白色的意涵。
颜回,春秋末鲁国(今山东曲阜)人,字子渊,一作颜渊。十三岁从学于孔子,毕生力行师教,据《论语》中记载,颜回敏而好学、德行出众、志向远大、尊师重道, 真正能够做到“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多次受到孔子的赞许,被后世称为“复圣”。
在古时,一些修行有素的僧人,因德高望重,连君临天下的帝王都钦佩不已。西游故事中,唐僧奉太宗之命,前往西天求取真经。唐王亲自赠赐紫金钵盂,教唐僧持此沿路化斋。所以紫金钵是唐僧珍爱的圣物,一直陪伴他走到西天。唐僧师徒风餐露宿走了14年,终于走到了雷音寺,见到了如来。
白玉石般的鳞茎里,悄然睡着清纯灵秀的芽。当冬神轻轻将她唤醒,翠叶中升起的是雅淡如雪的素花和不绝如缕的清香。水仙花,又静静地含笑而来,带来冬日里的春意。
把那些蜂蝶们竞相追逐的热闹轻轻让出来,直退到“众芳摇落”的寂寞寒冷里,不意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尽风情” …
为了看一眼“真正”的,而不是室内盆栽的梅花,曾特意在刚放寒假、新年前的一段时间,乘了廉价的硬座火车和夜船,到江南寻访以梅闻天下的地方。没想到始终无缘得见梅花,却与娇黄清香的蜡梅不期而遇。
我以为李杜二家之足以并称千古者,其真正的意义与价值之所在,原来乃正在其充沛之生命与耀目之光彩的一线相同之处,因此李杜二公,遂不仅成为了千古并称的两大诗人,而且更成为了同时并世的一双知己。
王维《长江积雪图》
生自广寒云幔里,未访梅花,已是绝尘意。几度浮沉天与地,依然清韵长飘逸。
1月22日是去世77年的女作家萧红(1911─1942)的忌日,从网络缅怀文章和网友的反馈来看,有弹有赞,惋惜斥责兼而有之,她被嫌弃的短暂一生堪比狗血言情剧,仍是远超作品的关注焦点。 火烧云栽进大泥坑 1942年初,在香港病重时,萧红向...
每年梅花开的时节,大抵都是腊梅已经开过了。腊梅,顾名思义,是腊月里的花事。等过了年关,似乎,腊梅也跟着翻篇了。南方地暖,花时绵延无尽,开起来早早晚晚,缠缠绵绵。谢呢,也不是正经地调落,说谢就谢了。不像北方,一夜风雨,第二天便换了颜色。南方的花朵和人一样,都有着拖沓、缠绵的性子,要谢了,也还犹在枝头香。所以,每每在正月里我看见腊梅,就会生出诧异——咦,你怎么还在这里? 明明是很喜欢的,不在时令,看见了就是诧异,是因为它开得不合乎礼么?
宇宙茫茫,岁月悠悠,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常慨叹人生短暂、宇宙无限......
提起“澳门”,大部分人立刻联想到的可能都是“赌场”:金碧辉煌的酒店,顶级服务的米其林餐厅,还有全球各大名牌百货专柜。但澳门可不只有声色犬马,还有许多值得游人探询的在地文化与街头小吃。 “澳门”是由澳门半岛、氹仔、路氹及路环四个区域所组...
意境是中国传统文论和美学的核心,在传统文化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追根溯源,从周易、道家、儒家,到后来又受到佛家的影响,在整个文学的发展过程中,意境有许多的代名词,如境、境界、意境等不同的说法。
昔日大战十万天兵,悟空都没有掉过眼泪。这次,悟空为保唐僧,打杀了毛贼,唐僧愤怒地再次驱逐悟空。悟空飞到落伽山,在菩萨面前失声痛哭。
现在有个词叫再生人,即能记得自己前世,通过转生再回世间的人。现代科学也发现:人死之后并没有消失,会以另外的生命形式再次出现。这些都与中国传统的轮回观不谋而合……
北平的菊花锅子,以当时八大饭庄的“同和堂”做的最有名。据说总是点好酒精后才端上来,高汤一滚之后,茶房把料下锅,再放菊花瓣,盖上锅一焖,立刻撤下去分成小碗给客人,因为几味配菜都很嫩,怕客人操作,吃到的东西太老。
西游记
《西游记》第六十三回,悟空和八戒大闹龙宫,打死了老龙。二郎神和梅山六兄弟协助悟空和八戒,剿除龙孙。二郎神的神犬汪的一口咬下了九头虫半腰里的一个头,九头虫负痛逃生。
南方的冬天,霜降时,空气里充满了一种特别的草木气息。是寒霜落在树木、草叶上,氲湿了,又在朝阳照射、日头回暖里渐溶,霜气在冬日的天光里静静散发开来,轻柔、清冷,充满了深冬里的水寒气,还有熟透了、衰败了的草木气,田野里烧荒的烟气,遍布,无处不在。所谓“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便是这样一种亘古的况味。
约20余年前上海电视台做过一档节目,是说唱艺人摹仿从前上海街头的叫卖声,上了年岁的老上海听了不仅备感亲切,怀旧情绪也油然而生
站长比着手指,高声喊:“四……” 我又不安地比划追问,从这起算的四,还是下站起算的四。站长耐心画出四道弧线,下端打上三个叉,像在教小孩数数一样,并抄写两地的火车班次号码给我。
那时自以为文青,喜欢逛书店,某天在中正书局看到《西洋文学欣赏》,作者钟肇政。随手翻开书页,读到作者开了长长的一串陌生的书单,有如棒喝,忽觉自己像井底之蛙。犹记得书中的一句话:“光是接触正确的文学,就已经是文学教养的伟大要素。”这一句话,如今变成我鼓励学生找经典阅读的启发。
无法想像,没有芭蕉的东方庭院,也无法想像,没有芭蕉的古典文学。没有那一簇簇叶面舒张、深碧漫展的芭蕉叶,开在白粉墙边、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风里、长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学,没有那一袭轻碧浓绿的芭蕉,千年来,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处呢?那夜雨里,那孤独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郁的,在人世间受遍磨难的孤苦灵魂,又与谁共鸣?
唐僧师徒熄灭了燥火,显现出清凉的本性,不仅提升了境界,闯过了难关,还加快了取经进程。你看他们赶路,犹如乘鸾跨鹤一般,不一日就走了八百里,而且还不觉得疲累,反而逍遥自在的向西走去,来到了祭赛国的地界。
鼓是中国传统的打击乐器,“鼓文化”是一种古老而神奇的艺术形式,文化内蕴极其深厚。作为一种传播信息的工具,鼓具有祭祀、敬神、驱邪、乐舞、警示、战争等诸多作用,渗透入社会生活的各个层面,影响广泛而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