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在具备现代都市气质的同时,格拉茨仍悠悠扬著田园风。历史浸润之下,她优雅的姿态,浪漫的风韵还有沈静的性格,是否让你心动了?
张先的这首作品描述了一位少女的舞蹈之美,这个女孩绑着螺形的发髻,轻快的步上红地毯随着节奏起舞,她的舞姿轻盈美妙,让观众以为漂浮于天空中的游丝上。
杜若花色如云,洁白纤巧,生长于沙洲、空谷,犹如幽兰,远远望去似有遗世独立之感。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两则大唐趣闻,也似杜若一般,至今散发着芳香。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水芹是中国南方独有的一种植物,出自造物之手,大抵开天辟地就有了的罢,古早的时候,清亮的河水汤汤漫流,岸芷汀兰,临岸的浅水湿沼边,生长著一丛丛水灵灵的青色芹菜,根株生长在沙土中,柔曼有节,茎叶在水中亭亭伸张,随水招伏。
在关键时刻,八戒展现出天蓬元帅的风范,从容镇定的救助悟空。先是拽直悟空的身体,搬上他的脚,使他盘膝定坐。又仵住他的七窍,再使用禅法,为他按摩揉擦,使气透三关,转明堂,冲开孔窍。悟空才苏醒过来。
“柳腰轻”这首词柳永描述了在宴会上观赏《霓裳羽衣舞》的情景。《霓裳羽衣舞》是唐代大曲中法曲的精品,是唐代乐舞的经典之作。
应该不会有不爱北海道的人吧?她四季皆宜的美、精致的美食、温泉湖景山峦、世界遗产、怀旧小城与观光列车……当然还有那隐世一般的咖啡馆。呵呵,如果能在林中、海边,或云海上抿一口香醇,尽是想像,就足以让你心醉神迷了吧? 好像一直不断听说,如果在札...
木雕艺术家丁宗华的作品《画面》在国立台湾美术馆展出时,一群小学生好奇地站在木雕前看着,猜不出两个木头人玩什么游戏,老师又一遍一遍地解释,小学生终于嘻嘻地笑出声来…
此作品选自《全宋词》第一册,《鹧鸪天》为词牌名,为晏几道的代表作之一。按字面之意,本作品描写了与一位歌舞艺人离别后又重逢的场景。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在电影《美国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中翩翩起舞的少女黛博拉,是由年仅13岁的詹妮弗.康纳利(Jennifer Connelly)扮演的。(电影剧照)
黛博拉是他魂牵梦绕、思慕成疾的姑娘,黛博拉是遥隔云端的精灵,是他深爱一生并注定擦肩而过的女人……无论在狱中还是流亡,对黛博拉的回忆是诺德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是伴随他半个多世纪、藏在心底的金玉珠贝。
尽管取经团队有很多不足,并不代表他们不行。他们真心皈依神佛的这颗心,受到满天神明的敬重。
豆蔻年华的美,单纯青涩,天真烂漫,转瞬即逝,特别珍贵,令人怀念。而定格于大银幕最经典的豆蔻年华,则成为人们心目中永远的少女形象。
这作品体现了瑶族舞蹈的特点:在湘水的两岸,高大的树下四周垄罩着清烟薄雾,未婚男女彼此一起进行春社祭祀,女孩们戴着漂亮的首饰穿着长裙,与男孩们高兴著跳着舞,在这里吃喝着长辈们提供的饮食,在活动中女孩们选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让神灵做主他们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小说中,通过对八戒和悟空的长篇描写,勾勒出唐僧的执著。唐僧有疑心,还没有见到妖怪,就开始草木皆兵。唐僧护短,袒护八戒,保护自己的执著,这一点悟空也看得很清楚。
这处描写,也隐藏着唐僧闯关的答案。“手持钢斧快磨明”,举起钢斧去掉心中的杂念和执著,才能越快的显露出先天的光明本性。随其自然,不将荣辱放在心上,什么关难也不会挡住你前行的路。
这一年我不曾割过后院的草,长到了过膝一般高,实在难以忍受,便寻来割草机,七嚓咔嚓一顿乱推,好不容易拾头利整,种了些花花草草,横是过一晚上就被五只猫霸占了,刚‘扫平中原’就给我‘五胡乱华’。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掀起窗帘一角,眯着眼看出去,不出意外,此刻雨又一次光顾着我家,那是比雪还要冷的雨。虽然隔着层窗户,也能嗅到雨滴中透著不甚友善的寒意。本以为已经习惯了它,却总是在不经意间撩拨着你的底线。
作者乔潭,此篇为其代表作,是目前现存文学作品中对剑舞描述得最为精彩、传神的一篇作品。作为主角的裴将军当指裴旻,他是唐睿宗至玄宗时期人士,唐文宗时期诏令以李白的诗、张旭的书法、裴旻的剑舞为唐代之三绝。
趁著复活节四天假期,二话不说买了机票从澳门飞往台北。难得四月的周末如此晴朗清凉,独个儿跑去号称“台北后花园”的猫空逛逛。  游人不多,像我这样孤零零闲逛的人更少,但我不寂寞。无论在捷运、缆车厢,还是坐下来品茗用餐,身边都是熟悉的粤语。
英国人从女王到一般国民皆具有重视家庭的想法,也知道哪里是底线必须回头。我认为就是这种认知,而引发人类的坚强性格与聪慧的决定。
李清照,宋朝著名女词人。她的词风属于婉约派。在她众多的诗词中,有一首诗震古铄今,即《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当人类拥有地位时,就不想失去任何东西。然而一旦放手,只会讶异自己竟然也有那么忙碌时刻的回忆而已。因为人类已经能够适应,能安定下来过着最舒适的生活了。”
很多人觉得拿东西去修补,既麻烦又小家子气,我却不以为然,有时候连补衣的阿姨都说这破衣不能穿了,我还是舍不得,把每件破烂东西都说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爱。
然而不论何时,无论社会形势如何转变,也不会影响英国人内心就是要享受人生的一贯的心态。他们即使碰到不景气、或是遇到泡沫时期,还是能称赞屋龄很高的老屋是“成熟的家”,称年纪变老的自己“年纪增长了,所以我自由了”而感到欣喜。
爱做梦的猫,看似慵懒不问世事,可是它们最懂得圆融之道,这需要成熟的性格,能做到柔软必得经历千锤百炼的功夫;这些人生的体验与义理,猫一出生就明白。
大约一年多以前,我去银行办事,来来往往,银行职员不少,顾客似乎更多。
飞抵台北后,颇多惊喜,邓丽君歌唱的夜来香像中央研究院的桂花一样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我人还在中研院的学人招待所中,就已开始琢磨下一次如何才能从德国再来。台湾已不是邓丽君歌中的复兴基地,但依然是可以为自由奋斗,把人权伸张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