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歌曲
东边村子里母鸡生了凤凰;马儿变牛儿,发生在南庄;六月天里紧裹着毛皮衣裳; 树木最好栽在房顶瓦楞上……
秋的美丽 美在缤纷 秋的美丽 美在柔美 秋的美丽 美在短暂
网攻威胁乱蓬壶,防火墙开木马屠; 揖盗身家如累卵,资安确保国无虞。
那个时候你含辛茹苦 急步如飞,驱赶着艰涉的日子 冰冷的风霜 雕刻你坚韧的面容
他还在卧病时卖掉了自己过去游历时骑的骆马,决计不再游览;又将多年来伺候自己的两个贴身小妾“放归”了,这无疑是一种剜心的舍弃,但同时也必然积了不小的德。说来也奇,年高患者,又断了医疗,他居然又恢复了下肢的功能。
一波波的绿 从草叶和树叶喷出 源源不绝 已经摆脱冬的监禁了 枯黄的面容不再 容光焕发
提起灯笼传喜事,元宵添旺小红鞭。 酒逢知己将斟满,相与陶陶醉牡丹。
鸡犬无宁,又闹猪瘟,如履薄冰。 看邪灵共产,八方围剿,楚歌四起,胆战心惊。
心浮气躁腹鼓胀,乘风飘荡意张狂; 一空独专我为王,一朝爆炸身渺茫。
鹭鸥团拜满春庭,畅叙挥毫无白丁, 耕养园中欢笑溢,迎眸一片草青青。
霜原拔嫩翠 净雪濯青苗 皑皑平野阔  荡荡落风谣
坤生太清玉 枝头绽月白 伽山香做衣 南赡花鬓钗
飞絮满天春见早, 宇分六出闹元宵。 轻柔漫舞娉婷袅, 妩媚回眸璀璨娇。
情索, 纠缠着我的梦, 在欲缸里浸泡, 腌制诱惑。
寒冬过了吗 我看看 快了 快了 冰雪走了吗 我瞧瞧
冷凝的天候迎来枝头梅花绽放 妆扮季节门楣 雕凿的触痕不断精进 坚持自己的艺术大梦 把葫芦加上创意的春字 日子遂有了盼望的远景
荒阴转晴变 锦茵铺暖毯 几度红尘劫 春风赐生还
烟生紫袂华 木舞春霓裳 禅卧鹤风吟 韵馨清粉妆
炼丹 中国画
人生短暂,每天都在消耗着生命,得有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进山修道,炼成仙丹,永离烦恼。至于常人不能理解、讥讽嘲笑,那又何足挂齿,由它去吧!
耐冬妆沐煦 满树映华真 妍紫裙飞袂 花娆木画春
悦读,在竹林里 傍著七贤和渊明 竹叶飘落如雨 鸟鸣飘落如雨 世事飘落如雨
振兴经济务当头,带动繁荣睿智谋, 调涨薪资安国计,衡平物价解民忧;
存活 存活 寒冬挺得过 存活 存活 严寒撑得了
岁末阴阳期转换,虽过新年,未见严寒减。 三尺冻冰铺玉鉴,阳光一片明河面。
黄昏时候,山寺里悠然传出报时的钟声。渔梁渡口,渡船边喧嚷着抢渡回家的人。沿着水边的沙岸,人们走向江畔的乡村。我也乘坐着船儿,要回到我隐居的鹿门。
希望渐明前路宽, 众生翘首入新年。 千家彩户迎春意, 一道阳光破晓寒。
奸贼老高俅, 纵子行凶闹。 构陷栽赃白虎堂, 恶犬伤人咬。
人类即将迎正途, 今时已与往时殊。 祥和一片新年里, 爆竹声声旧岁除。
一片青青竹意佳, 淡银几点是油茶, 小塘鱼戏碎冰花。
晓恋床, 夕恋床, 睡眼惺忪日照窗, 佛神可咋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