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文史
张先的这首作品描述了一位少女的舞蹈之美,这个女孩绑着螺形的发髻,轻快的步上红地毯随着节奏起舞,她的舞姿轻盈美妙,让观众以为漂浮于天空中的游丝上。
杜若花色如云,洁白纤巧,生长于沙洲、空谷,犹如幽兰,远远望去似有遗世独立之感。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两则大唐趣闻,也似杜若一般,至今散发着芳香。
在关键时刻,八戒展现出天蓬元帅的风范,从容镇定的救助悟空。先是拽直悟空的身体,搬上他的脚,使他盘膝定坐。又仵住他的七窍,再使用禅法,为他按摩揉擦,使气透三关,转明堂,冲开孔窍。悟空才苏醒过来。
“柳腰轻”这首词柳永描述了在宴会上观赏《霓裳羽衣舞》的情景。《霓裳羽衣舞》是唐代大曲中法曲的精品,是唐代乐舞的经典之作。
此作品选自《全宋词》第一册,《鹧鸪天》为词牌名,为晏几道的代表作之一。按字面之意,本作品描写了与一位歌舞艺人离别后又重逢的场景。
尽管取经团队有很多不足,并不代表他们不行。他们真心皈依神佛的这颗心,受到满天神明的敬重。
这作品体现了瑶族舞蹈的特点:在湘水的两岸,高大的树下四周垄罩着清烟薄雾,未婚男女彼此一起进行春社祭祀,女孩们戴着漂亮的首饰穿着长裙,与男孩们高兴著跳着舞,在这里吃喝着长辈们提供的饮食,在活动中女孩们选定了自己的心上人,就让神灵做主他们的婚姻,到了隔年的春天,夫妻再一同回家探望父母。
小说中,通过对八戒和悟空的长篇描写,勾勒出唐僧的执著。唐僧有疑心,还没有见到妖怪,就开始草木皆兵。唐僧护短,袒护八戒,保护自己的执著,这一点悟空也看得很清楚。
这处描写,也隐藏着唐僧闯关的答案。“手持钢斧快磨明”,举起钢斧去掉心中的杂念和执著,才能越快的显露出先天的光明本性。随其自然,不将荣辱放在心上,什么关难也不会挡住你前行的路。
作者乔潭,此篇为其代表作,是目前现存文学作品中对剑舞描述得最为精彩、传神的一篇作品。作为主角的裴将军当指裴旻,他是唐睿宗至玄宗时期人士,唐文宗时期诏令以李白的诗、张旭的书法、裴旻的剑舞为唐代之三绝。
李清照,宋朝著名女词人。她的词风属于婉约派。在她众多的诗词中,有一首诗震古铄今,即《夏日绝句》:“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唐僧师徒到宝象国倒换了通关文牒,也成功将公主的书信递交给国王。国王与公主离散了13年,今日见到公主家书满眼垂泪,三宫后妃跟着哭泣,文武大臣也暗自伤情。见国王思女心切,唐僧无奈,只好差遣八戒、沙僧前去降妖。
唐僧师徒取经途中,路过宝象国。这个国家既没有大象,也没有崇佛之风,却起了一个禅味十足的国名。
唐三藏师徒五人通过五行的运作调和,组合成全新的整体,从而造化出生机勃勃的新天、新地和新人,也造就出《西游记》中的万般风采。在《西游记》中,沙僧不像悟空那么出色,但缺少了他,五行组合就少了一个很大的缺口。
中华传统“诗”传不坠,所以也有称中华民族是诗的民族。写诗的基础在于作对,古代文人雅士除了诗作唱和之外,更多的时候是不写诗只作对的。
《西游记》是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作者吴承恩在书中描绘了唐僧师徒四人西天取经所经历的种种磨难,唐僧、孙悟空、猪八戒、沙僧性格鲜明,栩栩如生。书中有多处涉及到中医和中药,从这个角度上看,中医不仅仅是用来治病的,它已深深地根植于中国文化,成为中华文化的精髓。
法难期间,大唐的很多寺院被强行拆毁,大大小小的佛像遭到劈砍、凿挖。但只有这尊青石菩萨像,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
南宋词人叶绍翁的千言绝句《游园不值》是最有名的“红杏出墙”诗,但“红杏出墙”却被误读千年,其实它的本意并不是现代人所认为的——不正常男女关系及对婚姻的背叛。
谪仙,是古代文化常见的主题之一,在历代笔记小说、野史传奇中多有记载。譬如:李白是太白金星下凡,东方朔是木星降世,杨贵妃是嫦娥仙子下凡,包拯是文曲星下世等等。
鸿篇巨著《西游记》中,第一回就出场的樵夫只是闪了一个身影,就彻底消失了。他是凡夫过客,还是洞见前缘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悬念。重新品读原著,方觉字里行间含蕴的又一新意。
一如夏夜繁星,光华辉映,华夏历史风流人物,浩瀚而渊源流长,数无胜数。然而,当我抹去那层厚厚的、一千七百年的历史尘封,一名字叫许穆夫人的女子,顿然让心头热血沸腾,拍案为她而歌。
从国内来的一些朋友到丹麦进行文化交流,期间要唱一首歌,名叫《夜莺》。 丹麦负责接待的艺术家一波对在场的丹麦人介绍说,在中国,大家都知道《夜莺》,都会唱这首歌。 但当音乐响起时,只有丹麦人在唱,中国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使丹麦人也觉得很奇怪。
一百年前,俄罗斯还是一个和今天全然不同的庞大帝国,疆土从东亚一直西延至北欧,81个省、20个州和1个自治区的范围内栖居著不同的民族、部落和头领。1917年“二月革命”后沙皇退位,同年布尔什维克人以暴力建立共产政权,许多人被迫背井离乡,以逃脱红色专政。著名摄影家普罗库丁—古斯基(1863—1944)就是其中之一。
一百年前,俄罗斯还是一个和今天全然不同的庞大帝国,疆土从东亚一直西延至北欧,81个省、20个州和1个自治区的范围内栖居著不同的民族、部落和头领。1917年“二月革命”后沙皇退位,同年布尔什维克人以暴力建立共产政权,许多人被迫背井离乡,以逃脱红色专政。著名摄影家普罗库丁—古斯基(1863—1944)就是其中之一。
首先谈一下沙僧与取经团队其他成员本质上的不同之处,唐僧是以人身去取经,孙悟空、猪八戒、小白龙是动物去取经,只有沙和尚、是天神的身体去取经;沙僧是以卷帘大将的身份直接被打下界。
逞匹夫之勇、不计后果,固然有可取之处,但不能算是英雄。林冲有胸襟、有义气、忠勇有谋略,“英雄”当之无愧。
近日偶然读到清人曹庭栋所著的《养生随笔》,其中有碧纱橱的记载。想到多年前读《红楼梦》评论,见有讨论碧纱橱是什么,印象颇深。因此拿出来与红楼爱好者共享。
第一次知道张充和(1913—2015),是因为湘西沈从文墓碑上那意蕴隽永的小楷:“不折不从,亦慈亦让;星斗其文,赤子其人” 。进一步了解,却是在老太太仙逝之后,“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她概括平生的诗句打动了我。
《边城》里的翠翠,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清纯的少女。在远离尘嚣、民风古朴的湘西,翠翠和爷爷守着渡船为生。“在风日里长养著,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眸子清明如水晶”。她健康美丽,灵秀活泼,温柔可爱。
她对政治,对权力,没有兴趣;对社会,对俗世,对名利,也都看破;她能与天、与宇宙、与自然达到和谐,所以,曹雪芹笔下的妙玉不可轻亵,凛然莫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