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词创作
果树拚命喝水 果树用力长大 心中只有一个目标 我要传宗接代 我要结实累累 人也一样 只要一门深入 早晚一定 结实累累@ 责任编辑:林芳宇
穿上高跟鞋 踢开丑陋,踢开乌脚病 远离落后和封闭 远离过去 远离贫困 穿上高跟鞋
天冷了 严冬已近 在远方的你可否和我一样 赏著梅 晒著太阳 闻着梅花扑鼻香
小花不畏寒风 盛开了 它想给自己 它想给他人 一份深深祝福
每当黄昏时候 我到河廊做运动 一只全身是白的白鹭鸶 便飞来我近旁 或独自挺立 或踽踽觅食 或悠然自在地漫步
小花不畏寒风 盛开了 它想给自己 它想给他人 一份深深祝福
以层峦为屏,凉荫遮蔽日 一间草茨有窗迎风送爽 几只山鸟飞上飞下 穿越浓密森林,寻一条幽幽曲径 有光从林梢筛落
喜欢那片宽广的牧场 那片宽广的牧场 每天磁吸着我前来 看到那一片青青的牧草 吹着那一阵阵不羁的风 和那些蹦蹦跳跳的小人物
我是堆垃圾 对 我是只凤凰 也对 端看 你怎么看我 端看 我怎么看自己
阳光辉耀着 辉耀得绿更绿 辉耀得花更花 在田野 在枝头
颜色不一样叫不同 形状不一样叫不同 一片黄叶在一遍绿叶中叫做不同 一片绿叶在一遍黄叶中也叫不同
全家福艺术照
山岚随风飘来 盈盈轻快 我们开心的感受着它 然而 伸手握拳抓不着 深深吸气 只有淡淡沁凉 幸福 原来也是这样的呀
蓊郁林木绕水湾 彷如撑一支大伞遮风蔽日 才吃了汤圆过了冬至 冬雨便集体归队 合唱歌声洋溢的圣诞铃声
圣诞的脚步将近 一棵棵的圣诞树 早已排好队 等著挂礼物 等著送祝福
沉浸下去 沉浸到波涛汹涌的 沉浸到无边无际的 大海大洋里
树也会穿舞裙吗 树也会跳起舞吗 当然可以 不用怀疑 因为我长在夏威夷 因为我天天好心情
在那个冷冷的冬夜 一见面,她就说 请她先生开车载我 前往一看他们原来服务学校旁的兰潭
一个长长的梦, 挂在蓝色的月钩上。 信风吹来, 抛下通天的思索, 垂钓那些古老而温馨的记忆。
国瑟希(Circé)出版社于11月推出台湾作家周梦蝶的《密林中的一盏灯》、鸿鸿的《穿墙人》以及陈育虹的《我告诉过你》法文版诗集,再为其“台湾诗”丛书系列增添厚度。(驻法国台湾文化中心提供)
曾经慧眼识英雄,挖掘过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瓦科特(Derek Walcott)的法国瑟希(Circé)出版社于11月推出台湾作家周梦蝶的《密林中的一盏灯》、鸿鸿的《穿墙人》以及陈育虹的《我告诉过你》法文版诗集,再为其“台湾诗”丛书系列增添厚度...
好像才出生 怎么 一瞬便已黄昏? “虽御风不以急也”!(注) 还是,一意向前
别躲别藏 来这儿 送你一树的阳光 别推别辞 来这儿 送你一树的休闲
魔鬼们 利用了人类的善良 花言巧语地 阴险地 编制了一张充满迷惑的魔网 纵欲着人性的贪婪
小小的,一个小小的农村 已经大腹便便,呈显令人欣喜的曲线美 随便揣摩一下,嗯,是快临盆了 想是那些碧竹、茅草屋、稻草墩撑起来的吧
下个浪 希望是个大浪 将我高高举起 下个浪 希望我站浪头 不被大浪淹没
幽幽绿谷西拉雅 新貌掩映旧塘风 在灵魂的卷帙中 旅客沿着夹道绿荫一路探索
有一种幸福 来自心的温暖 有一种踏实 来自主佛的慈怀 有一种强大 来自创世主的加持
放眼窗外 一幕神奇的景色让我惊讶 出乎意料的是 一场小雪就让这阴郁的世界 瞬间变得明亮了
说枯等到胡子发白是太夸张了 但是枯等则是千真万确的 终于一阵春风吹来 所有皱着眉头的郁结全被驱逐出境了
那天, 我遇到了我自己。 背着行囊, 打着发髻, 追逐在炼丹的夕阳里。 道袍披上了霞衣, 拂尘扫开了天际。
阳光想送大礼物 先送绿叶 再送红花 最后送个大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