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行另类疗法
听完女儿叙述病情后,我告诉她:“老爸老妈的病我没有能力治疗,我能做的就是减轻他们一点痛苦!”女儿苦涩的笑笑说:“这样就好。”二位老人都没针灸过,但止痛药也没有让他们好过!所以女儿想试一下针灸。
不过,我语重心长的说:“院长,当医生当久了,你有没有发觉,有些患者的病,怎么治都治不好,诊治方法没有错,药也对症,就是治不好?”院长思索一下,很认同的点点头,表示以前都没想过这个问题,并问为什么?
一千九百年前,一部《伤寒论》开辟了中国及亚洲医学的新局面,拯救苍生无数。今天,在张仲景的故乡,历经朝代更替,又经过数十年砸烂传统的运动,传统中医的精髓已渐失传。现代社会的中国人被无神论彻底地洗脑后大多不相信神力、神通,认为顺应天道五行的中医不合时宜。
一位56岁的女老师,是学生眼中的良师慈母,她所教的学生,毕业后常会回来探望她。这位令人景仰的老师,总是带着慈祥的笑容,轻声柔语,不曾大声说话。遇到她的人都可感受如沐春风的温煦。
一位46岁老实忠厚的男士,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平日很少生病,有点小恙也不喜欢吃药,就来诊所用针灸解决,倒也平安的过了一阵子。一向健康的他,有一天来诊,却脸色惨白,尽管他十分痛苦,却善良的忍耐着,直等到他的诊号才看诊!真是有修为的君子!
一位59岁女士,长年服高血压药,装有心律调解器。一年前,有一阵子只要吃东西就吐,吐到后来无法进食,住进医院检查,10天后,检验出肾功能衰竭,于是开始洗肾,一周洗2次。她一直无法理解,怎么生活起居简朴,饮食清淡,医生开的药都准时服用,为何还落到洗肾的下场?这是不是医界也要探讨的问题?
一位62岁的妈妈,由子女用汽车从北部载来,并扶着她进来,腰部系着尿袋,一坐下来就哭诉:“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要插着尿管过日子,西医说我要插着尿管一辈子,那会要我命!我哪里也不敢去!”并苦诉她为了这个病,已把所有的积蓄花光了,没有能力付医药费!这位妈妈因尿道痛已治疗了4年。
住在北部52岁的大弟早已放弃治疗,因为曾经所作的努力都白费,但经不住大姊极力劝说,好歹也下来探望老妈。大弟从楼梯上跌下来后,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就回家了。渐渐的大小便不顺畅,半年后竟连大小便尿到沾到裤子都没感觉,只好包尿布,成了包大人。
一般幼儿带有父母给予的先天肾气、肾精提供成长的机能,除非有先天疾病以外,3岁以后就不会尿床。偶而因白天玩得太累,精神受到刺激,睡前喝太多水而引起遗尿,过后又自行恢复正常的,都不算是病态。
我握着老妈瘦弱的手说:“老妈,您永远都为孩子着想,您真伟大!别担心,孩子孝顺是应该的,这样他们才不会在您百年后,痛苦后悔没有尽到孝道,而且身教也作给孙子看,这是传统美德!”老妈苦涩而腼腆的笑。
工程师的腹泻,治疗一个月大致平稳,偶尔腹泻,他就会嘟着嘴抱怨还会泻肚子。我告诉他:“这是因为你的个性所致,你完美主义,用显微镜和放大镜观察自己和周围的人事物。对食物、空气、环境敏感,肠胃是情绪的反应炉,你的肠胃紧张到不知所措就泻了。这也是你不敢交女朋友的原因吧!你严谨自律,但自律不是冷漠无情,那容易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他摇摇头说:“个性嘛!没办法!”
一位45岁的男士,不喜欢繁华的尘嚣,跑到山上过着惬意的野鸟花香闲居日子。为了生活,也为了兴趣,种些果树作为经济来源。不知不觉快乐的时光,一晃就是10年,好不快哉!身体一直很强健,只是近日右眼球后面,老是觉得怪怪的,有一点胀胀的,但视力未受影响,也就不以为意,后来却渐渐痛起来,只好下山找眼科医生治疗。
一位65岁的老板娘,喜欢运动、旅游。有一天外出游玩,下车时,突然左腿无法使力。当天到外科诊所就诊,X光片显示:腰椎第四、五节轻微滑脱,服消炎止痛药。第2天左手掌背肿痛,第4天手掌肿痛向上扩展到下臂,改看家医科诊所,医生推测遭细菌感染,服抗生素。第5天肿痛再扩及肘,第6天竟右手右小腿肿痛,急送大医院急诊,由感染科医师签收住院。
一位面色憔悴惨白的74岁妈妈,头戴着帽子,由女儿扶着进来。叙述乳癌手术切除化疗后复发,再化疗作到一半,就支撑不住,种种不适,想来调身体。妈妈抿着嘴,眼神暗淡无光,含着怒气、怨气与无奈的说:“前次手术化疗后,医生说全部处理干净了。以为好了,谁知又复发了,有种被玩弄的感觉!”这人生的难关要怎么过?
凡物有灵性,微观物质的灵性可能超过人类,所以它对人类为所欲为,横行霸道,蹂躏机体。如果我们不是用激烈的手段对付原凶,回避它的反抗,迂回的使用美人计,也许至少可以和平相处,什么是美人计?
肺之精神在魄,即肺藏魄。当一个人做事明快果断,会称赞他很有魄力;当一个人性情豪爽,做事有远见、有格局,会赞美他很有气魄。但一旦人失去准绳格局,就会变成窝囊“肺”。
针灸是传统的中医治疗方法,可以止痛、治病、急救,很多古代的针灸法已濒临失传。
针灸是传统的中医治疗方法,分为“针”和“灸”两部分。许多人都知道针灸可以止痛,中国大陆在四五十年前还发展了利用针灸术做麻醉的方法,辅助西医开刀手术;然而,除了止痛外,针灸对于治疗肿瘤、出血等各种疾病、甚至急救都有良好的效果。中国古代有许多神奇的针灸治病法,可惜在如今已经渐渐失传
一位事业有成的55岁老板,为事业打拼,打出一片天下,也打出一张满江红的检验成绩单:筛窦、蝶窦、颔窦有慢性鼻窦炎,限制性肺换气障碍,两侧颈动脉分叉处轻度粥状动脉硬化,心脏二尖瓣轻度闭锁不全,肺动脉轻度闭锁不全,左心室舒张功能异常,轻度排尿功能障碍,颈椎、胸椎、腰椎退化,腰椎第四、五椎合并骨刺,脑部轻度萎缩、老化现象,骨质缺乏症。
一位豆蔻年华15岁少女,总容易累,容易头晕,才知道自己从呱呱落地,眼睛张开时,医生就宣布她因先天基因缺损,已是慢性肾脏病第三期。医生说属于先天体质,无法治疗,但只要小心保养,健康活至50到60岁没问题。她带着阴影度过成长,也一路平安。到了大学却发作,出现昡晕、呕吐、贫血症状,医院检查出肾功能在萎缩,医生特别嘱咐千万不可怀孕,一旦生小孩立刻要洗肾。
在一个寒冬午后,从南部来的四个人,吵杂的架着满面雪白的妇人,寸步难行的走进诊间,还没坐好,其中有人的手机响了,电话中直问:“怎么不赶快送到医院去急救?”大家急得七嘴八舌。我请大家安静,问这位妇人:“你怎么了?”她头晕得很厉害,全身无力,眼睛睁不开,喘得那张毫无血色的白唇,说不出话来。姊姊在旁代诉:“她的血红素4.7,医生要给她输血,她不肯。因为上次输血人很不舒服。家有七姊妹,大家都轮流打电话来关心,意见很多,都主张到西医那处理比较快。”
一位长得美丽,气质高雅,留着一头秀发飘飘的46岁女士,却眼神漠漠,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深。近半年来,她和中风半瘫的先生,每个月都要飞到北京去给一位名中医师治病,往返奔波的疲惫写在脸上。朋友说她舍近求远,介绍她来看诊。
有一家三口从北部来调身体,瘦小的9岁弟弟调鼻子过敏和肠胃;11岁的哥哥身高150公分,体重44公斤,调鼻子过敏、近视、长高、流鼻血和尿床;妈妈调经理带,颈项酸紧。这些问题都不是什么大毛病,曾介绍北部医生就近治疗,但这家人后来还是决定找我调理。
一位30岁年轻人,为人忠厚、朴实、劝快。从青年、结婚、生了个可爱的小女儿,都在我这里调理。他家住在台中,工作却在北部,因此北部中部两头奔波,大约2年不见人影。这位年轻人,经过2年打拼,32岁就晋升高阶主管,成就非凡,羡煞多少周边的同事。有1天他来看诊,形色匆匆,看去像风尘仆仆的老翁,我看了吓一跳,怎么会变成这样?那眼睛凹陷无神又迷惘,黑眼圈很深,满脸倦容,说话有气无力。
一位4岁的小男孩,精力旺盛,活蹦乱跳;他除了睡觉,整天像冲天炮,到处发射他的活力,没有他想不到的游戏,什么都可以玩。因为爸妈都上班,所以他就在家给阿婆带,有一天,小脑袋东张西望,探索所有可玩的新鲜事,他随手拿了妈妈用来修指甲的小长片,曾看过妈妈用它在挖指甲,小顽童好奇的学着照做,感觉不太好玩还有点痛。小脑袋突发奇想把小长片戳到眼睛里,看会怎样?大闹眼中的水晶宫!
一位48岁的家庭主妇,并不需要用电脑工作,可是却常眼睛胀痛,左眼渐渐突起,日久突如青蛙眼,眼睛干涩痛,头胀。到处去作检查,结果都正常。中西医的治疗也没停过,已经5年了,还是没什么进展,或说效果令她不满意。
一位56岁的年轻阿婆,在家带孙子,因为一直在咳嗽,惹得儿子担心孙子被传染,催她去看医生。年轻阿婆身高153公分,体重却66公斤,来诊时,眼泡浮肿,下眼袋很大,面虚浮,手腕、脚踝处轻按就有水纹,张口就满嘴口水,舌苔白滑,很容易疲倦,吃不下,也怕胖不敢多吃,大便黏而不成形,头老是重重晕晕的,腰常酸,胸部闷重,咳嗽痰多稀白而黏,有时咳即渗尿。
第4天第3诊,她由妹妹陪诊,还没等我开口,妹妹就声色俱厉的质问我:“姐姐不肯接受西医的治疗,只肯给你看,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把我姊姊的病治好?是不是应该叫她去给西医治疗 ……”连问几次,兴师问罪,咄咄逼人,有如河东狮吼。姊姊在旁很痛苦、很尴尬,不知如何是好。我按耐着看老妹怒气冲天的脸和充满杀气的眼神,我差点“拄杖落手心茫然”,心想:不知道是世风日下,还是老天要来考验我的心性?
中国传统的行业中讲究尊师重道,《礼记.学记》:“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东汉郑玄注:“尊师重道焉,不使处臣位也。”过去的学堂,不管是小学还是太学,必释奠先圣先师。
有一天看阿伯眉头紧皱,问他哪里不舒服,阿伯说牙齿痛得要命,已在牙医那里看过3次,说是蛀牙,也都清了还在痛,医生说要抽神经,拔牙齿,他听了非常恐慌,他想留住牙齿,就问:“医生,可不可以帮我治疗牙齿?我痛得没办法吃东西,也痛得睡不好。”我回答说:“中医说牙齿是肾气管的,年老的人拔牙像拔根一样,临床上看到不少年长者拔牙后动摇了肾气根本,有人因此而健康下降。”
一位42岁男士。身高178公分,眉浓眼大,唇红,面及肤色是光泽的铜色,走路虎虎生风,说话声宏如钟,魁梧壮健,英俊潇洒,酷似少女心目中的黑马王子。但人不能貌相,这位俊男仗势年轻,喝酒,抽烟,吃槟榔,熬夜,一大早喝冰水。尽管老妈再三规劝改掉坏习惯,身强力壮的少年郎,根本听不进去。挥霍青春几年后,这位帅哥戴着口罩来看诊,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