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博览
月亮是怎么来的?人类还有许许多多不解之谜,目前为止只有一种学说最能解答围绕月亮的种种“疑问”。请看美国詹森太空中心退休的作者娓娓叙来。
耶稣死后第三天,妇女们想去用香膏膏耶稣的遗体,结果发现,坟墓空了。她们赶紧告诉门徒,耶稣复活了!门徒们“以为是胡言,不相信”。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中华民族的列祖列宗都是信神敬神的。图为中华人文初祖黄帝(大纪元)
台湾学者曾仕强曾多次回大陆讲学。有一次,他讲着讲着,就流泪了。有学生问他:“老师,您为什么流泪?”曾先生回答说:“真正的原因,是讲到我们有这么好的文化,却不好好珍惜,还怀疑这、怀疑那。如果我们没有好的文化也就算了,是祖宗不争气,可是我们的祖先那么伟大、这样了不起!我在国外读过书,大可满口讲西方的东西,可是我没有,因为珍贵我们的文化。有人居然生在福中不知福,想到这里很心酸。”
唐代画家吴道子被尊为“百代画圣”,尤其擅长佛道人物画像。他曾于长安的景云寺绘《地狱变相》图,轰动京城。当时,长安民众都去观看,图中表现的地狱的阴森惨状令人毛骨悚然。众人害怕死后下地狱受苦......
扇子承载着中华文明历史,除有搧风去热的功能之外,其雅致精巧的构造以及精美的扇面书画艺术依然为知识分子所喜爱。
“乐由天作”。两千五百多年前,晋国的师旷展现了出神入化的音乐技能。他精于音律,能从乐曲中预见战事成败、国势兴衰;他的琴声,引来玄鹤起舞,令天地动容。
荀子劝学说: “驽马十驾”勉励人勤能补拙,天天勤奋不舍,也能达到目标。像欧阳修这样的良马,曾经留下功在不舍,一日千里的奇功。
代时江苏常州府无锡县东门外有一户人家,兄弟三人,老大吕玉,老二吕宝,老三吕珍。吕玉家的儿子叫喜儿,六岁那一年,喜儿跟邻居家孩子去逛庙会,结果一去不回,吕玉与妻子王氏一连找了数日都不见踪影。
中国古人对坐姿很有讲究,因为它也是礼仪的一个方面。古代人们的坐姿主要有三种:“趺(音“副”)坐”,即双足交迭,盘腿而坐,类似佛教中修禅者,所以又称“跏趺坐”;“箕踞”,即两腿前伸,全身像簸箕形状;“跽(音“计”),即跪坐,臀部压在后曲的小腿和脚上。在没有宾客时,坐姿可以随便一些,好像上面的前二种,但是如果和尊者,长者,朋友交谈,或在议事,宴会和招待客人时,就要采用礼貌的姿式──“跽“了。
《忠经》第四章谈的是“百工”的忠。这让笔者想起了几位朋友,他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面坚守着初心与利他的善良。他们的精神在利益熏心的恶浊世界中就像是一座放射着光芒的灯塔,稳重的让人心安,光明的给人方向,愿藉文章一角向他们致敬。
一千九百年前,一部《伤寒论》开辟了中国及亚洲医学的新局面,拯救苍生无数。今天,在张仲景的故乡,历经朝代更替,又经过数十年砸烂传统的运动,传统中医的精髓已渐失传。现代社会的中国人被无神论彻底地洗脑后大多不相信神力、神通,认为顺应天道五行的中医不合时宜。
张僧繇平日是手不离笔,把夜晚当作白天,日以继夜地努力作画,而且老也不觉疲倦,很长一段时间中,他都不得闲。因为他这么下工夫的努力不懈,所以他画道、释、人物、龙、马等,无一不工,而且大都作卷轴画和壁画。他与顾恺之、陆探微以及唐代的吴道子并称为“画家四祖”。
唐朝人写的《酉阳杂俎》记录了这么一件神奇事:开元年间,一次秦中大旱。唐玄宗便请当时很有名气且精研数术的一行法师祈雨。一行法师同意了,但向玄宗要一件有龙的器物。玄宗就让法师自己去府库中找。
周公说:如果周人的后嗣子孙不能敬天理民,不能继承发扬先王的光荣传统,他们就将永远失去天命(公有领域)
在周人看来,虽说君王的天命不来自于他自己,而来自于高高在上的天,天命的更改转移也不取决于君王的意志,而取决于上天的意志,但君王也不能因此就坐等天命的护佑,无所作为,更不可随心所欲,肆意妄为。那么为了“受天永命”应该怎么办呢?对此,周人在强调“天命靡常,唯德是辅”的基础上,提出了“以德配天”、“敬德保民”的思想。”既然上天只会“永佑”敬天的君王,君王对天就要恭恭敬敬,惟命是从;既然敬天的关键在于有德,君王就应该“敬德”、“明德”、“崇德”。
“一尘不染”原来是佛家语,指不染凡间“六尘”,那么“六尘”是哪些凡俗之物呢?
所谓“天命靡常”,就是说天高高在上,无所不能,他可以把“大命”赋予某个王朝,也可收回它,给与另一个王朝。所以天命不是永恒的,是会更改转移的。
周公说:如果周人的后嗣子孙不能敬天理民,不能继承发扬先王的光荣传统,他们就将永远失去天命(公有领域)
上古三代的天命观尽管都强调天、天命的至高无上,但古人对王权与天命的关系其认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近代物理学发现人的精神能量的确是一种物质,当肉体消失时,精神能量的粒子仍然存在于天地之间,这样的发现恰能破除许多人认为好人常常没好报,忠臣往往没好下场的误区。
在三代先民眼里,服从天意和天命与感恩、敬畏和祈求上天一样,也是得到上天护佑的前提之一。它们都是三代天命观的基本要素。
春秋时代,晏子说了什么让齐景公激赏赞道:“吾不见君子,不知野人之拙也!”圭璧宝玉如何象天,如何作为君主立于天道的礼器?
白居易,字乐天,他与李白、杜甫在中国诗坛同负盛名,成为享誉世界的文化名人。他一生写下大量反映社会现实、抒发报国之志的诗篇。
去过北京天坛的人都知道,那是清朝皇帝祭天的地方。
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源远流长,其中庞大恢宏的巨著《史记》汇集了中国上古文明的精粹。(大纪元资料库)
所谓“究天人之际”,就是探讨天人之间的关系。其实,这不仅是司马迁和以他为代表的古代中国历史学家研究历史的一大目标,也是贯穿整个中国传统文化始终的一根主线和一大主题
思慕深深!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不知道当初《诗经.采葛》诗人选用葛、萧、艾这三种是否别具深意?采葛、采萧、采艾对应的事情大小不同,耗时长短也都不同。
《忠经》第二章讲的是〈圣君〉。历史上的君主要偏离了圣王之道,则百姓荼炭、佞臣当道,最后战乱四起,朝代也就趋于毁灭。那么该如何做一个圣君呢?圣君对于子嗣的教育又是如何的用心良苦?
古代团扇大多制作精细,装饰华美。一般在扇面画上仕女、山水、花卉图,款式争奇斗艳,多为女性随身佩带。闺阁仕女手摇团扇,清风徐来,平添古代女子娴雅文静的仪态。
炎炎夏日里养生要怎么养?《黄帝内经》说夏天要“养长”,不要损阳。传统智慧,夏日养生五原则、五要点提供参考,怎么“养长”以让生命亮丽起来?
他在《春望》中写道:“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他在征人出发必经之咸阳桥时,描绘出一幅“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的图景,“君不闻汉家山东二百州,千村万落生荆杞。”平白如话,但人们却能于诗人平实如话的诗句中看到当时的社会现状,人民遭受的苦难及艰辛欲泣的生活。
“八德之首是为忠,东汉马融体精中,传世文字表心衷,十八篇章写成忠。”中国人的“忠”从敬天而来,穿入各种人伦与生活中。东汉马融所着的《忠经》共十八章,从开篇的〈天地神明〉章到最后的〈尽忠〉章,共两千余字,提纲挈领的将“忠”在君臣天地之间的内涵言简意赅的说个清楚。
古人云:“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现代人急功近利,总想做件大事,一蹴而就,一夜成名、一夜致富。从不把“小事”放在眼里,却不知道大事是从小事积累而来,同时,不重视小的错误也会造成大的失误,成“千古之恨”。五千年传统文化给后辈留下很多典故,阐述了“滴水穿石”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