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随笔
美国底特律一位86岁的老爷爷这一天如过去60年的每个工作日一样,颤巍巍地站在人流中等公车,不过这一天是老爷爷最后一次下班,之后他就退休了。让他想不到的是,车来了,但这一班公车非同寻常,让他不断感动,眼泪一直流。
神韵音乐的庄严雄浑,其正信的力量直达人心。
台东适合慢活、漫游,天大地广海壮阔、景观多变、汉原客族群加上外国人齐聚,让它的文化凝聚成自己特殊的面相,非常迷人。
新的一年开始,每天花10~20分钟投入简单的努力,几周、几个月下来,就能不费力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这并不是痴人说梦,而是“踏实”带来的魔力。而想做到这种“踏实”,也是有技巧的——
如何在“重复”与“不要重复”中学习平衡,该是另外的一种艺术与智慧。
被消费的人物,被消费的人生,被消费的故事,人来到世界上消费大地,自然也要被消费。有人进入历史,有人走出历史,有人继续被消费,然而这也是被怀念的方式。
在这里时光仿佛静止,住上几日,细细品味青山远村绝麈世的恬适,以及黄稻幽径乐忘返、寒尽不知年的滋味,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呢!
就如人生里的每一个阶段各有其特色一般,蓝铃花的花开亦是如此。当小小花苞崭露头角时,是修长绿叶最为繁盛之际,随着枝梗上的小花一朵一朵打开时,野地里的野草也以一种比赛的速度,径自发高。
老人已经安息在上帝的怀里,一切荣与枯,欢乐与寂寞,如烟如灰消散。在他人生的尾声里,我们曾经在云端上短暂相遇,他露骨而大胆的对我这样的一个陌生人表白情感,现在想起来,也算是一种天真。
自然界生物间互相追逐食用,好像是一出设计完好的剧本,虽然残忍,却因此保持某种平衡与和谐。
“亲爱的,耐心等待观看人生的泥壤中将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来。”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绿色是阿珠的最爱,她说这是最自然的色彩,属于大地的颜色。
如同一部怎么也写不完的百科全书,这个空间除了幽幽叙述著过去,展示著现在,不也预示著未来么?
曾经看见一些人出身困苦,但仍不放弃,努力求学工作,日夜打拼,只希望能扭转困境,给父母家人较好的环境。然而有时候,生病或年迈的父母等不到情形好转就离开了,每回听闻这些遭遇,都觉得很难过。
空寂萧穆的简与净,抹去了人迹,吞噬了声音,却在心尖敲上一记,是难以言喻的悸动呢。
小孩儿哭闹着,用哀怜的语气问大人为什么要去上班?为什么不能陪他玩?大人回答:“不上班就没有钱带你去迪士尼乐园玩啊!”
丰富多彩的地貌和自然景观,为纽西兰赢得了“世界上所有自然景观之缩影”的美誉。
科技发达、四处可见运用AI人工智慧的世代,想在台湾科技岛亲眼看到不同于一窝蜂彩绘农村的传统躬耕景象,诚然不易!
红叶深处,一层又一层,老叶落去,好像人生急年凋景。飘落的老叶,叹息入地,化作春泥,无私地孕育新生,属于宇宙的新生命。
蓝天白云与青山绿水的强烈对比,总觉得上帝把祂调色盘里最纯净的颜色,直接倒在司马库斯了。随着夜幕低垂,烟雾逐渐散去,天上的星星就像先后被开启的灯火,明明灭灭、好不热闹!
每次遇到生命里的重大危机,自己的心灵达到澄净时,那种澄净让痛苦升华,十四行诗就涌现了。
此时此刻,我的书房里,秋天的阳光如此澄明清朗,它呼唤着我的内心与它一致……纯净,纯净。
这就是纳尔森镇(Nelson)适合我的原因,因为这里的邻居们从来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鸣得意,尽管他们有粗俗之处,那样的粗俗却简朴健康。
“有关系就没关系!”在一场机构举办的演讲,我听到了这句话。演讲者接着说:“你小时候爸爸打你,你会生气吗?只要关系好,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你不会觉得是伤害或想打回去,因为你们的关系好……”尽管演讲者风趣诙谐地以它当结尾,却没有我所期待更精辟细致的说明。
回想刚来挪威时,医生就告诉我,你要多吃维生素D,为什么?因为维生素D补钙,为什么要补钙?因为挪威缺少阳光。也许你现在还不懂医生的意思,那个太阳整个夏季堪称“日不落”,何来日照不足?只有当你在挪威过上一个冬天时,才能体会到为什么挪威人惜“日”如金,以及为什么要放夏假。
想念在飞絮中翻滚,蒲公英吹开朵朵小伞,穿梭在枫林间,将祝福偷偷的挂在小伞上。
记得很多年前,当我的故事同时登上四大报时,当天早上就接到一位高中同学的电话,她带点好奇、怀疑的口气问我⋯⋯
因为,即使一个再坏的人,都会希望在他发自内心敬重的好人面前,当一次好人。
班兰叶-我们总是Pandan, Pandan 的唤它。除了那缕天然芳香,它还能当绿色染料,自然成了我们最爱使用的香草料理了!
出太阳的日子,楼梯间墙面独特的洞洞,光影终日游移其上,如猫咪轻巧的步伐;有时光影又像顽童般,忽暗乍亮,跑过来跑过去,让人捉摸不定。
最近好几位女性朋友都不约而同地来找我探讨情感问题。 大概我在别人眼中真是个“风花雪月”的人吧。“风花雪月”的女人少不了麻烦,那也一定少不了对付麻烦的智慧。如果真是这样,那“风花雪月”也不是件坏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