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传奇.神话传说
刘政认为世间的荣华富贵都不能长久,还不如修道,得长生之法。图为明 文伯仁《丹台春晓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当今很多受现代观念影响的人,不仅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而且对修炼更是嗤之以鼻。其实,翻开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信神、信佛、信道和修佛、修道从来就没有缺席过,无论是史籍还是民间传说,都记载了大量远超现代人想像的故事。
双凤忽然栩栩活了起来,飞落在庭院当中,鼓动双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携着蘋香的手各骑在一只凤上,随后乘云向高空飞去。
日本平安时代,有位擅长和歌写作和书法的左近少将,叫藤原敏行,他对佛家经典也很感兴趣,一些朋友包括故去的亡灵,都委托他抄写佛经,他一共抄写了大约二百卷佛经。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别后便登上布桥,耸身一跃上了空际,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来,范小仙也堕入水里,狂风挟着巨浪两三卷,人和布都消失无踪。
云海
李绅后来荣登甲科翰苑,历任郡守,兼负将相重任。像罗浮山仙人所说,他追求到了世间的声望和官位。而当百年之后,他所拥有的一切,终是一样也没有带走。
在张果老和徐真人的手中,普通的纸驴和草龙,竟也展现出非同寻常的一面,世外高人的世界还真是奇异。
人们常说,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无论多美的容颜也抵不住时光的侵蚀。佛陀们也常说,尘世间的一切都是幻化出来的,不可久驻。所以世间的智者们一定不会为人的色身表象所迷惑,能放下者,修行的门就已经向他敞开了。
二十三家同时来了个蓟子训,服饰相貌一点也不差,只是说的话随着主人的问答而不相同。
炼丹 中国画
忽然有几间茅屋出现在松竹之下,烟气绕绕,藤萝掩映,曲径通幽。
郭诩 葛玄
一次,葛玄正与客人对面坐着吃饭,食毕漱口,口中的饭全变成了几百只大蜂子,飞行时发出声音来。
轻生的人,积下的业债怎么也还不完。首先,他的肉身是父母给的,生命是神明赐予的,自断性命,便欠下了父母的债,神明的债。其次,他的吃、穿、住、用、行均是依靠大地山川所赋予的资源。
泛舟游江
他凭一叶小舟飘飘漾漾,循着旧路又回到渭水之滨。上岸以后,他租了一匹马,又来到青龙寺,清清楚楚地看到终南山那老翁依然拥着粗衣坐着。
张商英急忙换上官袍,焚香礼拜,一拜还未起身,就看见祥云之中显现出金桥与金色相轮。轮内是深绀青色。商英心中怀疑,那光色是落日余晖反射形成的颜色。但是,天色越来越暗沉,山前涌出的三道霞光,却格外光彩绚丽。
王夐乘上麒麟,要茂实与黄头仙童各骑一只老虎。茂实害怕不敢靠近,王夐说:“我随着您,请不必害怕。而且这些是人间极出众的动物,只管试着骑它。”茂实依着老虎跨坐其上,感觉稳不可言。
乞丐,可算是世间最不起眼的人,最容易被人们所忽略。这样的身份反而时常受到仙家青睐,以试验世间民情真伪。
妙丽的天女飞舞在虚空,手持花篮,撒下吉祥的花朵。超然出尘的景观,如今在敦煌壁画、古代绘画中能够找到它的踪影。天国胜境,着实引人入胜。
王可交看那栗是黑红色,二寸多长,一啃有皮,栗肉又脆又甜,不像人间的栗子。
小王子生性顽劣,不讲诚信,自恃祖父净饭王宠爱,时常出语中伤他人。后来,他在佛陀慈悲地教诲下,忍辱修行。
童儿对又玄说:“我是太清真人。天帝认为你有道气,特意派我降生人间,与你为友,将要授你真仙之诀,可是因为你性情骄傲,终不能得其道。”
许画师第二天醒来,就发现头歪了。从此他就有了一个绰号叫:“许偏头”。
“壶”在古代是个通假字,通“瓠”,也就是葫芦。《诗经》云:“七月吃瓜,八月断壶”,意思就是说,七月份是吃瓜的好时候,八月是摘葫芦的好时候。“壶中天地”也就是葫芦里的天地。
在很久以前,金峰山上有一僧人叫转乘,他出生于大和国,生性极为粗暴,脾气无常,易发怒。但他从小就喜欢读佛经,且爱不释手,日夜诵读。他立志要把佛经全背下来。
蓟子训是汉代齐地人,年轻时曾在州、郡做过官,被举荐为孝廉,授官郎中。后来又弃笔从戎,被任命为驸马都尉。
国王既惊讶又羡慕大臣家的无限财富。于是派出40万人马去攻打。结果,不仅战败,还知晓了大臣财富无量的背后,曾经许下的誓愿。
朱士行是三国曹魏时期的高僧,公元203年,他出生在河南颍川一朱姓贫寒之家,十几岁即出家,后来在洛阳白马寺学佛。三国时期,佛教有了更广泛的传播,但当时出家人只是“剃发”、“染衣”,以示与俗人有别,没有受戒之说。
樵夫点头,就命人取来丹砂硃笔,书写一符,接着放在火上,烟还未绝,就出现一个小僮立在眼前。
法显,俗姓龚,约公元337年生于今天的山西临汾,当时叫平阳,平阳郡属羯族人创建的后赵统治,羯族人都崇尚佛教。
福报随善因,恶报追恶因,一切都是自己所造,不是天龙鬼神所能左右的。
李贺说:“天帝又建凝虚殿,派我们编纂大型乐章。现在我是神仙中人,很快乐,希望夫人不要为我惦念不已。”
张志和的修炼方法很特别。他经常“沿溪垂钓”,但却“每不投饵”,因其“志不在鱼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