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宋词欣赏】临江仙

作者:任一仁

苏轼《临江仙

夜饮东坡醒复醉,
归来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应,
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
何时忘却营营?
夜阑风静縠纹平。
小舟从此逝,
江海寄余生。

【作者简介】

元 赵孟頫绘《苏轼画像》。(公有领域)
元 赵孟頫绘《苏轼画像》。(公有领域)

苏轼(公元 1037年-1101年)字子瞻,号东坡居士。苏轼博学多才,诗、词、文章、书法以及绘画,无一不精,是文学艺术史上的通才,为“唐宋八大家”之一。其词开创了宋词中豪放、清旷的词派,对后世的文学有巨大影响。

【字句浅释】

解题:公元1080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至黄州,住在城南长江边的临皋亭,后在附近开荒种地,名之曰“东坡”,自号“东坡居士”。苏轼还在那里修了栋“雪堂”。这首大名鼎鼎的词记述了一个深秋之夜,作者在雪堂开怀畅饮后带醉返回临皋的情景。(注)三更:相当于子夜前后一小时的时间。家童:家中的年青男仆。鼻息:鼻中呼吸的气息。忘却:这里指摆脱。营营:奔竞追求。夜阑:夜深。縠纹:绉纱似的细纹,用以比喻很细的水波。寄:暂时的托身。余生:暮年、后半生。

【全词串讲】

在东坡夜饮,喝醉了醒过来,又喝醉,
回到家门口好像是半夜三更。
家中正鼾睡的童仆,发出似雷鸣的鼾声。
敲门时都没有人来答应,
我便倚着手杖听江水声。

我经常怨恨这身躯不属于我自己,
何时能摆脱世间的追求奔竞?
夜深风静,江上没有一丝波纹。
从今后驾小船匿迹销声,
江湖河海间寄托后半生。

【言外之意】

因为几句诗引发“乌台诗案”,苏轼因而受到仕途上的重创,这样的人生挫折却没有让他消沉,就此倒下。

他开荒种地、建屋修房,逆来顺过,显出其性格之爽朗、心胸之开阔。虽然如此,苏轼心中的块磊也必须借酒浇溶,因此喝起酒来醉了醒、醒了又醉,如此豪饮,也就不足为怪了。

半醒半醉地走回家去,估计是半夜时分。万籁俱寂中,家中童仆的鼾声都像雷声一样响亮。仆人睡得沉,听不到敲门声。苏轼进不了门,于是干脆倚靠着手杖倾听长江流水的声音。这层细节也足显苏轼随遇而安的豁达性格。

总之,上片不写景,却让人感受到静怡的夜景美;不写情,却让人感觉到作者真实的情。特别是结句“倚杖听江声”,作为风狂浪险的宦海沉浮中的劫后余生者,他该有多少复杂的情绪、难言的心境,默默融入这长江的浩浩静流中啊!

酒后易露真情,静中独处,意马心猿也最难驾控。因此听着、听着江水声,胸中的情绪便翻腾起来:怨恨自己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以至摆脱不了常人式的奔逐和追求。

眼前的江面一平如镜,没有扰人的风波,何不驾起一叶轻舟,从此隐迹人间,悠然自在地遍游江湖河海,乐陶陶地度过自己的后半生呢?以苏轼当时的艰难处境、当晚的酒后情绪,以及他平素渴望自由、自然生活的心怀,没有比这种设想更有吸引力的了。因此,这首词的腹稿可能当时就定下来了。

图为明 沈周《盆菊图》卷。(公有领域)
苏轼与朋友们在江上饮酒时,便写了此词《临江仙》。图为明 沈周《盆菊图》卷。(公有领域)

后来,他与朋友们在江上饮酒时,便写了此词,与大家高声唱了几遍。第二天,人们在传抄此词时,便据最后两句,口耳传说苏轼已经挂冠而去、驾舟归隐了。当地的郡守大人一听,不免又惊又怕:这不走脱了朝廷要犯了吗?

郡守立即带着人到苏轼家查问,发现他还在床上没起来呢!据说,此词很快就传到皇上宋神宗手里,连神宗也惊疑不定。

这些波折反过来又使此词更加有名、更加广传于世。当然,此词能成为千古名作,主要的成功之处还在于:文如其人,写出了东坡真实、鲜明的个性。真的东西,才有感动人心的力量。

然而,“从今后驾小船匿迹销声,江湖河海间寄托后半生”,这两句话也没说错:他确实是走了。

因为他的“心”已经走了,苏轼说的是心里话,他没有乱说。但世人看的是他的“身”,就不免产生误会。他在此词中不是已经声明了“此身非我有”吗?这个身都不属于他,当然就更不能代表他了!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