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数──神龙与韦丹

作者:金灿

图为南宋 陈容《九龙图卷》(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1325
【字号】    
   标签: tags: , ,

唐朝江西观察使韦丹,外祖颜真卿是书法、文学名家。

韦丹年近四十科举不中。一次骑着跛驴到洛阳中桥,正好看见有个打渔人捉到一只大鼋,有几尺长,放在桥上。

那只鼋呼吸很微弱,就快要死了,很多人围观,要买回去做菜吃。韦丹很怜悯它,便问渔人鼋值多少钱。

渔人说:“给我二千钱我就卖给你。”当时天气寒冷,韦丹只有随身的衣裤,没有什么可典当的。于是他就用骑的跛驴换了那只鼋并随即放生,徒步而去。

当时有一位胡卢先生,占卦算事,非常灵验。韦丹就找他给自己算命。

胡卢先生高兴地说:“我的朋友元长史,谈起您来,赞不绝口,很想认识您。您可以和我一起去见他。您的福寿,到了他那儿自然就会知道了。”

于是,两人结伴来到通利坊,见有一扇小门,上去敲了敲,有人答应,开门请他们进去。

走了几十步,又进了一个板门,再走十多步,才看见大门。

建筑宏伟壮丽,是模仿公侯的家院建造的,随后又有几个丫环出来迎客,都美丽非凡。客厅陈设新鲜华丽,异香满室。

不一会儿,走出一个高大魁梧的老人,眉毛、胡须都已发白,自称元浚之,见面就先向韦丹礼拜。

韦丹很惊慌,急忙向前拜礼说:“我是个贫贱的书生,想不到老人家却对我这么客气,我实在是有所不明。”

老人说:“在我快死的时候,承蒙您的搭救,才活了下来,怎能不报答您呢?讲仁义的人不把这事放在心上,然而受恩的人就想要用死来报效了。”

韦丹一下子明白了,知道他就是鼋。

老人准备了珍奇的饭菜,款留了他们一整天。

到了傍晚,韦丹要告辞回去,老人从怀里拿出一卷文字,送给韦丹说:“我知道你要问命运如何,所以我到天曹去记录了你一生的官禄和行止的地方,就算是报答吧!这里的有和无,都是你的命运决定的,贵在预先知道就是了。”又对胡卢先生说:“请借五十缗钱给韦丹君,让他再买一匹马,以便早日动身西行,前往长安赶考,以满我的心愿。那份案卷,你们共同拆阅。”韦丹向他再次拜谢而去。

第二天,胡卢先生如约而来,二人共同拆阅那份案卷。

只见上面详细记明了:韦丹将在明年五月份的科举考试中,进士及第;又在某一年被委任为尉官;然后有十七次升迁。每个都有详细的年月日和时辰,最后在某一年升任江西观察使,至御史大夫为止。再过三年,当厅前皂荚树开花时,寿数将尽,就应该返乡北归了。以后再就没有写什么了。

韦丹平常像宝贝一样带着它。自从科举考中后,一直到江西任观察使,每次被授一官,日月时间都没有差错。

洪州刺史厅堂前面,有一株皂荚树,年深日久了。民间传说:此树开花,地主大忧。元和第八年,韦丹在位,有一天早晨皂荚树忽然开花了,韦丹于是辞去官职,在回家的中途就死了。

当初韦丹遇到元长史,很觉怪异,以后每次经过东路,就到旧居去寻访,但总也寻访不到。

到胡芦先生那儿去问,先生说:“那是神龙呀,变化无常,怎么能找到呢?”韦丹说:“如果是那样,怎么能有中桥之祸呢?”

胡芦先生说:“遭遇困难险恶,凡人和圣人,神龙和最小的动物,都是不能避免的,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宋 陈容 《神龙沛雨图》。(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

《河东记.韦丹》

唐江西观察使韦丹,年近四十,举五经未得。尝乘蹇驴,至洛阳中桥。见渔者得一鼋,长数尺,置于桥上,呼呻余喘,须臾将死。群萃观者,皆欲买而烹之。丹独悯然,问其直几何。渔曰:“得二千则鬻之。”是时天正寒,韦衫袄袴,无可当者,乃以所乘劣卫易之。既获,遂放于水中,徒行而去。时有胡芦先生,不知何所从来,行止迂怪,占事如神。后数日,韦因问命,胡芦先生倒屣迎门,欣然谓韦曰:“翘望数日,何来晚也?”韦曰:“此来求谒。”先生曰:“我友人元长史,谈君美不容口,诚托求识君子,便可偕行。”韦良久思量,知闻间无此官族。因曰:“先生误,但为某决穷途。”胡芦曰:“我焉知?君之福寿,非我所知。元公即吾师也,往当自详之。”相与策杖至通利坊,静曲幽巷。见一小门,胡芦先生即扣之。食顷,而有应门者开门延入。数十步,复入一板门。又十余步,乃见大门,制度宏丽,拟于公侯之家。复有丫鬟数人,皆及姝美,先出迎客。陈设鲜华,异香满室。俄而有一老人,须眉皓然,身长七尺,褐裘韦带,从二青衣而出。自称曰:“元浚之。”向韦尽礼先拜。韦惊,急趋拜曰:“某贫贱小生,不意丈人过垂采录,韦未喻。”老人曰:“老夫将死之命,为君所生,恩德如此,岂容酬报?仁者固不以此为心,然受恩者思欲杀身报效耳。”韦乃矍然,知其鼋也,然终不显言之。遂具珍羞,流连竟日。既暮,韦将辞归,老人即于怀中出一通文字,授韦曰:“知君要问命,故辄于天曹,录得一生官禄行止所在,聊以为报。凡有无,皆君之命也。所贵先知耳。”又谓胡芦先生曰:“幸借吾五十千文,以充韦君改一乘,早决西行,是所愿也。”韦再拜而去。明日,胡芦先生载五十缗至逆旅中,赖以救济。其文书具言,明年五月及第;又某年平判入登科,受咸阳尉;又明年登朝,作某官。如是历官一十七政,皆有年月日。最后年迁江西观察使,至御史大夫。到后三年,厅前皂荚树花开,当有迁改北归矣。其后遂无所言,韦常宝持之。自五经及第后,至江西观察使。每授一官,日月无所差异。洪州使厅前,有皂荚树一株,岁月颇久。其俗相传,此树有花,地主大忧。元和八年,韦在位,一旦树忽生花,韦遂去官,至中路而卒。初韦遇元长史也,颇怪异之。后每过东路,即于旧居寻访不获,问于胡芦先生。先生曰:“彼神龙也,处化无常,安可寻也?”韦曰:“若然者,安有中桥之患?”胡芦曰:“迍难困厄,凡人之与圣人,神龙之与蠕,皆一时不免也,又何得异焉?”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素娥说:“我不是别的精怪,是花月之妖,上天派来的。也是要我用言语迷荡你的心志,要兴李唐天下。如今,仁杰是当代的正直之人,我根本不敢见他。我曾经做过你的仆妾,哪敢无情!希望你好好对待狄仁杰,不要萌生别的想法。不然,你老武家就没有传人了。”
  • 利州南门外是个商贾交易的场所。一天早上,有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来到稠密的人群中卖葫芦苗。嘴里喊著:“一二年间,甚有用处。每棵苗只结一只葫芦。藤蔓盘在地上就成,不用搭架子。”一边喊一边用白土在地上画样子示人,葫芦的模样特别大。
  • 于涛是唐宣宗时宰相于琮的侄儿。于琮南迁,途经平望驿站就停下休息。拴好船,进了驿馆,正准备吃饭时,有一个老叟自门而进,迳直走到厅侧小阁子,来到于涛呆的地方。老叟的到来,让驿站的官吏认为他是跟随相国而来的,就没有询问他;而相国认为他是驿站中的人,也没有询问他。
  • ──第一节──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 (shown)醒来后,他只记得书中的一句话:“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
  • (shown)一行的神通令人惊叹,他竟然能准确无误的知道数百年后的掘墓者姓名......
  • (shown)房考官张某读不懂周力堂的文章,大怒,就把它放到不能录取的卷子堆里......

  • 在中国古代除了像邵雍、黄檗、李淳风、刘基这些大预言家的作品之外,历朝历代还有许多预言是以碑铭石刻,或者是童谣民谚的方式流传的,多数都与兴衰祸福、朝代的更替有关。像近日北京就有童谣在传,“有个胡同叫富强,里头住着赵紫阳。甲申末月紫阳落,乙酉初春共产亡。湖涛疯,江浪狂,死前还在演双蝗。春有主,不须慌,一院奇花返故乡。”这里择录一些历史上的童谣供大家借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