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老师,你会不会回来” 王政忠留偏乡奉献教育

热爱棒球的南投县爽文国中老师王政忠(左)陪着爽青棒球营孩童练球,看到他们投出好球,王政忠立即鼓励孩子“人生第一个好球,就这样出现了”。(中央社)

人气: 5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9月16日讯】“那一场地震,让我因此留下来,有机会在这20年间,去感受身为一名老师最核心的价值”。南投县中寮乡爽文国中的王政忠,原本压根儿没想到会在学校任教至今,但学生一句“老师,你会不会回来”,深深撞击他的心,也改变了他一生。

据中央社报导,中寮乡,有人说它“不山不市”。的确,这里并非山地原乡,反而接壤着南投市;但交通不便的多山地形,再加上九二一地震后的萧条与人口外移,让中寮乡比偏乡更像偏乡。截至108年7月,当地人口只有1万4,584人,很难想像在如此的“乡下”,却有一名教师努力让孩子接轨国际。

他是王政忠,曾获Super教师奖、Power教师奖、师铎奖,可说是一位有着明星光环的老师。在他的“创发中心”里,授课时每天有万人上网看他独创的教学法。王政忠为何坚守中寮乡20年,要从九二一地震说起。

20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让南投县中寮乡爽文国中老师王政忠从此改变人生,进而翻转偏乡孩子的教育,他说,“那一场地震,让我因此留下来,有机会在这20年间,去感受身为一名老师最核心的价值”。(中央社)

想当老师的起源

王政忠出身劳工家庭,经济不是很好,父亲家暴又酗酒,王政忠读高中那年,全家躲债来到南投;幸运的是一路上都有好老师照顾,让他有机会得到好教育,也因此让王政忠心底萌生想成为“能帮助学生的好老师”。

就读国立高雄师范大学期间,王政忠成为补教名师,收入不错,不仅帮家里还债,也让他生活无虞,纵使曾有毕业后要到偏乡教书的想法,但名师光环又让他想留在城市。不过由于是公费生,再加上母亲要求,他填志愿回到南投,就近照顾家人。

当时的王政忠,对南投没有太多情感,认识亦不深,他选择到爽文国中,只因为“看起来离城市还算近”。但当来到学校,王政忠看到荒烟蔓草,才认识什么叫偏乡。爽文国中全校只有6个班,教师年纪偏高,全校第二年轻同事的岁数,竟跟他母亲一样。

沉闷、没有朝气的校园,冲击王政忠内心,当时自认是“优秀教学人才”的他,想着如果待在这种地方,可能很快会被埋没,甚至无法赚钱帮家里还债,他很期待快点结束实习这一年日子,每天无奈加郁闷,只有张惠妹《解脱》这首歌,内容稍稍安慰他的心灵。

谁也料想不到,打定主意不留在爽文国中的王政忠,会因为一场地震从此改变人生,进而翻转偏乡孩子的教育。

九二一大地震后台中大坑民宅倒塌。(中央社)

九二一震荡了人生

九二一地震当时,王政忠在金门当兵,南投灾情惨重,震后第三天,部队放假让他返家,从台中坐客运一进中兴新村,空气弥漫瓦斯味与燃烧气息,家里房屋半倒,所幸家人无恙,隔天,他骑机车越过那隆起又破碎的路面,避开倒塌的路树与坍方处,回到爽文国中,入眼帘的却是近乎全毁的校园。

继续走到灾民收容所,女学生看到熟悉的王老师忍不住哭诉:“房子倒了,爸爸不见了。”王政忠说,没遇过这种惨况,当时脑中空白、灵魂仿佛抽离,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心里非常茫然,只能呆呆地听学生说,直到小女孩脱口一句话,把他拉回现实。

看着王政忠,女学生强忍泪水问:“老师,你会不会回来?”当下,王政忠没有立刻说“好”,但这句话一直在心中撞击,让他认真思考“我要回来吗?”

王政忠说,其实在实习结束前几个月,看得出学生就很想问:“老师,你退伍之后会回来吗?”但学生终究没说出口,或许是这些孩子早已习惯年轻老师来来去去,实习完一年就走,“知道你会是什么答案”。

学生鼓起勇气问了,让王政忠不得不面对,也带着问题回到金门。又一次返台休假,他决定回到学校走走,看看重建的情形,当时与校长聊天过程中,让他感受到一股温暖的力量,校长问着:“这里的孩子很辛苦,我们是否能做点事,一起拉他们一把?”

王政忠回忆,校长希望他留下,一起努力,做一名老师可以做的事情,然后放手去做。这段话让王政忠下定决心,“好!那就留下来努力几年。”结果王政忠2000年4月退伍后,回到中寮,而且几乎把一切都给了学校。

历经强震带来的生离死别,一帮原本草根性重的学生变得沉默,甚至呆滞。王政忠说,他们的眼神与神情不安,表面上比以前乖很多,少了调皮捣蛋,但就是感觉他们的眼神与灵魂都很“空”。

地震不仅影响孩子,也改变王政忠人生。他演讲时常向听众说:“如果没有地震,我应该也是2、3年后调走离开,会到城市去,仍然会成功。”他说,或许一样会出名,只是对象不同,变成帮城市孩子考高分的补教名师,街头可能还挂着招牌,取了艺名。

但地震让他留下来,埋头苦干好几年,筹组国乐社、建立学习护照制度,逐渐让偏乡学生有所表现。王政忠回忆说,当初回校任教,学校让学生上陶艺课,他想着如何加点“动态”事物,便与校长商量、找资源,终于筹组了国乐社。

南投县爽文国中老师王政忠坚守中寮乡20年,在他的“创发中心”里,授课时每天有万人上网看他独创的教学法。(中央社)

留守偏乡带动活力

这个草创的国乐社,全校百名学生约有70、80人参加,成为全校最大社团,但非科班出身的学生,起初参赛成绩“当然很不好”。王政忠说,学生缺乏乐理基础,家中也无资源让孩子学乐器,一切从零开始,与县内另一所传统名校相比,根本是“职业与业余”的差别。

比赛成绩虽不好,但县赛国乐组因为只有2队报名,爽文国中好歹也拿到亚军,只是这奖杯让他们拿得有点心虚。所幸,藉由努力不懈,加上时机来临,国乐社的表现渐入佳境,竟有机会参加全国赛,而让孩子开了眼界,更激起学习斗志,最后终于在2016年第一次靠实力击败对手,获得南投县冠军。一路走到今天,国乐社为爽文国中带来荣耀感、凝聚力、向心力,也让师生们同感骄傲。

多年下来,王政忠翻转偏乡教育的梦想不再只是单打独斗,2009年,热爱棒球的他,号召一群毕业生与球友组织“爽中青年军”,鼓励在地青年为故乡做点事,当年筹办第一届“爽青棒球生活营”,他带着高中生、大学生规划3天2夜的营队,招募学区内国小学童打棒球,“学习生活”。

响应的青年军越来越多,营队规模也更大,让王政忠对未来有所期许,今年营队从找经费、写企划投案、组织规划、接洽场地到执行,他完全未插手,皆由已成为校友的年轻人完成,让王政忠颇感欣慰。

当年那个被学生问“老师,你会不会回来?”的王政忠,受访时笑着说,他不仅一直待在这里,而且会在此一直到退休,因为这里是他认为“最接近实现教育梦想的地方”。

回首20年的心路历程,王政忠说,刚开始想法很单纯,“就是陪偏乡孩子走一段路。”但经过一段时间,他发现,其实能做的事还很多,“从克难到卓越”,让他更相信,教育可以发生改变的力量,他能这么笃定,因为,他正在实践中。

责任编辑:羽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