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戏台(下)

作者:尘埃
如果您发现这世上谁被魔鬼诱惑了,请帮帮忙,想办法拉他回来,不要让他的天国世界消失,他说不定曾是天使下到凡间,只是迷失了,而他天国的家人在等待。(fotolia)
  人气: 304
【字号】    
   标签: tags: ,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接上文)

进入人间,洗去了前尘记忆,犹如换了新戏服一般,下一个故事、下一幕将开演。

这是一个日渐国际化的时代,人间由处处是乡村,在几十年间转变为处处是城市。一个女学生生长于这样的转变中,因父亲的关系,她是少数能从乡村至远洋留学的人,在那个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学习了一门古典学科。数年后,成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爱护她的先生,众所周知,在她被排挤、被中伤、被妒嫉时,总能默默地在身后支持她,她在国际间小有名气。

数十年后,他俩已是满头银发,他们,也发现这世界变了,一股负面的力量使人们不再互相慈爱,而是互相攻讦,他俩发现,能学这门古典学说学到一定水准以上的人愈来愈少。魔王也在另外空间干扰着女教授,使她暴躁易怒、喜怒无常,幸得先生宽大的安抚与了解,在两人都银发的时候,数十年的教学经验,聪慧绝顶的女教授将学问精粹成朗朗上口的歌谣,只要上过她课程一段时间,大人小孩都能轻易背诵。她的用心,使来上她课的人们,能在短短一两年内,即能学会一般人需花三到四年才学得起来甚至不一定学得起来的学问,教得如此快速而简易,教学者本人的付出会相当大,她压力过大却坚强,先生也为她分担,让她能更专注于学说,没上过她课的人认为她浮夸、这一切快速不可能。

犹记许多年前,当这门学问还未精粹成歌谣前,她的教法已是出众的特别,当时她被排挤中伤,却在另一个地方建立了自己的学问王国,这正应验了这句话:“不适合做员工的人,就是最适合当老板的人。”

她也发现,无论她如何努力想将这门传统学说传承,只能留下技巧,朗朗上口的歌谣,为来上她课的人们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但是,内涵还是逐渐失传了,而且,不只是她这一门传统文化是这样。她治学时,学说中的平和与宁静、鼓励宽容,感染了来上课的人们,她一切作品可以让人平静,却平静不了自己,魔王时常在她脑子里加东西,让她以为这些外加的思想是自己所想,例如:魔鬼时常嘲笑她,这一切努力是白做工,她以为是她自己想的,这一切是白做工。

因她小有名气,在世风日下的世界里,她总是怀疑着每个接近她的人用心何在。

魔王在人间残害了许多人的心灵,以魔幻伤害了许多人,以谎言毒害人,以利益诱惑人放弃良知,利用人们害怕受牵连的心理让人们对魔鬼们的杀生害命保持沉默、视而不见,并想尽办法夺走那些坚守原则的人们的生命。

人间这台戏,本应是展现宇宙最终对生命慈爱与造化的地方,因魔王的搅乱,一场混乱,逐渐成为脱序的演出,世界变得愈来愈往低俗走。

一天,一个被魔幻所伤的女孩子,在极其巧妙的因缘下,来到并默默坐在课堂最后旁听,她清醒的时间很少,大部分在休息,双眼朦胧,手不能提重物。听着听着,一股很平静的力量窜入她的心房,宛若天使临凡,温暖得使她流泪,为什么会有天使临凡的感觉,因这门传统学说来自西方。她突然懂了,也想起一个故事,说故事的人,也是故事的主角,一个东方人,在西方,到了那天主教堂中,注视着修士们以古典英文字抄写圣经,教堂在岛上,当海潮退去,他们从陆地步行至岛上,海潮涨起,教堂便与世隔绝。古楼城门,建了八百年还在建,依八百年前的蓝图继续以古法建造,壮丽完全迥异于东方,在那城门前人渺小如尘、懂得谦卑,修士们坐在教堂中抄写圣经,一个人一生只抄那么一段,不停地、不断地、重复地抄,如同八百年前的生活,没有铅笔,画直线是以一条线沾上碳粉,在羊皮纸上一抖,一条线就出现了。

与世隔绝的教堂内,放着一本手抄圣经,在古典西方传统里,都会将篇章中的第一个字母放大,缀以美丽花纹与插图,洒上金箔,虔诚圣洁,犹如天使降临,站在书前,被洗涤了身心。那位东方人怀着感动、感谢、平静的心灵,创作了十几幅图画,带回东方,高尚典雅,授予他的学生。

而女教授传授的这门西方古典学说,其内涵和那曾在教堂中受感动的东方人,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恐怕教学者本人,都还无法真正明了自己所习所授的古典又传统的文化,有多大的力量。

多少学说充斥着世界,似乎只增加了便利性,让知识爆炸,世界更快速运转,却都无法取代使人类社会延续几千年的古典而传统的各门学说,所带给人们的温暖与身心的安宁。

而有些学说,更是有如魔王的前锋般直接在人心中植入暴力、色情与仇恨,让世界愈来愈乱。

虽然女教授有时脾气不太好,但受了伤的女孩能明了她的压力来源,是面对这个日益下滑的世界的无奈与经年被人伤害的无力,所化成的外在的表现。在上女教授的课之前,她曾经帮忙在虎口上救过性命垂危的人,也因为救人,在梦境中一次一次地被魔鬼追杀,又一次一次地逃过,仍不免被魔幻所伤,她知道,魔王的用意是不让她再继续救人性命,但,怎可能呢?天道好生,怎可置百姓的性命于无妄而不顾。她虽平凡,即使受伤,也一定会有其它办法。

在女教授的课堂中,就像是一种无形的医疗,因此,她对女教授是相当体谅的。

女教授看着女孩,想将一切传授,无奈她现在身体能慢慢恢复就不错了。她来旁听,她在吸收,虽然吸收得不多,在她身上,却看得见一种面对灾厄的坚韧,在绝望中看见希望,也将希望带给身边人,而她对自己的体谅,好似似曾相识。

女教授和先生常常鼓励女孩,不一定是言语,有时是微笑,或一个小小的动作,他们常为女孩祈祷。

后来女孩能够做些简单的工作,能够打打工,便常回来探望女教授,而教授退了休的先生,总是微笑地在一旁看着她们两个说话。

有时,他也会吃点醋,觉得,这个可爱的小丫头,每次来,净顾着和他太太聊天,都不晓得要拜拜码头,他可是一家之主耶,每次都只跟他说几句话而已……

殊不知,这是自己太太前世对丫头精心“调教”的结果,丫头到现在还不敢随便和异性说话。

教授的先生也发现,如果丫头跟他的话说多了,那吃味的就会换成他太太了。哎呀呀,他这么爱太太,怎么舍得让她吃醋,有醋还是自己吃就好了。于是,他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一瓶水果醋自己喝。

女教授当然知道自己的先生会吃醋啰!所以,偶尔也会将话题移至先生身上,不过,丫头毕竟是个女孩子,总不好和一个老男人一直说一直说个没完,她总觉得不太适合,所以,有醋只好给先生吃啰!等一下她再赶紧撒个娇,安慰先生不要伤心。

果真演什么像什么,女教授撒娇的功力可十分了得,旁人看了都会觉得,哇,这要是我,不知道做得来吗?先生可很吃这一套的。

女教授很高兴丫头出现在她身边,无论是以什么角色出现,她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曾经很喜欢这个丫头,喜欢得不得了,可是,这份喜欢,好似隔了一碗孟婆汤,那么遥远而氤氲飘渺,虚无如幻。而今世,她爱的是她先生,先生爱护她一辈子,她什么事都可以跟他说,她可以对他耍赖、耍任性,有时候还可以念念他(果真是上辈子修行有素),他总是会很温和地看着她,然后说:“啊!你刚刚说什么?”表示刚才根本没注意听她说话。粗活、家事都不希望她做,怕伤了她的纤纤玉手,先生自己捡来做。他支持她的事业,又每天上下班接送,她很幸运有一个这么好的先生。

丫头这么可爱的学生,她很疼,虽然丫头现在学得不多,但看她一路走过来,纯净的心,给周遭的人带来一份深入心灵的、永不放弃的感动,看着丫头,她好像知道怎么传承自己所学的这门传统文化的内涵:纯净而善良的人品,辅以卓越基本功,才能将学说中的内涵展现,而内涵一旦展现出来,这门学说,就能带人远离魔鬼的陷阱。

因此,选传人,人品还是相当重要。

其实不只是丫头,当年皇宫中,以及和女教授宿世有缘分的人,也都转生而来了,有的成为她的得力助手,有的在她的学问王国中帮忙一起教学,或处理杂事,有的则是学生。他们协助她,同时,也会忍受她的脾气,就当修养身心的一部分,反正,以前在皇宫时,她就是这样,虽然此生造成她这样的原因和彼生大不相同。

无论故人们在这学问王国待的时间长或短,都多少协助她延续了这门学说。

或许,彼生的戏就是应该这样演的,望着一个美丽又盼不到的宫娥,却没有任何逾距,今世,才能被选为文化的继承人,能够抵御乱世中的诱惑,有今天在国际上小有名气的地位。

宫娥学会了体谅,而让宫娥学会体谅的人,学会了抵挡诱惑。

约定

相传,东西方的人们,会相互转生。

曾经有位比丘尼,在打坐中元神离体到了西方的天国,那里有一个大神在讲课,天国世界的人都是西方人形像,天国中某一处放着许多世人的名册及命运,在那里,她看见了丫头和一些她认识的人。

比丘尼在天国待了一阵子,又看看自己身上所着的黄色袈裟,知道自己不属于这里,大家也知道她不一样,是客人,她觉得不太好意思,晃了一会儿就下来了。

回到人间,心想这次元神离体的经历,是不是那个天国,要透过她,传逹讯息给原本属于那里而现在却在人间的子民。可是人海茫茫,要到哪里去找人?比丘尼想着,如果这件事是我要做的,那上天一定会安排自己找到该找的人,就这样,锲而不舍地寻人,终于在某次画展中“巧遇”丫头,而这份巧遇,好似早就安排好了般,让她告诉她,她生命来源的特点,以及,她属于西方,即使今世转生东方,本质依然属于西方天国的生命。诉说完毕,即说她得离开了,去找下一个人,告诉他或她这些。

而比丘尼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一个曾经在自己的梦中,梦见自己在世界各个不同民族、不同朝代都转生过,扮演过不同角色,男男女女都有,从来都觉得世间一切皆为情幻的人。

听说,会遇到谁、会对谁有好感,都有宿世更深的因缘,而故事中几个主角也是,将时光倒回更久远之前,天国中有两位天使正快乐地唱歌,他们是彼此的和音天使,和出的声音十分和谐,时常形影不离。在一次宇宙剧变中,其中一位天使预见人间将有灾劫,被派下凡间,协助转正乾坤,此去须历尽重重艰险,才能于末世救人于危殆,他的和音天使见状,也愿下凡尘帮助。此时,第三位天使也预见人间最后的景象,万魔出世,能走过这一步魔考的人类,才能过度至不属于过去的新纪元。

很多天国很多天使,都被派下去帮忙。而这个天国,将被派下去的和音天使,看起来力量最弱,却柔中带刚;将要帮忙的他的和音天使,比较刚直。然而,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届时魔王也会派出假善的使者,设圈套诱骗第二位天使,说你应该这样帮助、那样帮助,从而加害第一位天使。

第三位天使的洞见,使他也决定下到凡间,尽己之力,让第二位天使远离魔王的干扰,真正能帮助到第一位天使。

从天堂下到轮回中安排转生的地方,进入人间戏台前,天堂的记忆都将被封印,直到完成任务返回天国,记忆才会再度打开,而他们之间的约定,也被送到负责安排转生的生命手上。

天使是不懂世间情爱的,约定中,第二位天使对他的和音天使是帮助,而第三位天使对第二位天使是守护,轮回中的安排,从来都忠于原约。

无论他们去了多久,他们天国的家人,始终在天上看着他们,就像看戏般望着人间,等有天戏落幕了他们将回来,并很欣慰他们的家人都在帮助创世之主抵挡并化开魔王的力量。

而此时,却听闻更上层天国的天使们在叹息。寻问原由,才知叹息天使们的家人,在人间被魔王诱惑得迷失了本性,做了许多残害人类、反对创世主的事情,而这一切所为,将导致他们的天国解体。叹息天使们说是过去他们教导无方,将为此负责,向三位天使在天国的家人们道永别。

天使的家人们愣住,不忍面对这残酷的事实,第一位天使的家人说,这样吧,人间有一个人正在写文章,这个人和我家人很熟,接收得到我们的讯息,请他用文章将你们的讯息告诉所有在地球上的生灵,请他们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轻易放弃你们的家人,尽一切最大的努力,让你们的家人能放下手中镰刀,拉他回正途。

因此各位看倌,如果您发现这世上谁被魔鬼诱惑了,请帮帮忙,想办法拉他回来,不要让他的天国世界消失,他说不定曾是天使下到凡间,只是迷失了,而他天国的家人在等待。

答应我,好吗?
我知道你会答应的。
谢谢你。
你真好。
我们都很喜欢你。
你很勇敢。
因为这需要勇气。
谢谢您为人间的付出。

(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 这其实是位好客人,一次跟云订了20个摆饰。云在一个大节日开始时遇到他,因逢节日开始,云想请客人直接去炼土厂和前辈订做,客人觉得麻烦,要从云这里订。因订做数量多,客人也杀价,云便也接受了杀价,认为有赚就好,就当帮客人多服务一下。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 走过严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鱼儿以袋计,而春来了,在高堤旁,惊喜地发现小小的涟漪不停的出现,是鱼苗!为数众多的鱼苗,在春神的眷顾下长成于湖中,展现了生生不息的生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