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中共社会信用体系下 民众被大数据“圈养”

中国当局正在推行社会信用体系,已有数百万人登上黑名单。(大纪元资料室)

北京地铁将运用人脸识别监控系统建立“白名单”。民众担忧个人隐私受到威胁,恐遭到当局监控。(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1116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8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7月1日开始,上海人每日出门倒垃圾成了一件大事,因为如果没按照规定将垃圾分类,除了罚款,还会影响个人的“社会信用分数”,分数越低,生活各方面遇到的困难越大。

有评论认为,中共社会信用系统,将人变成一束束被搜集的数据,被大数据所圈养。

近日,美国CNBC网站发表了一篇有关中共政府正在努力建立国家社会信用体系的调查文章《中国想要跟踪并评定每个公民的行为》,该文作者指出,人们首先担心的是社会信用体系会被滥用。

今年6月,北京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目标是“让失信者在全社会寸步难行”。这一计划引发了人们对中共政府公然控制普通百姓生活的担忧。

社会信用体系的核心是通过跟踪个人在整个社会中的行为,相应做出奖励或惩罚,来试图建立一套“诚信标准”。中共当局声称已经拥有9.9亿人和2,591万家企业的记录。

社会信用体系被滥用 打击异己

关于社会信用体系人们首先担心的是滥用的可能性。

中国的人权记录在全球的排名一直处于倒数几名。7月初,22个国家发表联合声明,呼吁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不要对新疆少数民族进行“任意拘留和限制行动自由”。中国新疆地区以密集监视而闻名,联合国去年表示,有超过100万人被关押在“反极端主义中心”,另有200万人被迫进入“再教育营”。

随着技术的发展,社会信用体系有可能具有更大的侵入性,因为中共的专制很少受到对其权力的检查。

中共社会信用系统,将人变成一束束被搜集的数据,被大数据所圈养。(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柏林自由大学(Freie Universitat Berlin)的中国政治学教授吉尼亚‧考斯特卡(Genia Kostka)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社会信用体系正在快速发展,一旦运行,就可以迅速将更多的棍棒(惩罚)添加到系统中。”

目前,社会信用体系与少数极端的举措拉上了关系。其中一个是7月在上海生效的严格垃圾分类制度。虽然中共党报《人民日报》称,在厦门,多次违反类似废物管理法规的个人将上所谓的黑名单。批评人士说,这种惩罚不足以防止欺诈行为,这种惩罚将是相当极端的。

经济学人智库的报告指出,在中共政府追踪中国个人的各种努力中,最高人民法院系统对违反法院命令的人发布旅行限制的制度是最广泛使用的。这些案件通常涉及未付债务,并防止违法者乘坐飞机或高速铁路。

“道德已沦为供求关系”

中共政府推进社会信用体系于2014年开始,当时中共国务院印发了《国务院关于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的通知》。该通知呼吁建立一个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搜集系统,并到2020年制定法规。

浙江杭州是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及其附属公司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的所在地,该公司运营着支付宝移动支付系统。

一名在脸书上署名“作者”的香港人,就杭州实施社会信用体系后,人民纷纷透过捐血和做义工来提高自己的分数发表了自己的评论,他写道:“当一种道德行为降格为一种手段时,即使可带来好的结果,都是属于违反道德。……血库存量的确会上升,但这些血皆不是希望帮人救命的血,而是为了一己赎罪而流的血。是多么败坏的社会,才要靠这种手段维持道德的供给?道德已沦为供求关系,沦为支持消费行为的可代换债券。”

他认为,社会信用体系让人民“为了”获取更高评分,而不择手段去讨好政府所定的道德标准。这会败坏真正的道德,也剥夺了人民的自由。

他呼吁,香港人都要了解这些问题,大陆人也要知道,因为否则“人,不再是一个人,而是变成一束束等候被搜集的数据,被大数据所圈养”。

中共正试行一套“社会计分卡”,14亿公民将被24小时监控,并根据他们的行为打分。(大纪元合成图)

各地社会信用体系“分分”出台 公民隐私无保障

自2014年中共推动建立社会信用体系以来,中国已经出现了几十个试点项目,其中包括不同的跟踪指标和违规后果。今年4月2日,中央社报导,苏州“桂花分”、杭州“钱江分”、厦门“白鹭分”、福州“茉莉分”等,这些都是地方政府对市民信用评价的体系,和入学政策、图书馆服务、租房优惠、搭乘大众运输工具等挂钩。

早在2010年,江苏睢宁县曾进行了社会信用系统的试验,一些扣分规则显示,中共当局意图监管公民的私生活。比如,参加共产党不认同的信仰将扣50分。另外一些扣分规则反映出共产党迷恋“维稳”,比如围堵共产党或政府办公大楼将扣50分,使用互联网污蔑他人将扣100分。

山东临沂于2018年宣布,当地把所谓“极端上访”、示威游行等10类行为视为违法,计入诚信体系。

试点城市荣城的评估共分ABCD四个等级,被划分到C等级的人每天都得接受检查。他们会收到书面指示,必须遵守一些限制。最差的等级是D。这些人不能担任领导职位,信用缺失也享受不到社会保障。

中国河北省今年1月启动“老赖地图”测试版应用软体,手机用户只要登录这款软体就可以扫描周边500公尺内欠债不还者相关资讯,还可分享给朋友或社群。网路自由观察人士古河曾指出“老赖地图”侵害公民隐私权,他说:“普通的公民有权力去管老赖吗?所以,这是假借检举老赖的情况去对公民隐私权的严重侵犯、对公民政治权利的侵害。”

根据中共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的数据,去年约有550万人次被禁止购买火车票。一份年度报告数据显示,128人被阻止离开中国,因为他们未能及时报税。#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8-12 12: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