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金马奖遭中共撞期 网友:大陆影人被迫选边站

台湾纪录片导演傅榆(右)去年以作品《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得金马最佳纪录片与剪辑奖项。(王仁骏/大纪元)
人气: 777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佟亦加综合报导)第56届台湾金马奖早前就已公布将于今年11月23日举行颁奖礼,而中共官方17日宣布,第2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将于11月19日至23日在福建厦门举办。不料,后者与前者竟然直接撞期,引发网络热评:“(中共)意图很明显。”“大陆影人要选边站了!”

作为华语电影界最权威的盛会之一,2019第56届金马奖早前已公布“竞赛规章”:2019年10月1日公布入围名单,2019年11月23日公布得奖名单。该规章在“入围及得奖相关事项”中明确写道:“入围者有义务出席本会于2019年11月22日举办之入围酒会及11月23日之金马奖颁奖典礼相关活动。”

而据陆媒6月17日报导,代表中共官方的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副书记、秘书长闫少非,当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举行记者会,宣布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将于11月19日至23日在厦门举办。

按照惯例,任何电影节都是在最后一天举行颁奖礼。但中共官方公布的11月23日恰好与台湾金马奖颁奖礼是同一天。

消息一出,引发网络热议:“中共变相抵制金马奖。”“意图很明显,大陆影人被迫选边站!”“这一招真的有够贱!”“很明显要检视艺人的忠诚度了。”

也有网友表示,“很好,这样就不会有人在台上发表统战言论了。”“只是香港导演跟艺人也要选边站了。”

对于被金鸡奖疑似刻意撞期,金马执委会迅速回应:“不论有无撞期,我们常常都还是会遇到入围者及想邀请的嘉宾在剧组无法请假或是因为其他活动而无法出席典礼,办理大型活动本来就应该担心,但我们还是会一本初衷,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荣耀电影和电影人。”

在去年举行的第55届金马奖颁奖典礼上,拿下最佳纪录片的台湾导演傅榆发表得奖感言时表示:“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这是我身为一个台湾人最大的愿望。”而大陆艺人涂们颁奖时则“意有所指”地称“中国台湾”。

致词风波引发中共讨伐所谓“台独”,由于中共的恐吓,金马奖结束后,除了以《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入围最佳导演的娄烨,大陆的剧组、导演、演员几乎全部缺席金马官方酒会和片方举办的庆功宴,所有人员不接受采访,并火速离开台湾。

当时还传出中共中宣部下令,大陆的两岸合资及国产片今年不能参加金马奖角逐。包括出席和未出席金马奖的艺人,当时都莫名其妙地转发中共团中央“中国,一点都不能少”的微博图文。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明星艺人被逼表态站队。

据陆媒报导,今年以来,大陆电影不仅接连无法参与国际影展,而且在中国举行的影展也临阵被莫名取消。

2月,张艺谋导演的的《一秒钟》和曾国祥执导的《少年的你》都曾入围柏林影展,但均临阵宣告退出;5月,入围戛纳(坎城)影展的《六欲天》也取消参展;管虎讲述国军八百壮士坚守四行仓库的新片《八佰》,原定本月15日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放映,但官方也以“技术原因”为由,在前一晚突然宣布取消放映。

有评论认为,上述种种迹象不过是凸显了中共气数已尽的虚弱和恐惧。而在日前反对港府强推将中共视为的“逃犯”引渡到大陆进行审判的《引渡条例》(又称《逃犯条例》或《送中条例》的运动中,一众港星就勇敢地站出来,纷纷力挺“反送中”。历史的潮流浩浩汤汤,只有在人认清中共的邪恶后远离它和抛弃它,才是让中共最恐惧的。

有分析指,今年大陆的金鸡百花奖刻意选在与金马奖同一天的11月23日,中共好像给外界一个印象,似乎大陆电影人因此可顺理成章地不来金马奖。但实际上,不仅形同中共抵制金马奖,而且表明中共害怕大陆电影人参加金马奖。

责任编辑:杨明

评论
2019-06-18 7: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