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白宫总统经济报告再批社会主义健保政策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4月提交给国会的“2019年总统经济报告”指出,从经济学家的角度看,民主党倡导的“社会主义”全民健保绝对不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向。(Joe Raedle/Getty Images)

人气: 153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4月提交给国会的“2019年总统经济报告”中,针对民主党国会议员参照北欧经验、提出的“全民健保”计划做出回应。

美国多家民调机构的数据显示,健保将是2020年总统大选中最受关注的话题之一。但是美国两党在健保政策上的指导理念一直存在大的分歧,民主党力挺及竭力扩大奥巴马健保的覆盖范围、甚至不惜推及到所有非法移民,而共和党则不满意强制条款(2017年已废除),更是担忧政府权力无法止步、侵蚀私企范围。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的最新报告指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美国卫生部门的支出预计将攀升至美国经济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医保对美国人非常重要,同时也是川普(特朗普)政府希望进行市场改革以降低价格、提高质量的原因。

目前,宣布参选2020年大选的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提出的“社会主义”全民健保(Medicare for All, M4A)也在引发公众的关注。

白宫的报告指出,从经济学家的角度看,“社会主义”的全民健保在美国绝对不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向。

全民医保恐变全无医保

桑德斯等民主党人推出的全民医保提案意在将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俗称红蓝卡)计划推广至每一个美国人,无论性别或年龄的差异,或是否具有合法居留身份。

目前的红蓝卡政策是面向65岁或以上的老年人、少数年轻残障人士和晚期重症患者,提供的低价健康保险。截至2017年,美国有5,800万人享受红蓝卡。

设想全民健保通过的话,那么美国将只剩下一个政府巨婴——联邦医疗保险与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MS)。

“你将只有一种联邦政府的健保选择,只有一种。”美国传统基金会研究员、联邦医疗保险专家勃伯.墨菲(Bob Moffit)告诉福克斯新闻,“如果这唯一的选择不能满足你的某些需求,你将别无其它的选择。”

他的分析认为,全民健保将导致投保人获得医疗服务的等待时间加长,同时政府的低偿付会让愿意接收联邦医疗保险的医生人数更少,同时大幅增加政府的财政赤字,让本已无力偿付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的政府雪上加霜。

对全民健保,美国自由以及保守派智库的预测结果惊人的相似。自由派的市政研究所(Urban Institute)和保守派的梅卡图斯中心(Mercatus Center)的最新研究都预测,桑德斯的全民健保计划早期版本在未来10年将耗资达到32万亿美元。而美国的国债规模在2019年2月则为22万亿美元。

基于此,美国总统川普之前在一次集会演讲中更是直言,所谓“全民健保”实际上是“全无健保”(Medicare-for-none)。

连北欧也没有公共垄断的医保

不得不提及的是,在2010年奥巴马平价健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 ACA)通过后,免费的单一付款式医保系统成为美国当前社会主义政策建议的基石。

白宫报告指出,民主党参议员和众议员发起的“全民健保”(Medicare for All, M4A)更是旨在利用公共垄断的规模经济来大幅削减医保成本。

但是这种公共垄断的效果如何呢?报告说,现实中,单一付款式医保系统在等待时间、患者存活率和医保创新率方面都表现出低质量。但最令人担忧的是,如果“全民健保”成为事实,它将把健保市场的竞争环境和私人健保产品完全排除在外。

而且就连全民健保的参照对象——北欧国家,也没有打造一个公共垄断的医保体系。“尽管北欧国家拥有全民医疗保险,他们比美国更加同质化,但他们都没有要求全国只保留单一的一家支付者。”报告说。

此外,所有北欧国家的医保系统都要求用户付费或自费,其总体医疗支出的份额反而跟美国目前的情况相似。

即便有时北欧的医保体制也被描述为单一付款,但在执行中存在地理上的差异,以及具备私人保险等诸多要素。

报告指出,这些年来,北欧国家的私营和营利性医疗机构和健保公司的市场份额是在不断扩大,而不是反而减少。像瑞士这种国家,私人健保公司更是非常重要。

一张表读懂全民健保经济学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引用诺贝尔奖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博弈论,阐述竞争与国家垄断的经济效应。

他的“四种花钱方式”揭示,只有市场体系中让消费者花自己的钱,他们才会最谨慎地考虑花多少钱以及怎么花,这样的结果也最优。

如果自己的钱花在其他人身上,虽然经济、但可能达不到受益人的最大价值,这会造成效率低下。而最差劲的就是花别人的钱、投在其他人身上,这种情况就如政府雇员在分配税收到不同的政府项目上,不仅可能超花,甚至可能对接收者而言价值不大。

表1 弗里德曼的四种花钱方式

来源:白宫2019年总统经济报告。(大纪元制表)

这四种花钱方式中的右下角对应的就是典型的社会主义机制。在社会主义制度中,国家决定了消费,即消费者何时、何地接受何种消费。

以民主党的全民医保提案为例,单一的政府付款医保模式将禁止私营企业与国家提供的消费服务竞争。

国家垄断机构跟私营企业不同,比如:零售巨头沃尔玛以及电商亚马逊也庞大,但在有竞争的环境下,消费者可以选择要么从沃尔玛、要么从亚马逊购买商品,当然也可以从其它零售商处购买。而法律允许这些零售商以低价优质产品、免费送货等方式吸引客户。

但在国家垄断的情况下,对消费者而言,即便对政府指定的消费选择不满,也几乎不具有追索权。

而催生的巨型国有医保提供商,一方面享有合法免于竞争的特权,另一方面又需要靠税收来养活、成本巨大。白宫的报告指出,“全民医保”提出的单一付款机制需要的运营支出(靠税收支付),将是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或最大电商亚马逊公司年收入的八倍。

美国处于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

白宫报告很意外地提及七十多年前的第一份总统经济报告,指美国重新站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

在最新的报告中,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指出,“第一份报告提醒我们,美国历史上对竞争经济体系的优点大辩论、曾一度成为前沿和中心,辩论的内容和冲突观点众所周知。”

“很明显,这样的时代可能正在回归。”报告说。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于1946年成立,当时美国正处于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国会两党担心,美国的战争经济转型恐导致另一次萧条,当时的人对采取何种确保繁荣的最佳政策进行了大量辩论。

当时,国会成员对经济制度存在两种不同的思想流派。一种流派认为,单个的自由企业可以通过市场的自动调节过程,实现向全面和平时期商业的过渡,(即便眼下出现萧条)最终也能实现最好的、可行的繁荣。

而另一种流派却认为,在现代工业条件下,个人和团体的经济活动需要中央政府更多的、而不是更少的补充和系统化管理(可能不用那么直接地监管)。

第一份总统经济报告则对这两种“百分之百”的观点都提出了警告,认为两者都存在误导政府对促进繁荣的作用。所以报告建议,“解决美国经济问题的伟大之处应在于如何拥有更平衡的中间观点”。

外界认为,如今的国家健保辩论也是如此。健保根本上是给所有国民提供一个最基本的保障,让民众有病能合理接受医治;至于政府选用何种方式兑现健保的保障功能则需要智慧。

是强制拉平福利、顺带为己拉选票,还是通过引入竞争去健全整个体系,不仅是两党应该思考的问题,也是美国民众在2020年的大选中要选择的问题。#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4-20 8: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