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长春商人诉江状 讲述不为人知的故事(三)

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放狠话 谁来北京上访打死谁

法轮功学员穆君奎。(明慧网)

人气: 5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4日讯】2015年5月起,中国大陆兴起了诉江大潮,短短几个月内,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当时,中共当局出台了“有案必理,有诉必应”司法政策,但至今起诉案仍没有被最高检和最高法正式受理。

1999年7月,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长春法轮功学员穆君奎多次遭非法关押、被迫从市政府辞职,成为一名商人。今年3月20日,从南方开订货会刚回长春的穆君奎再次被非法扣押,目前被关押在长春市第一看守所。

2015年10月,穆君奎也成为万千诉江大潮中的一员。他在诉江状里,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故事。大纪元编辑特整理如下:

接上:长春商人诉江状 讲述不为人知的故事(二)江泽民搞株连迫害 上访达十人官员撤职

迫害法轮功江泽民放狠话 谁来北京上访打死谁

2001年7月,穆君奎听说老同修张文雅在西安被恶警打死了,家属去了连人都没看到,只接到一个骨灰盒。穆君奎心里很悲痛,一个好人就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打死,难道不应该去给他讨个公道吗?他决定去北京上访

那时候,穆君奎的生意刚起步,一切都是学着干,生意很忙,不能怠慢顾客,要做好售后服务,心里又想着去北京为大法、为师父、为学员说句公道话。在矛盾中度过近一年。

穆君奎说,“当时,传出江泽民放狠话,谁来北京上访就打死谁!”

2001年7月21日,穆君奎买了火车票准备进京上访,当时妻子追到候车室,劝他回家好好做生意。妻子以前也曾修炼过法轮功,知道法轮功好,也知道很难说服他不去北京,就对他说,“我现在找警察说你去北京上访,警察就能把你抓起来,你就去不了北京了。”穆君奎说,“那总有放我出来的那一天吧,到时候我还可以去。”

妻子说,“你去北京上访,那我自己领着孩子,还有生意,以后咋办呀?”穆君奎知道她担心以后的生活没着落,他心一横说,“为了不让这件事牵连你,我自己去面对将来的事情,那实在不行就离婚吧。”说完,转过身去走入了检票口。

穆君奎在诉江状中表示,“其实,我们修炼人也是常人社会中的一员,有父母、有妻子儿女,有工作、有事业,有正常的社会交往活动,只是在不同的环境中都按照大法要求在哪里都要体现出好人来,让政府、让国家某些职能部门正确对待法轮功,撤销所有不实报导,恢复法轮功和师父的名誉,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学员。自古忠孝难两全,为了坚持走真理正义之路,只能作此选择。谁愿意做出这样让人揪心的决定?!说出那样伤人感情的话呀!”

天安门警察非法抓捕、殴打法轮功学员

在火车上,乘警三番五次地查去北京的人,并问是否炼法轮功的,乘客稍有迟疑就逼迫乘客骂法轮功,来以此分辨谁是炼法轮功的。穆君奎一路正念闯过多次盘查,于7月22日来到天安门广场。

北京的天昏暗阴沉,整个天空被雾霾笼罩。过了一会儿,太阳微微显露出光芒,不一会儿就又被雾霾所包围,几经反复。穆君奎环视广场四周,大约有有二三十辆警车停放,随时准备拉走打横幅请愿的法轮功学员。有人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随即就被警察打倒后强行拽进警车。大约两三伙学员打完横幅,穆君奎和另一个在广场遇到的长春学员一起打开横幅,连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师父清白!”

那一刻,穆君奎感觉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天地间只有那洪亮的喊声响彻寰宇……

恶警们跑过来抢夺他们的横幅,追赶抓捕他们。穆君奎和同修分两个方向跑:同修进了地下通道,穆君奎的鞋跑掉了,被后边追来的警察抓住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嘴巴子。他被强行拽入警车,不一会儿警察又抓捕了很多学员,车快装满了就把他们拉走,非法关押在天安门广场分局的铁笼子里。

铁笼子里已经有二十来人,也有长春的法轮功学员。过了一段时间,警察把一个遵义市的学员叫到办公室,把他打得不能动弹,拖着身体被送回来。随后,警察把穆君奎叫过去,大家看到这个情景,纷纷喊放他回来。

穆君奎进到办公室,里面有三四个年轻警察,有一个警察在他后背重重拍了一巴掌,说:“你体格不错啊!”然后他们就要动手。穆君奎义正言辞地对他们说:“你们谁也不许动手!你们刚才把那个老师打成那样,本身就是知法犯法,都负有责任。”他们听他说完,真的谁也没有动手。

外面进来一个警察说:“快让他回去吧,那些人都不让了,都喊快放人。”穆君奎又被关押回刚才那个铁笼子里。大家看他回来了,都关切地问他挨打没有。他说:“没有,快看看那个老师怎么样了。”那位学员是名老师,本身就很文弱,从未经得起这样的暴打,承受起来很痛苦。

不报姓名 穆君奎被投入北京看守所

晚上七八点钟天黑以后,警察把他们劫持到北京看守所。每一次被非法关押,警察都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并让学员签字,每一次穆君奎都不承认他们强加的迫害,拒绝签字。

关进看守所的当晚,警察诱骗他说出家庭住址和姓名,穆君奎没有说,告诉他们,如果说了地址,当地领导会因此受牵连受责难的情况,警察把他编入123号投入牢房。

牢房里的生活苦不堪言。七月的盛夏,天气异常闷热,高温近40摄氏度,里边不让洗澡,不让随便上厕所,定时申请上厕所还不给足够的手纸;不让洗衣服,连内裤都不让洗;不让剪头发、剃胡须等,限制一切人身自由。白天坐板不许动,晚上睡觉立刀鱼,就是一个人脸对着另一个人的脚立侧着睡。穆君奎对着的那个人双脚溃烂,难看难闻、难以忍受,但必须忍受。

“江泽民是扼杀孩子们美好未来的刽子手”

最初失去自由那些天,穆君奎常常想起幼小的儿子。儿子刚会说话不久,穆君奎就给他讲大法修炼,从小做好孩子,能够多吃苦。懵懂的孩子竟然在他妈妈下班后说:“妈妈,爸爸说让我多吃苦,你给我买点苦吃呗!”当时他们都笑得前仰后合,而现在他笑不出声来:三岁多的孩子就成了被迫害的对象,他被关押过多次,儿子得不到父亲的关照,不理解这一切为了什么?

九九年七月底的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穆君奎曾让儿子在广场炼第一套法轮功功法。那标准的一招一式穆君奎都拍摄下来,一看,那弱小的身躯却高于天安门城楼。之后的那些天,儿子一直和他们奔波在外乡的路上。炎热的天气,恐怖的氛围,幼小的他似乎明白这一切是他应该吃的苦,一路上从未哭闹过。

在单位幼儿园期间,幼儿园老师都知道穆君奎修炼法轮功,有一位老师好奇地问孩子,“你会炼法轮功吗?”孩子说,“会。”老师将信将疑,问:“那你给老师炼一遍好吗?”孩子就按老师要求炼了第一套功法。老师一看真会,吓得赶紧说,“知道你会了,不再炼了。”

穆君奎说,那时电视里天天播放攻击破坏大法的恐怖画面,什么法轮功学员杀人、自杀等,幼儿园老师也被毒害,心里有负面阴影,思想负担。这场迫害真是欺骗了、迫害了许多人。

有一次,穆君奎梦里领着孩子玩,醒时泪水不止。

他在诉江状中写道,“孩子被迫害不仅仅是那几年,实际一直持续到现在上大学。孩子考大学在重点高中报考国防生时,派出所因为我炼法轮功不给开证明,也就没有了报考机会。因为没有宽松的社会环境,只得远离他乡上大学,不敢公开学炼过法轮功,不知不觉地受大染缸污染着。江泽民是扼杀孩子们美好未来的刽子手,这一切必须由它承担全部责任。”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张菁山

评论
2019-04-16 3: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