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20年冤案 被逼无奈 上海访民持续抗争

上海访民徐佩玲医疗冤案20年得不到解决,她写信求助市长应勇。(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64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3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最近,上海访民徐佩玲向大纪元投诉,20年前和曙光医院的一起医疗纠纷让她家破人残,至今没解决。她写信给市长应勇求助并表示,因受够了相关部门的耍赖、推脱与抓捕,在她生命最后的日子,她或将用自焚方式向全世界控诉他们的罪恶。

徐佩玲向大纪元记者陈述她的不幸遭遇,1999年我因胆结石入住上海中医大学附属曙光医院,于4月30日实施胆囊切除术,本来这个小手术只要几天就可出院,可是医生却剪断了我的胆总管,手术差点要了我的命。

在曙光医院我肚子上整整插了8个月的引流管,这肉体痛苦无法用语言表达,肝脏也受到了严重损坏。

2000年经上海瑞金医院做了补救手术,把我的左右肝管各一剪二接在大肠上,我肝损坏了,人残疾了。手术是成功了,但医生说我最多还能活20年。

当时,孩子出生才1岁多,后来丈夫选择与我离婚,我拖着残疾的身体还要抚养孩子。现在孩子读大学了,我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我珍惜自己最后的短暂生命,希望获得应有的赔偿好安静休息,争取多活一年半载。

耍赖、互相推拖与抓捕

然而,事情已经过去近20年了,她表示,受够了他们的耍赖、互相推拖与抓捕。

1999年4月30日,上海曙光医院的医疗错误导致徐佩玲三级伤残,在协调赔偿过程中,卫生局王家军的刁难破坏,至今没得到应有的赔偿。维权的路上还屡遭打压,被拘留、被坐牢,这一拖她的生命也快到尽头了。

今年2月25日她写信给市卫生局(卫计委),3月6日又写信给上海市长应勇,请求他们依法公正解决她的赔偿,让她能安静地回家休息。如果再不解决问题,她将用生命最后的火花向全世界控诉他们的罪行。

徐佩玲写信给市卫生局(卫计委)。(受访者提供)
徐佩玲写信给上海市长应勇。(受访者提供)

徐佩玲说,“3月12日上午我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叫我到派出所去一次,当时我很高兴,以为有解决我问题的消息了。到所后,接待我的是刑事警察,给我做询问笔录,询问我网上发帖与准备自焚的事情。”

“我回答警察我也不想死,只要有关方面做出应有的赔偿,这自焚完全不会发生。如果一直到我死也不解决我的问题,难道我要把这委屈带进火葬场?”

窜改病历卸责

徐佩玲表示,“医疗事故发生后,曙光医院窜改病历(我事先复印了4月30日的手术记录)企图逃脱医院手术过错与责任。”

2004年卢湾法院委托上海市医学会鉴定,鉴定确认定了曙光医院操作不当损伤了徐佩玲的胆总管;目前存在的胆道损伤伴肝功能损害,与医疗行为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胆道逆行感染目前无法彻底解决等事实。

但是,这次鉴定医学会公然扣押21张更权威的上海瑞金医院病案的复印资料,和3张病史摄片、2张RCP摄片不给专家鉴定,把因胆道损坏致肝功能重度损坏的客观后果降为轻度肝功能损坏,鉴定结果是伤残七级(应该是三级伤残),医院负主要责任。

“荒唐的是,法院判我负次要责任,我在被麻醉以后上了手术台,完全在无知觉任医院摆布的情况下,我为什么要对医疗事故负次要责任?”徐佩玲说。

徐佩玲在艰辛的抗争下,2008年由徐汇区卫生局负责人密继红召集卢湾区法院、检察院、湖南街道、居委会有关人员开协调会,承诺按“三级伤残医院负全部责任”以帮困方式解决76万元,上报到市卫生局,但是卫生局信访办主任王家军以无伤残依据推翻了上述部门的协调结果。

2009年,王家军亲自召集上述部门人员在卢湾区法院召开协调会。要求徐佩玲找司法机构做伤残鉴定。并承诺按照伤残鉴定的结果赔偿。当徐拿出在北京华夏鉴定所做了伤残鉴定【2009】第202号司法鉴定结论三级伤残医院负全责之鉴定书时,王家军耍赖不认可,最后又提出要开听证会。

华夏鉴定所之鉴定意见书。(大纪元合成图)
华夏鉴定所司法鉴定许可证。(受访者提供)

听证会拖了7年,到2016年才在上海高院召开,“主持法官金铭当庭表示,医院存在问题,承诺三个月内会给我书面答复,可是至今我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赔偿,连半个字的答复都没有。”

“我向法院要答复,法院回答:卫生局架子大,法院叫不动卫生局。共产党又创造奇迹了!”“为了解决这医疗事故,我被拘留了多少天我自己都不记得了。2014年,我还被判刑八个月。上海中院法官打电话对我说:‘按照我国的法律也套不上你犯罪。但是我们为了吃饭养家糊口,我们必须判你有罪’。”

虽然后来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治安支队曾书面通知,卫生局同意一次性补偿30万元,但不被徐佩玲接受。

网民:“魔鬼般的社会”

“尊敬的市长先生,你应该知道在中国医院大门朝南开,有病无钱莫进来。可是出了医疗事故,他们就不应该赔偿吗?”“如果他们一定要让我绝望,我又何必吝啬我最后几天的生命,我只能用我的死向全世界暴露他们的罪恶。”

许多网民朋友劝徐佩玲不要做傻事,她表示,“我上有89岁的老母,下有在读大学的儿子,也知道自焚时的痛苦,他们已经明白了我的决心,也不肯做出应有的赔偿,这不是故意逼我死吗?”

徐佩玲的友人任迺俊向大纪元记者表示,“魔鬼般的社会,把一个个善良无辜的受害受冤老百姓逼向以死抗争,以死维权,以死控诉,以死昭告……官逼民民不得不反,这是历史铁律。”

网民红尘漫漫表示,“看到维权群里转发的‘徐佩玲给上海市长的公开信’,内心感到非常的难过,可怕的社会,可怕的时代!”

红尘漫漫发文:“应勇市长有勇气办这些事吗?”“应勇市长有能力办这些事吗?”“应勇市长会来搭救这些人吗?”

该网民还表示:“怎么好,在一个社会中没有一个健全的法治环境,人们要去哪去寻找正义?社会怎么能够有稳定的可能?”“中国非但没有言论自由,连与微信朋友个人间的诉苦,在腾迅的无时不在的监控监听下,还要强行干封杀。这是一个不让人诉苦和说冤的邪恶国家!”#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3-14 9: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