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关于华为 你应该知道的六个常识(下)

近几年来,华为被曝其设备藏有“后门”。
图为示意图。 (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人气: 2258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近年来华为因为后门风波、安全风险、多国抵制,频频登上国际媒体的头条,去年底女少东孟晚舟被引渡案令华为更受世界关注,同时也在中国社会引发热议。本文列举华为的六个常识,或有助于读者透视华为的真相。

华为公司(Huawei)自称名字取自“中华有为”,多年来中国大陆的舆论宣传给华为套上一层层的闪亮光环。只是,褪去光环的华为公司显在六个方面显出原形。

接上文

5、华为产品廉价的代价

十多年来华为在中国大陆的舆论宣传中,塑造出“物美价廉”的形象。不过,在对其技术和产品质量稍做分析后,“物美”这张画皮可以说是一戳就破。

但华为在海外扩张,的确依靠的是成本/价格优势。而这个成本优势,主要还不是产品价格低于市场价,其对于海外客户最大的诱惑,是华为可以提供“出口信贷”。

也就是说,华为诱惑外国客户购买其产品的条件是,不需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而是华为可以代表中共,为客户提供“巨额、低息、长期”的贷款,借钱给客户来购买华为产品。

财新网2014年1月曾报导,华为抢夺非洲电信市场,靠的是低价,但最关键的还是庞大的来自中国政策性银行和准政策性银行的资金支持。多家非洲运营商管理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银行能够提供财务融资支持,是其选择中国企业的首要原因。

在华为的全球扩张中,中共的国家开发银行(国开行)起到了关键作用。

华为全球扩张的秘密武器——出口信贷:

国开行提供出口信贷→华为与海外客户签订销售合同→海外客户用国开行贷款直接支付华为订单→国开行承担全部风险在未来收回/或损失贷款

2004年华为年度销售收入不过54亿美元,净利润不到10亿美元时,国开行为华为的海外客户提供100亿美元信贷额度。2009年,这一信贷额度提升至300亿美元,但华为2009年的收入也不过220亿美元。

欧洲、中东和非洲多年来一直华为最大的海外市场,同样也是国开行海外贷款的大客户市场。

例如,2011年12月,土耳其最大移动运营商Turkcell获国开行2.5亿美元贷款,支付华为订单。2012年12月,土耳其电信(Turk Telekom)获国开行6亿美元贷款,其中2亿美元用于购买华为产品。2015年7月华为与Turkcell签署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后,9月Turkcell获国开行12.5亿欧元(约14亿美元)贷款。

国家开发银行党委委员、中非基金会董事长赵建平在2009年的一次大会上总结国开行对非业务时,强调要对华为与中兴的在非洲项目“重点支持”。2018年9月,国开行表示,累计向43个非洲国家近500个项目提供投融资超过500亿美元。南非运营商CELL-C开普敦项目经理Ted Zakrzewski对财新记者直言,金融融资渠道和协议,是中国企业的最大优势,也是运营商选择中国企业的第一因素。

中共的资金支持,国开行的出口信贷,就是华为海外扩张的秘密武器,也是华为低价成本优势的底气。

然而,华为全球扩张的成本优势,代价是什么?谁付出的代价?

尽管华为和国开行并未公布海外交易的具体信息,但两者的盈亏对比已泄露出,华为低成本的代价有多大。

2013-2017年,国开行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403亿元,564亿元,727亿元,828亿元,51亿元。

2013-2017年,华为的净利润,分别为:291亿元,342亿元,458亿元,475亿元,564亿元。

国开行的资产减值损失主要是发放贷款和垫款损失:将已经成为烂账的贷款,在当期确认为账面损失。虽然国开行没披露损失掉的,到底是海外贷款,还是国内贷款。但考虑到国内的基建、棚改等政策性项目,要么事关官员政绩、不能轻易报损,要么是投资周期虽长、但却能盈利,因此国开行的资产减值损失,最大可能是在海外贷款上。

而华为全球扩张的目标市场,主要是那些财务状况不佳的发展中国家或独裁政权。这些国家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经营风险(无力付款、政局动荡等),华为也不例外。只不过中共或者说国开行,用出口信贷将华为的这些经营风险揽下来。

除了2017年资产减值损失异常骤降,可能是国开行出于某种目的、不愿在当期确认损失外,其余年份中,华为的净利润都是在国开行发放贷款损失的60%~70%区间内波动。换言之,华为通过成本优势赚取的利润,很大部分是国开行损失了贷款换来的,而这种损失跟中共的“大撒币”一样,最终都是老百姓来付账。

华为低成本扩张的代价,就是中共政策性银行损失掉巨额贷款,是全体中国民众在为华为的盈利和中共的野心买单。

6. 华为对中国人做了什么

真实的华为,不但与其在舆论宣传中的形象截然相反,也不具备所谓威胁到发达国家技术和市场地位的优势。

美国等西方国家抵制华为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安全威胁:华为,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安全,造成了威胁。

美国情报部门多年来一直对华为提出安全指控,欧洲国家如今也开始曝光华为涉嫌间谍行为。日本媒体2018年底披露,华为通信设备内被发现有“多余零件”。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2018年7月发布报告,披露华为或与非洲联盟的重大数据泄漏事件有关(见下方推文:美国亚洲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纳德吉·罗兰(Nadege Rolland)发推文说“谁是非洲联盟大楼数据盗窃案的主角?华为。”)。

华为和中共陆媒对于安全指控,最常见的辩解是没有“证据”证明华为产品不安全。这种说辞,其实是不负责任的狡辩,是对中国民众的欺骗。

因为华为手机和网络设备,都曾经多次被曝光,有明显漏洞或向中国大陆传输加密数据。例如2012年7月,美国知名的DefCon骇客大会指出华为路由器有明显漏洞(见下方推文:网络安全研究集团Team Cymru发推文介绍DefCon骇客大会曝光华为路由器有漏洞);前五角大楼高级攻策分析师当月也披露华为在世界各国电信设备中制造“后门”。

而包括华为在内的国产手机在后台偷偷传输大量加密数据,对于很多懂技术的用户而言,早就不是秘密。

因此,华为产品存在安全隐患并非外国的抹黑,而是客观事实。之所以缺乏很具体的证据细节,也不是因为华为的清白,而恰恰是中共封锁了可以揭开真相的途径,阻碍任何涉及到中国大陆的深入调查。

那么,华为除了威胁国际社会的安全外,对中国人又做了什么?

中共为维持暴政而对社会成员实行全方位的监控。华为,就是中共监控中国人的主要帮凶。

从过去的“金盾工程”,到“天网工程”、“雪亮工程”、“平安城市”等视频监控系统,甚至互联网上的“防火长城”(Great Firewall)监控、过滤系统,华为都在其中充当了关键角色。

例如令人毛骨悚然的“天网”系统,除了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外,人脸识别是关键。而拥有世界最顶尖人脸识别技术的依图、商汤、旷视等中国科技公司,都通过与华为密切合作,深度参与中共“天网工程”。

“天网”的前身“金盾工程”,是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主导,华为从一开始就深度参与其中,获得大量订单。例如2000年12月,中共“金盾工程”重点项目、公安部“政府上网”工程,核心设备就采用了华为的A8010 Refiner接入服务器。

而如今的监控民众的“平安城市”,华为在2014年《中国平安城市发展白皮书》中,便确定了要成为该项目的领先硬件提供商。华为通过全面的监控产品和方案,帮助中国各地的公安局,实现了对中国民众几乎无所不在的监控。

2018年5月华为与新疆公安厅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网络截图)

手机,作为华为最主要的消费类产品,也是华为配合中共,对中国民众实施监控的重要道具。

2015年9月据知名黑客媒体The Hacker News报导说,来自德国的安全公司G-Data发现,包括华为在内的26款中国制造智能手机,都在固件中被预装间谍软件。

(网络截图)

2018年华为手机销量2亿台,其中在中国大陆销售了1.19亿台。2015-2018四年间,华为在大陆卖出了3.6亿台手机。


这意味着每4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正在使用华为手机,并且已经将自己的短信、微信、银行等所有的隐私信息都暴露给中共的监控系统;甚至在中共需要的时候,手机摄像头或麦克风会悄无声息的被开启,将你的一言一行暴露在中共面前。

华为公司,从其创办之初,就一直在参与中共对中国民众的监控。华为并未给中国民众带来任何益处,而是一边从中国民众手中挣钱,一边还监控中国民众、帮助中共压迫中国人。

“华为”,不代表中华有为,而是意味着中华有“危”:华为兴,则中华危。

不过,如今反之:华为已危,中华将有为。#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9-02-11 5: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