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探索

命运天定吗?(219)一出生就注定了结局吗?

作者:泰源

人生–命运之舟。(pixabay)

  人气: 10397
【字号】    
   标签: tags: , ,

宋懋澄(公元1570—1622年,字幼清)明末松江华亭(今上海松江县)人,明朝举人、文学家、藏书家,也精于命理算术之学。从他为儿子、朋友和自己所批算的命运征验的结果,看到生死有命,人生下来就命定了人生的道路和结果。

为儿子批命

宋懋澄在四十九岁之时才生了儿子宋征舆(公元1617—1667年,号直方)。宋征舆是明末秀才,工于作词。入清以后考中举人,顺治四年登上进士榜,开始在清朝为官,官至副都御使。

当儿子宋征舆出生时,宋懋澄给儿子批了命,批好后写在一张算命纸上。他把纸封好后交给夫人,叮咛她说:“待儿子中了进士后,才打开来看。”过了五年,宋懋澄就逝世了。

到了顺治四年,宋征舆三十岁时考中了进士。于是家人打开以前封好了的算命纸,看到纸上有一行字写道:“此儿三十年后,当事新朝,官至三品,寿止五十。”

后来到了康熙丙午年,宋征舆果然升迁副都御史,官至三品,死于次年的丁未年,年龄正好是五十岁。

为朋友批命

宋懋澄准备了船渡江去和朋友告别,并为他办理后事。(pixabay)

宋懋澄与淮南的白孝廉(“孝廉”是明清对举人的雅称)是同年好友,白孝廉也精通命理之学。

一天早晨醒来,宋懋澄对夫人说:“今年九月某日,淮南的白兄将会死去,他没有儿子,我应当渡江去和他告别,并为他办理后事。”

接近那个日子时,他就买船渡江。等到了淮南白家时,白孝廉已经在门口等候了。白笑着欢迎他说:“我早就知道兄今日必来相送。”于是两人闭门相对痛饮数日。到了九月某日,白孝廉果然无病而逝。

为自己批命

宋懋澄为白孝廉办理完后事后,返回自己家中。他对夫人说了自己的生死之事:“白兄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到了明年的三月份,我也应当离开人世了。”到了第二年的三月,宋懋澄果然如期谢世。

宋懋澄有作品集《九龠集》,收录有民间小说文学作品。

资料来源:清·王士祯《池北偶谈》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特别格局”中的“从食伤(儿)格”

(大纪元编辑制图)

此造出生日的日干为丙火,所以属丙火命。生于九月,墓库之地(指火势衰弱),虽有余晖,然土旺主事,火气极微弱。犹如九秋的太阳,浮云无光。

再见自坐申金病位,年未、时戌,再添二土,丙火日主在地支中无强根(无午、巳火),也不见有木(印)生扶,反见三土一金,日主极度衰弱无援。

再看天干,透出戊、己两土,此时全被旺土所包围。忽见有一甲木在月干,以为救兵已到,可以用甲木来破土生丙火,试图解救围城之困。谁知走近细看,却大失所望,原来甲木是叛将,对方使用美人计,将己土嫁给甲木,和甲木联婚,甲己合而化土(因月令戌土当旺,又地支三土,干透二土,全局土之气势旺盛,足能化土)。

联婚后的甲木已化土,投靠敌方,当然不能去解救丙火了。就是说:甲木原想来救丙火日主,解围城之困,谁知大军来到城下,却见敌军势力重重,寡不敌众,敌军首领戊又以自己的妹妹(己土)嫁给甲木(戊和己分别是阳土和阴土,两者就像兄妹一样。甲木本来可克戊土,戊土将己土给甲木做妻子,就像古代的和亲一样,甲木与戊土成了亲家,当然是弃甲投降化为土了。因为甲己结合后可化成土)。

甲木已化土,投靠土方。(pixabay)

如此一来,日主丙火在众土包围之下,救兵又投入了敌阵,完全没有生存的机会下,只好向敌军(众土)举白旗投降,顺其众土的大势而去,这就构成了特别格局中的从土格,而土在这个八字中是丙火日主的食神、伤官星,所以可称为“从食伤格”,而火能生土,土是火日主的儿女,又可称“从儿格”。

从食伤(儿)格的构成:日干不通根地支,且不见印、比劫、禄刃的帮助,食伤一定要在月令提纲,或地支会合食伤局,天干竞透或四柱多见食伤,旺气偏于食伤一行,日干盗泄太甚,弱不堪扶,则应以从食伤格论。

行运喜食伤、财,比劫无妨。行印运因能克制旺神食伤,祸患立至。行官杀运与食伤对敌并能生印克身,亦以为忌。

这里要注意的是:从格中除从强、从旺或从气以外,其他各种从格,例如从官煞、从财、从势等,都忌比劫,只有从儿格,不忌比劫。因比劫能助食伤,故不以为忌。

所以有“从儿不管身强弱,只要吾儿又见儿”的说法。就是说,从儿格四柱虽有比劫,但比劫仍去生助食伤,所以不忌(当然比劫力量不能多过食伤)。但局中必要有财星,以成生育之意,因食伤可以生财星,这就是“吾儿又见儿”的意思。

申金内藏庚金、壬水,庚金可泄旺土之气,壬水可润戌土之燥。庚金是财星,壬水是官星,能发挥才能取得富贵。(pixabay)

在此例中,日支申金就是财星。全局之富贵就在于有此申金,假以将申金换成戌土,虽地支四土,但不能流通土气,且地支四土全是燥土(未土是六月之燥土),从格虽真,然火炎土燥,燥土万物不长,反而是不佳之命。

此造全凭有此申金,申金内藏庚金、壬水,庚金可泄旺土之气,壬水可润戌土之燥,庚金是财星,壬水是官星,能发挥才能取得富贵,俱在此矣。

命书《滴天髓》云:从神还有吉和凶,木火伤官气最燥,若无金水木化灰,火土伤官命也亏。可见,不是一入从食伤(儿)格,就必定是吉命,还须看全局气势。所以从儿格中以水木、土金、金水从儿为美,若木火,则木被火焚;火土,则土多火晦,或火炎土燥,子旺反伤其母,必非佳造。除非像此例见有申金财星,有金水润泽,方能富贵。

所以此造行运喜土(食伤)、金(财),火(比劫)无妨。忌行木(印)运,因能克制旺神土(食伤),祸患立至。行水(官杀)运与土(食伤)对敌并能生木(印),本以为忌。但此造出于调候润土,亦为可行。因为燥土遇水,虽土水相克,但水能起润土作用,水被润土吸收,反而有利之故。@*#(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克夫命,或克妻命是怎么回事?去求算命的人,一旦听到了是克夫命,或克妻命,就吓得不得了,惶惶不可终日,其实这是世人不了解八字命理的推论,而造成一种误解。后来又以讹传讹,代代相传,加油添醋,终至失去了命理学原来的本义。
  • 后来与两位偷渡朋友,爬了十天山路,游了一整夜的水,终于到了香港外围的岛屿了,却被香港的水警遣返回大陆,又应了36岁前一事无成的命。跟随算命的启蒙师父多时,我又继续进行各方面的探讨和搜索,经过多时的反复推敲和求证,终于在自己36岁的那一年,找到了打开命学大门的钥匙。
  • 父亲本是大学老师,被共产党定为“历史反革命”,后半生困顿潦倒,中风无法就医,家中连五元叫车钱都没有。正因为父亲一生的经历,便使得笔者自小有对人生、命运的反思:父亲前、后半生的大起大落,究竟是偶然的,抑或是有其内在必然的因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