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为自由抗争 港人:天灭中共是最有力口号

12月1日中午,数千香港人聚集在中环举行“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集会游行,期间港人多次高呼“天灭中共”“驱逐共党”口号。(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8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香港报导)香港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胜,加上美国总统川普签署香港人权法案,令香港街头平静了几天,但香港人正在酝酿发起新的抗争活动。

12月1日中午,数千香港人聚集在中环举行“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集会活动,期间港人多次高呼“天灭中共”“驱逐共党”,许多抗议者说,区议会选举胜利和美国支持只是第一步,将继续本土“流水革命”,天灭中共这一天就会实现。

香港人……反共

九七政权移交后,香港的政权落到了极权专制的中共手上,反共成为不能公开讲的禁忌,老一辈的民主派多把矛头对准香港政府,在“一国两制”下争取最大的民主,很少人敢直接挑战中共。

但是近半年的反送中运动,港民看清,所谓特区政府对民间的诉求完全没有妥协空间,甚至不如董建华管治时期,已完全沦为北京政权的掌中傀儡,抗争者的对手因而从港府、警队(准军事警察代理)上升为中共。

近来,越来越多的港人打破心理障碍,公开高呼“驱逐共党”和“天灭中共”。在抗议者的资讯集合平台上,有一则历数中共反人类罪行的文宣,其呼吁广传的信息下这样写道:“香港的死亡数字,应该很快进入第一个一万。我们由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很快会进入香港人……反共。”

示威者资讯集合平台上的文宣。(Telegram资讯平台)

“是痛苦把我们connect(连)在一起”

自九七香港主权移交22年来,港人争民主可说是障碍重重,终极根源自然是港人称之为“阿爷”的中共专制政权。

“我们并未预计过自6月开始的反送中抗议会演变成这场浩瀚而惨烈的大规模抗争运动,也没预计过自己会越走越前,被迫以身犯险,全面与暴政对抗。”

“我们曾经以极为克制的态度对待政权一方的各种暴力,但政府却不惜撕破脸皮,全面揭示其独裁专政的本质。”

“这三个多月来明目张胆地践踏港人基本人权与自由的程度,可谓前所未见。”“是他们决意与民为敌,迫使我们别无选择地反抗。”

在抗议者的资讯集合平台上,不乏这些悲愤的言论。在现实的警民冲突中,有人被催泪弹射中,或被烟雾熏得泪流满面,众街坊会上前关心、尝试帮助。有人选择大骂“仆街”,有人与警察理论,有人痛哭。许多示威者告诉记者,自己近几个月为香港哭泣了无数次。

18岁的“香港学凝”召集人Zac在周六的“老幼携手”活动中说,是痛苦connect了香港人。和雨伞运动比较,如今中学生已有基本的政治认识,认清自己有捍卫香港的义务。“香港人已经忍无可忍,如果赢了,是两三代人一齐赢。”

示威者未曾忘记过去数个月里许多香港年轻人的牺牲。(宋碧龙/大纪元)
示威者为死去的手足默哀。(宋碧龙/大纪元)

港人:我们站在反共的最前线

虽然,中国的经济在近年发展迅速,上海、北京和一些大城市高楼林立显而易见,但对于拥有国际视野的港人而言,不论中共建多少摩天大厦、经济有多发达,他们不会有“中国特色”式思维,而是按普世价值来看世界,也以此来量度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区别。

周日参加“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集会的市民ELSA直言,“大陆没有法治只有人治,这样的经济发展是假的,是过眼烟云。”

对香港市民的反送中运动,北京的宣传角度是“港独”,在分裂和反分裂、爱国和卖国上。但示威者认为,矛盾的焦点其实是自由民主民生。

示威者阿宝:“香港其实是一个小岛,搞港独没有大意义,如何令香港的法治健全,让市民安居乐业?不是让市民听话就行了的。”

积极投身于这场运动的陈先生表示,“大陆就算盖了很多摩天大楼,也只是掩盖了内在核心价值的贫乏,香港人看得清这个事实。共产党的价值观正在危害世界自由民主进程,香港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西方需要加紧留意共产党的渗透。”

他说,香港人其实位处中共极权最前线,“我们是站在抗争的最前线。我们今天拿着美国国旗就是表明,我们站在支持民主自由的一方。”

周六,港人在中环举行“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集会活动,期间多次高呼“天灭中共”“驱逐共党”,在防暴警察的监视下,步行前往美国驻港领事馆。(余钢/大纪元)

香港“输出革命”有明证:茂名

香港自治之未来,取决于香港人、中国大陆和自由世界的三方互动。

周日的“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集会上,不少示威者谈及香港需要输出“革命”,将这场运动扩展至大中华地区,以便让更多的中国大陆人了解港人的诉求,更进一步达成全球灭共的共识。

参加集会的陈先生表示:“香港从来是革命输出之地、输出自由的地方,无论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支援很多因‘文化大革命’逃到香港的大陆人,到89‘六四’香港作为最支持中国学运的地方,香港作为一个革命输出的地方,向大华人地区输出争取民主自由的决心,香港人正输出这种自由的思想,希望令到大中华地区和世界认同们对极权政府的抗争。”

李先生表示,香港自反送中运动以来,connect(连接)了不同的人,连广东茂名的村民也喊出“时代革命,光复茂名”的口号,说明他们知道香港的抗争运动,他认为全世界“只要有同样想法的人都可以connect(连接)。因为人类的追求,不只是吃饱喝足,还有精神的需求”。

从大陆来香港安居多年的何太表示,香港民主运动对北京政权的冲击很大,香港人最成功、最有力量的就是大团结,这场运动的终极目标是输出革命、全民反共,“共产党很邪恶,一定要把它推翻。天灭中共就是最有力的口号。”

 

#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12-02 10: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