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香港学者:大纪元是黑夜里一缕曙光

香港一位大学学者David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大纪元视频截图)

香港一位大学学者David(右)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大纪元视频截图)

人气: 17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采访、萧律生报导)“我觉得你们(大纪元、新唐人)是黑夜里的一缕曙光、一支火炬、一座灯塔。”香港一位大学学者David说,“可以让我们看到光谱——赤橙黄绿青蓝紫之外所看不到的东西,隐藏在冰山暗角、水底下的,你们都可以揭示给我们看。所以说你们是难能可贵的。”

12月1日中午,David参与港人发起的“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活动时,遇到大纪元记者,他说出了上述肺腑之言,并感谢大纪元、新唐人在很多媒体不真实报导时,讲出香港的全部真相以及抗争者的心声。

感激大纪元的坚持不屈

“我非常感激你们(大纪元、新唐人)能够支持香港。你们做了很多事情,无论是在香港还是在全世界,我们很多华人都一直在关注和支持你们。”David对大纪元记者说,“美国参、众两院全票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同时让全世界了解香港这场抗争运动,你们(大纪元、新唐人)功不可没!”

港台时间2019年10月16日,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众议院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11月2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参议院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保护香港法案》(即《禁止商业出口涵盖军用品给香港警方法案》);11月21日,美国众议院通过参议院版本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保护香港法案》。

港台时间11月28日早上,美国总统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此法案生效。

2019年12月1日,香港民众举行“感谢美国保护香港”大游行活动。图为民众返回中环遮打花园。(余天佑/大纪元)

十五年前,David就开始关注大纪元了,那时候他还在英国读书。他说,那个时候,“如果有机会,一定会找到大纪元的报纸来看,有时一周七天都在看。”

“大纪元、新唐人有很独特的视角,可以从内到外打破迷局。”David说,“所以我觉得大纪元是个不可多得、独一无二的拥有华人视角的媒体。”

他认为,大纪元可以从一个完全不被中共控制的、独立的媒体人的角度,以及不惧任何后果和代价的立场去报导真相新闻,而这正是很多媒体缺失的;因为香港一些媒体有自己担忧的,“不敢得罪中共”的这条底线,让他们失去了在报业界的生存空间。

David对大纪元记者说,大纪元站在完全不计任何代价、不怕任何报复打压的基点上,尽管大纪元报社及印刷厂被一次、两次、三次纵火,但是仍然坚持报导全部的真相,“也就是那些共产党不想让中国人听到、看到的真相,我们香港人听到这些消息,都非常敬佩(大纪元)。其实不仅仅是香港人,我相信很多中国(大陆)人都在私底下翻墙看你们的新闻。”

11月19日凌晨,承印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印刷厂遭中共雇凶纵火,导致部分印刷设备与当日报纸受损。全球各界人士谴责中共,支持大纪元正义报导。

11月19日凌晨,承印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印刷厂遭中共雇凶纵火。(大纪元视频截图)
11月19日凌晨,承印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印刷厂遭中共雇凶纵火。(大纪元视频截图)

美国联邦众议员吉姆‧班克斯(Jim Banks)说:“大纪元因为站出来反对中共、支持香港抗议而在海外受到迫害。”

中国问题专家章家敦(Gordon G. Chang)说:“中国(中共)的帮凶正在对香港《大纪元时报》发动攻击。”

然而,这并非中共首次企图破坏承印香港大纪元报纸的印刷厂的设备。2006年3月、2012年10月、2012年12月,香港大纪元印刷厂的设备均遭到中共雇用的人破坏。

David表示,大纪元是因为真实报导而让中共很不喜欢。他很感谢大纪元面对如此报复仍能坚持下来,“我们香港的市民都非常感激你们这种坚持不屈,希望你们能与港人一起同行和坚持到底。”

“无论有多困难,无论受到多少打压,虽然中共、香港建制派或黑帮势力等等,他们都视你们为眼中钉,但你们一定要走下去。”David说,“因为如果没有你们这座灯塔、这个声音,香港和中国(大陆)会更加黑暗,我们就失去了在黑暗中为我们指路的明灯。”

媒体不可能中性 大纪元了解中共

David告诉大纪元记者,从心理学和信仰的角度来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人的思维和立场是先入为主的,所以,不同的新闻媒体在报导时,或报导正面或报反面,或全部都报;都在报导真实的事情,只报导一面,就已经是一种立场了。

“没有一个人、一个媒体是完全中立、没有立场的。”David说,“它选报的内容本身就已经有一个偏向性在里面了。”

他认为,大纪元报导了香港很多主流媒体都不敢报导的内容,比如“被自杀”“被跳楼”“被浮尸”等等,主流媒体都不敢报的、很具挑战性的、超乎人的承受能力的内容。

“甚至连苹果日报都不能报导到那个程度。”David继续讲,“只有大纪元、新唐人这些媒体才敢于讲出这些真相。通常我们在社交媒体里面或私底下才敢说的话题,你们都敢于把它搬到台面上来,让公众知道这些真相。”

他又向大纪元记者列举警察如何暴打毫无反抗的抗议者。“这些令人非常悲痛,你们把他们人性中最黑暗丑恶的行径公诸于世。”

再比如,David提到,网络上控诉和揭露中共关于“一直没有往香港派兵镇压”的谎言,但苦于没有强有力的证据。

“但你们拍到的这段视频里军官直接用带有广东口音的普通话来责骂便衣下属,并且期间采用了极具大陆特色的军礼(香港警察敬军礼的方式是英式的,与大陆的完全不同)。”David说,“这些都是非常强有力的证据,让我们可以直接指控他们。”

David曾和他在大学一起授课的同事说起来很多事情,同事都感到很震惊,就问他是怎么了解到这些事情的。

“我就让他们一定要多关注大纪元、新唐人。”David自信地说,“因为他们这个群体(大纪元、新唐人)是从上一场群体抗争,即在20年前大陆一场中共施加的国家规模的镇压之中凤凰涅磐、浴火重生中走出来的。”

“所以他们有丰富的经验,知道对方(中共)的套路、镇压群众的手段、制造假新闻的方式。

“现在只有苹果日报没有‘沦陷’,不过他们对很多事情披露得不够深,他们对中国的了解不及你们(大纪元、新唐人)。因为你们有20年与中共‘打交道’、反迫害的经验。他们只不过站在民主派的角度、从六四事件那20年的角度看。

“但你们可以直接看到中共一次、两次国家规模的迫害运动,如何用政权手段去嫁祸、抹黑、污蔑、造假以打击一个团体,分化群众、煽动人们对这些团体的仇恨情绪,并实施种族灭绝。

“看到‘中共’这个政权和‘中国’本质的区别,认识到它(中共)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这个真相,以及中共是如何以国家的手段去不断地操控人们的思想,以达到它统治的目的。”

David补充说,现在中共用同样的手段来对付香港;唯一不同的是,香港是世界舞台,中共不能公开派兵镇压,只能把大陆的军队送到香港进行变相镇压。

期望一起走下去

面对香港现在的局势,David想得更远,他认为这场历时近6个月的运动,已经擦亮了全世界民主国家的“眼睛”,使他们明白了中共的本质。

不过,他想到的更多的是大陆人,想到那些不会用翻墙软件、仍然被中共宣传机器洗脑的人。

“(大陆人)误信香港这里是‘暴乱’、‘港独’等,这些谎言仍然在蒙骗他们。”David对大纪元记者说,“如果这些人没有被唤醒,我觉得整个香港这场运动是没办法独善其身的,很多年轻人希望香港独立,但他们就失去了他们上一代人对大中华地区的承担。”

他希望香港这场运动如同“阿基米德的支点”,让中国大陆可以因此而产生由内至外的突破,让民主和自由不仅在香港生根、结果,还可以不断地唤醒更多的大陆民众,来一场“心灵革命”。

David说:“我们也希望中国大陆有一个人心的觉醒和思维的革命,可以从心灵中去放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世界观对他们生命的辖制,可以走向普世价值的阶段。香港只是第一步。”

“就像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二战时准备要和希特勒去抗战时所说的一句话:‘这不是(这场战争的)最后一幕,甚至还不是最后一幕的开端,但,这也许是第一幕的尾声。’(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David希望“天护香港、天佑中华”,“我也希望共产主义在中国可以很快地退潮。在柏林墙被推倒的30年后,我希望中国也可以迎来其‘铁幕’倒塌的那天。”

“我希望你们能坚持下去,一路与我们香港人、中国人走下去。”David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12-02 7: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