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周晓辉:中共走投无路 中南海做垂死挣扎

中共走投无路,北京焦头烂额。图为乌云密布的北京天安门广场。(Getty Images)

人气: 92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2日讯】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频道”记者日前采访了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林蔚。林蔚在谈到中国当前的政局时表示:“我认为中国正在进人一个与当年苏联解体类似的时期,并不是说中共政权一旦垮台整个中国就崩溃了。中共垮台之时,国家还会在,房子还会在。只是政体发生了变化。”

林蔚还指出,中共政府非常清楚它在国内已经是死到临头。他透露一个与习近平关系密切的中共高层幕僚曾坦率地对他说:“林蔚,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我们进了死胡同。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这里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会粉身碎骨。”

林蔚传递的信息主要有两点,一是中共垮台了,中国还在,中国人还会继续前行。二是中共内部已经穷途末路,陷入末日的哀鸣,正等待随时而至的中共解体。这与今年北戴河期间中共某元老的题为“明年是否还能在北戴河相见”的公开信中所暗示的中共未必能撑到明年,是一致的。

有意思的是,那名高层幕僚提到了中共可能会粉身碎骨,这不免让人联想到10月中习近平在访问尼泊尔期间,也曾放出“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的狠话。笔者当时分析习要“粉身碎骨”的“任何人”,除了指香港、台湾等地公开或不公开抗议的重点人物外,或许也在警告中共党内涌动的暗流。

一个多月走过,持续抗争的香港民众,不仅迎来了区议会选举中民主派的大胜,也迎来了美国国会全票通过并由川普(特朗普)总统正式签署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前者让中共炮制的“绝大多数港人厌恶抗议”等谎言被戳穿,让中南海高层意识到了对香港局势存在误判;而后者包含的制裁条款,则极大震慑了北京政权和相关官员,加剧了他们的恐慌。

此时的中南海对于如何处理香港问题,的确走入了死胡同:如果动用军队血洗香港,中共将毫无疑问迎来美国和西方国家的重击,中共的灭亡将加速。如果维持现状,依旧下令中港警察使用暴力,打压、残害抗议者,必将引起港人坚持不懈的抗争,美国和西方国家针对特定官员、警察的制裁将随之而至,中共口中再怎么叫嚣“反制”也还是无计可施。

而唯一能缓解香港局势可行的办法,即满足港人的普选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恶警所为的要求,切实遵照“一国两制”而行,中南海又心不甘情不愿。至少从目前的各方信息看,北京当局并不想走这条路。

不仅在香港问题上中南海走入死胡同,在中美贸易谈判上,中南海同样走入了死胡同。10月说好的分两个阶段签署贸易协议,迄今变数不断,根本原因就在于中共再次上演“变脸”戏码,提出要美国取消12月加征的关税等要求。而中共一再变脸的核心是其根本就不想进行结构性改革,因为进行这样的变革,中共非常担心会引发政治上的变革。自然,中共从来就没有想与美国达成真正的贸易协议。

然而,中共以拖待变的伎俩早已被美国识破,面对刘鹤最新的到北京谈判的邀请,美国提出了先决条件。此时的中南海高层内心应是相当焦灼的,因为新一轮的加征关税即将到来,而这将给本已不堪的经济雪上加霜。中共还有路可走吗?

除了上述两个难题,中南海高层还必须面对国内持续下滑的经济,严重的债务危机、财政赤字、通胀通缩、大量融资平台爆雷、外资撤走、大量民企倒闭、失业率高涨、粮食危机、民众抗议以及党内暗流涌动等问题。如此多的问题集中在同一个时间点,不想改弦更张的习近平能解决吗?

或许从近几日官媒发的消息,可以看出中南海仍想阻挡中共垮台的命运。12月1日出版的第23期《求是》杂志,发表了习近平的文章《坚持、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与法律制度》,其对外昭告的就是中共绝不放弃现有的体制,继续坚定所谓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而且重点是“要强化制度执行力”,这是否意味着中共将进一步强化中共的统治呢?

11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中国应急管理体系和能力建设进行第十九次集体学习。清华大学教授薛澜做了报告,习近平发表了讲话。从字里行间透露的信息看,此时的中共担心的不仅仅是应对突发的重大安全风险和各类灾害事故,更重要的是要如何应对社会突发问题,“维护社会稳定”。习在讲话中称“要加大先进适用装备的配备力度,加强关键技术研发”,“要提高监测预警能力、监管执法能力、辅助指挥决策能力、救援实战能力和社会动员能力”,即除了要加强电子监控,还要对社会进行全方位监测。

习近平还要求“应急管理部门全年365天、每天24小时都应急值守”,因为他们“随时可能面对极端情况和生死考验”。这似乎说明,中南海大概知晓中国社会在酝酿着怎样的危机,意图将它们消灭在萌芽之中。

也是在29日这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还审议了《中国共产党党和国家机关基层组织工作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国有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试行)》,透露出的信息就是要强化中共对机关、国有企业的领导,尤其要“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明确和落实党组织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确保国有企业党委(党组)领导作用发挥组织化、制度化、具体化”,换言之,党决定着企业的发展方向。

还是在29日,中共任命喻红秋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提名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候选人,取代被调查的前任刘士余;韩立平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书记,提名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副主任候选人。

切莫忽视这个消息。对于供销社,现在的年轻人很多人已经没有了概念,但对45岁以上的中国人来说,在昔日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供销社几乎是唯一的“购物天堂”,什么东西都可以在那里买到,但一律都要凭票购买。而且,供销社不仅卖东西,也买东西。农民的农副产品,通过供销社销往全国各地甚至出口国外。可以说,当时供销社几乎包揽了几亿农民的买与卖。

改革开放后,供销总社的门市部随着计划经济退出了历史舞台,但供销社并没有消失,尤其在近5年来,发展迅速。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全系统实现销售总额5.9万亿元,同比增长8.7%,实现利润468亿元,资产总额1.6万亿元。

而从供销社数量来看,2018年新发展基层社1万多家,目前总数已达到3.2万家,基本实现城乡全覆盖。此外,目前供销合作总社旗下拥有2万多家企业,涵盖农业生产资料经营企业、农副产品经营企业、工业品生产加工企业、农产品生产加工企业以及宾馆、饭店和餐饮业企业、物流业企业等。

供销社发展为”巨无霸“,意味着什么?或许可以这样说,如果中美、中欧经济脱钩,中共极有可能选择开历史倒车,即闭关锁国,并在经济上重走老路,实行凭票供应。

坚持道路自信,加强中共对机关企业领导,加快供销社的发展,加强应急管理体系和能力,这些迹象都在表明中南海高层在走投无路之际,不是选择顺应历史大势,不是选择拥抱普世价值,不是真正从国家民族利益着想而是为了延续中共的寿命,选择了一条非常愚蠢的道路,而这无异于螳臂当车,其结果只能是香港问题、中美关系、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危机等无解,中共在全民的反对声中退出历史的舞台。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12-02 7: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