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中共立法控制国企 退休人员分离或引动荡

中国大陆A股“僵而不死”的亏损股票,多数来自国有僵尸企业。图为中国国企宜昌兴发集团。(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49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中共接连通过了多个条例,用行政法规等立法手段确保党控制国企。专家分析认为,在贸易战和经济下行的双重夹击之下,2019年中共危机四伏。把国企退休人员分离出去,全部移交街道,或将引起社会动荡。

陆媒报导,11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中国共产党和国家机关基层组织工作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国有企业基层组织工作条例(试行)》。会议由习近平主持。

会议强调,“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要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全面领导,“把党的领导融入公司治理各环节,把企业党组织内嵌到公司治理结构之中,明确和落实党组织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的法定地位……”“把国有企业基层党组织打造成为坚强战斗堡垒。”

此次会议被外界解读为中共坚持党领导一切,坚决不做结构性的改革,正式宣布往回走。

此外,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关于国有企业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的指导意见》。要求2020年年底前,将尚未实行社会化管理的国有企业已退休人员移交街道和社区实行社会化管理。

国有企业退休人员的医疗等社会保障实行社会化管理,与原企业分离;党组织关系转入街道和社区党组织;人事档案实行属地集中管理。国有企业一次性计提或支付退休人员统筹外费用。国有企业现有专用于退休人员的服务场所、活动场所、设施设备等,无偿划转给街道和社区。

对此,网友纷纷表示,“发不着钱,找街道,甩包袱了!”“地主家余粮真不多了。”“拿不到退休金就找街道,是这意思吗?”“给国企减负,给社会增负。以后由广大P民交纳的养老金来养他们。”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向大纪元分析表示,2019年被中共称为“基层年”,因为2019年中共危机四伏,烽烟四起,它都不知道形势会怎么发展,所以在亡党危机的驱使下,对社会全面加强监控,把矛盾消灭在萌芽之中。其中一个突出的措施就是加强基层控制。

他表示,“共产党是个成熟的流氓,它非常清楚基层是它的弱点。今年一些强制性的措施,比如农村的大喇叭(宣传)工程;所有的公安派出所减负,在一线增加警力;高科技监控遍布各个角落;对网络上的空前严格封锁等,就是要把维稳压向第一线。”

11月27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北京市街道办事处条例》,为街道赋权,街道办可统一领导区政府工作部门派出机构,统筹管理和安排下沉人员、资金等。

而早在今年4月,北京市社会化管理退休人员“爱国主义教育宣传系列活动”就已启动。称北京市纳入社会化管理的企业退休人员已达84.2万人,将有120万存量国企退休人员实行社会化管理。

薛驰分析认为,北京2018年驱逐低端人口,最近又出台街道地方法规。这都是中共在今年为了应对政权危机,进行强化基层,使社会控制极端化。街道办事处本身不是一级政权,但是包括居委会已经普遍行政化,权力很大。

他指出,中共的主观意图是要加强基层控制,但是“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地方财政压力都很大,经济形势不好,到处负债,基层这个钱从哪里来?为什么扫黑除恶,其实也是为了加强基层控制。

“现在推广毛泽东的枫桥经验,一是对基层进行全面管控,二是让群众监督群众。扫黑除恶的实际结果是把那些弱势群体、把老百姓正当的维权行为当成了扫黑除恶的对象。”他说。

中共甩国企退休人员包袱 或引发社会动荡

新浪网11月25日的一篇来自“资讯有约”的文章称,国有企业破产后,可能会出现既欠费又停保状态。这种情况多见于经济水平落后地区,资不抵债的企业,如东北某些地区的国有企业,尤其是国有煤矿系统。

美国时事评论员田园博士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国企的问题是中共经济的一大病根,历史已久。民营经济其实在整个国民经济里占非常重要的地位,刘鹤曾经在一次会议里说民营经济的分量是“56789”(即民营经济占了中国经济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田园说,“如果把民营企业刨除,剩下的就是‘54321’,这才是国企真正贡献给中共经济的。也就是说,国企无论在任何方面,都是没有办法跟民企去竞争的。为什么中共还要拚死了命一定要抓住国营企业?主要最大的原因就是,如果在中国实行真正的市场化经济,中共对整个中国经济的控制就会全盘失去,它会彻底被打垮。”

他指出,国企补贴的资本成本,无偿的土地使用成本,银行贷款的货币成本,垄断收益,这四大优势才支撑了中共国企。中共为了让这些形同僵尸的企业活下去,它最大的手段就是使用各种各样的补贴,这也是中美两国在贸易战谈判中最大的一个症结所在。

田园表示,由于国企的机构过于臃肿,效率过于低下,早已资不抵债。按照国际标准资产债务表,早就应该属于破产的范畴了。中共做出的办法一个是搞债转股,把债务转移到中小股民和机构持股者头上;再一个中共退休人员全面从大中型国企中分离出去,不让企业去负担退休工人了,让街道、让城镇去负担。让中共的国有企业继续苟延残喘下去,继续僵而不死。

“当然中共这么做完全不是出于对退休工人的善心,它有另外一个非常邪恶的用心。”他说,“以前这些企业对这些工人的控制,中共认为还不够,现在就要由街道对这些退休工人进行控制。中共对访民用什么来控制?就是用街道委员和街道派出所来控制的。不但要把国企的包袱甩掉,还要对这些退休的人实施全面的控制。”

将社会职能从国企转移到地方政府需花费巨额资金。田园指出,到底中共的这些僵尸国有企业到底能给社区提供多少钱,到底能不能满足这些退休工人的退休金的福利?因为中共的法规里面并没有什么相关细则,这里面就留下了无穷的弊病,给予了中共贪官污吏各种各样的机会。

“现在农民工出现失业潮,如果街道上继续有退休金、福利金方面的问题,会不会引发社会动荡,应该观察下去。是很有可能的。中共这些措施、法规的出台,真的可能是引发社会动荡的先声。”他说。#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12-02 11: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