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独家】港府图破解社交媒体 搜抗议者身份

2019年11月2日,香港民间在维园举行“112求援国际 坚守自治”大集会。图为警察在铜锣湾清场拘捕抗争者。(余钢/大纪元)

人气: 423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8日讯】(大纪元英文记者Annie Wu报导/高杉编译)香港民众的抗议运动主要是依靠网路和社交媒体应用来协调和组织,而香港当局正在努力通过包括黑客等各种手段,查明使用社交媒体传播、沟通活动信息的抗议者身份。

许多香港人担心,北京推动的但现已被撤销的《引渡条例》会成为中共政府放手干涉香港事务的理由,并从今年6月开始发起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很多抗议者一直使用加密即时通讯应用Telegram来策划和协调抗议活动、发起众筹,并传播抗议活动期间警方的行动等信息。

这款社交媒体应用还被当作“人肉搜索”布告栏来使用,用户可以在这里发布信息,以便辨认那些对抗议者采取不当行为的警察。

Telegram的频道“dadfindboy”通过收集和发布警察的照片和个人信息(姓名、警徽编号、家庭住址、学校背景和社交媒体用户名等等)来打击那些有过度使用暴力等不良行为的警察。该频道的用户超过202,000个。

但Dadfindboy频道从11月7日开始就无法再显示了。根据该应用程序显示的一条消息指,原因是Dadfindboy频道“违反了Telegram的服务条款”。

另一个Telegram账户“Tanakayotsuba”,被称作是“独家新闻热线”的频道,也被指控泄露了警察及其亲属的个人信息。

香港警方寻求黑客破解社交媒体

有消息证实,香港警务处一直在试图找出经营这两个Telegram账户的人的身份,并已向香港以外的网络专家寻求帮助。

一位因害怕遭到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络专家表示,在过去几个月里,香港警方高级调查人员曾多次与他接触,要求他使用“任何必要手段”来查出他们的身份。

消息来源透露,一个高级督察打电话来追问,是否有可能破解Telegram的安全协议,找出“Dadfindboy”和“Tanakayotsuba”频道背后的管理者是谁,他们住在哪里。警察的目的就是要逮捕这些频道的管理者。

他说:“他们(警方)非常绝望。”他还补充说,警方正在寻求“半仙”(demigod)级别的黑客来破解Telegram。

消息人士说,在原则上,他不愿意配合警方这样做,因为他认为警察追踪和惩罚网民的言论是“奥威尔式”的做法。同时,这项黑客破解任务本身在技术上也几乎是不可能。他解释:“这需要国家安全局(NSA)与中央情报局(CIA)的合作才能做到。”

Telegram提供了端对端加密,这意味着只有发送者和接收者可以阅读电文。该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表示,即使被互联网服务商、连接设备的Wi-Fi路由器所有者或其它第三方截获数据,Telegram上发送和接收的所有数据都无法被破解。

截至发稿,Telegram公司对其安全措施发表评论的请求没有作出回应。

在消息人士提供给《大纪元时报》的两条WhatsApp短信中显示,另一名高级督察也要求他破解这两个Telegram频道管理员的身份,并要求将Telegram使用者与“他们的注册电话号码”进行匹配。

这位官员还问他,是否有“能力将香港所有的电话号码(总共约2000万个)与他们的Telegram账户ID进行匹配。”

根据这些举动可以推测出,这是香港当局追捕抗议者的一种策略。今年夏天,一群香港工程师在一篇广为流传的社交媒体帖子中提出警告说,当局可能会在手机联系人中添加大量电话号码,当这部手机连接到Telegram的频道并在那里讨论抗议时,Telegram将同步手机内的联系人与应用程序。借此,当局将能够分辨出哪些电话号码活跃在抗议聊天群中。

一些工程师还推测,当局可以强迫当地电信公司披露这些电话号码的主人的身份。

这个漏洞被公开后,Telegram在8月份发布了一个更新,用户可以隐藏自己的电话号码。

这位网络专家还向《大纪元时报》展示了一封在大规模抗议活动开始后发出的电子邮件,其中显示,当局要求他协助追踪Telegram的账户和信息。

当局寻求的服务包括:“监控和收集Telegram用户的姓名、团体和频道等情报”,“收集用户的相关文字信息、图像、多媒体文件等信息”。

在之前提到的WhatsApp短信中,当局还要求消息人士“提供一个直接的平台,用于监控那些带有网页链接(URLs)的Telegram短信列表,并记录每条消息的状态”。

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律师西蒙·杨(Simon Young)对此表示,虽然警方在进行调查时监控社交媒体平台是合法的,但由于Telegram的频道可以公开访问,所以要求网络专家对其进行黑客破解将会是一个“问题”,因为“黑客行为……可能构成刑事犯罪。”

香港当局打击对警察“人肉搜索”?

香港当局最近通过一项临时法庭禁令,加大了禁止对警察“人肉搜索”的力度。

该禁令于10月25日首次获得香港高等法院的批准,并于10月28日进行修订,以缩小其范围。该禁令禁止个人“使用、发布、交流或披露”警察及其家人的个人资料,并“有意或可能威胁、骚扰、威胁、纠缠或干扰”他们。

这里的个人资料包括姓名、住址、出生日期、电话号码、社交媒体网址、香港身份证号码及照片等。

违反该临时禁令的人会被认为是“藐视法庭”,并将被处以罚款或送进监狱。

香港政府在10月25日的一份声明中宣称,自去年6月大规模抗议活动开始以来,警察一直被当作“人肉搜索”的目标,并因此受到各种形式的骚扰和恐吓,比如“打电话、滥用身份申请贷款和网上购物、到警察家人的工作场所骚扰他们”。

声明还说:“一些警官或他们的家人甚至收到了要残忍地伤害他们的威胁信件。”

西蒙·杨对此表示,虽然该禁令所涉及的言论自由“不是一项绝对权利”,可以受到法院命令的限制,但“问题是(禁令)是否走得太远了?或者已经超出了该禁令最初的目的?”

他说,法院应该考虑是否还有其它方面值得关心,例如,哪些警察的利益应该被保护。

一个相关听证会定于11月8日举行,届时香港司法部和警察局长将争取实施正式的禁令。

当地立法者、记者和人权组织对这个禁令的范围表示担忧。10月25日,香港立法会议员杨岳桥(Alvin Yeung)对媒体表示:“这基本上消除了民众对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制衡。”

西蒙·杨说:“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我们已经看到了无数的(警察暴力执法)事件,如果没有公众的监督,如果没有那些民众所拍摄的照片和披露有关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事实来证明,我们将没有任何办法来制衡和监督警察。”

其他一些亲民主派议员也表示,这项禁令不公平地将警察置于因参与抗议活动而被解雇的人士之上。

同时,也有一些Telegram的频道专门针对香港抗议者。智库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去年9月进行的一项数字分析发现,包括“yeeseelostandfound”在内的一些频道,也在努力暴露抗议人士的个人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提交给中共国家安全部的网站以举报“国家安全犯罪”。

一个倡导互联网自由的当地团体“键盘战线”(Keyboard Frontline)在10月30日的一份声明中说,这个禁令相当于“最极端的审查形式”,并称其为违宪的规定,应该立即予以撤销。

与此同时,香港记者协会(Hong Kong Journalists Association)也强调,该禁令可能会限制记者报导抗议活动。该协会在11月5日的一份声明中说,已经对该禁令提出一份修正案,以“保护香港受宪法保护的新闻和言论自由”。

目前,香港警方已经开始逮捕并起诉与抗议活动有关的网络活动人士和“人肉搜索”警察的人士。

据香港媒体报导,9月,香港电讯工作者陈敬熙(音译,Chan King-hei)因使用公司电脑获得并泄露一名警务人员家属的个人资料而被起诉。他被警方指控与“Tanakayotsuba”频道合谋在Telegram上泄露个人信息。

据报导,陈敬熙还被指控以不诚实的手段获得电脑使用限权,以及串谋披露未经同意而取得的个人资料的控罪。他已被保释出狱,下一次法庭听证会将在11月20日进行。

今年6月,《纽约时报》报导了Telegram聊天组管理员伊万·叶(Ivan Ip)在家中被捕的事件。警方说他因涉嫌串谋妨害公众秩序罪而被逮捕。

今年7月,警方曾宣布,他们已经逮捕了9名被指控“网络相关”犯罪的嫌犯,其中包括未经许可泄露个人数据。

弗兰克·方(Frank Fang)对本文亦有贡献。

读者可以关注作者Annie Wu的推特账户:@annieeenyc     #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11-08 7: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