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ept.kan.center

花季年龄被追捕10余年 张晓晓遭绑架失踪

(曹景哲/大纪元)

人气: 20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8日讯】抄家、恐吓、批斗、关押、洗脑……从2004年开始,李静和年仅15岁小女儿张晓晓在警察的追捕中,不断被迫逃亡,无法正常生活。2019年9月26日,已30岁的张晓晓被警察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明慧网报导,李静,湖北省沙洋县高阳镇人,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多种疾病痊愈,从此无病一身轻。她有两个女儿,小女儿叫张晓晓,1989年出生。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李静和两个女儿也未能幸免于难,只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被迫流离失所。

10岁女儿遭“批斗”

1999年9月,在法轮功师父和法轮功遭受不白之冤时,身心收益与法轮功的李静为了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被当地高阳镇派出所原副所长刘德云,等政府人员人员非法押回,送到沙洋县拘留所。

李静遭到沙洋县政保科科长李涛的多次非法提审、恐吓,到10月底,才得以回家。

在非法关押期间,李静年仅10岁的小女儿张晓晓,无人照顾,在学校,被不明真相的同学嘲笑,老师开会,批斗她,还动手打她,性格内向的张晓晓从来不跟别人说,包括自己的妈妈,小小年纪她承受了很大的磨难。

全家人恐惧中生活

李静回家后,受到监视居住,每天要到派出所报到。说是半年的监视居住,其实从那以后,隔三差五的,不断地有人上门骚扰,并将门关上,怕人看见,晚上还安排街道人员监视。

高阳派出所指导员,有时深更半夜,还带人非法抄家,警察进门就翻箱倒柜,连床上的棉絮都要翻一遍。李静的两个女儿常常不敢入睡,怕警察又来抄家。

母亲被关 

2004年9月的一个晚上,高阳镇镇政府指挥部的张部长及贺天玉(贺集村人),带领很多人把李静的住所团团围住,并将后门反锁,从前门闯入,将李静绑架到荆门市一宾馆内设的洗脑班,说是上面的命令。洗脑班有一位主要责任人,别人称是“孙书记”。

李静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她的两个十多岁的女儿在家里孤苦伶仃,无人照顾。

李静在洗脑班绝食抵制迫害,遭到酷刑灌食,不法人员用开口钳子将她嘴巴撬开,灌流食,把她按在椅子上,用毛巾套住脖子,使劲把头向椅背后拉,口朝上 ,撬的她满嘴及身上都是血及流食。

他们还把李静关在屋里,用湿毛巾抽打头,长时间罚站,不许她动,一直站到深夜12点钟。身边安插两个人,24小时不离身的监控她。

流离失所 生活艰辛

为了生存,2004年末,李静出去打工。沙洋县国保及刑警人员就到外地找李静,为了避免迫害,李静只好又流落到另一个异地他乡。

沙洋县警察找不到李静,就找到她的小女儿张晓晓,骚扰、恐吓她,要她交代她妈妈的去向,张晓晓胆子又小,不堪骚扰,也被迫流离在外。

张晓晓后来辗转和妈妈李静在一起,母女俩漂泊在外、相依为命。

李静的大女儿则留在家里,独自生活,每逢过年过节,什么所谓“敏感日”就有公安和政府人员上门骚扰。

2007年,沙洋县警察追踪到湖北黄冈一家私企去找李静,未找着。后来,又追踪到湖北黄冈电力局。因李静和小女儿张晓晓得知警察要来,就及时避开了,但是离开单位时,工资没有领,一位好心的阿姨就帮她们领了。

当时,沙洋县众多的警察带着警犬,追问帮李静和张晓晓拿工资的阿姨,问张晓晓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位阿姨没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

2012年,李静和张晓晓母女俩辗转来到湖北武汉汉口北打工,工作稳定,张晓晓善良、勤劳,得到老板、同事的认可。

流离失所,一晃10多年,张晓晓快30岁了,在社会上生存,很多事情需要身份证,如张晓晓很勤奋,想考会计职称等,没有身份证,就不能参加考试;晓晓长的端庄、漂亮,前几年,谈了一个男朋友,可没有身份证办理结婚,只好被迫分手。还有买房、存款、办手机卡等,都受到限制。

当母女俩准备到外地办身份证的时候,被告知身份被限制,张晓晓被定成所谓“在逃人员”。

追踪、绑架

2018年,张晓晓突然接到了一位自称“周警官”的电话,让她回去办身份证,并且说出原由,十几年前,张晓晓将法轮功真相资料传给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那几个法轮功学员后来都被非法判刑,而她当时不到18岁,公安就在她的身份证上标注了“在逃”。

因没时间,张晓晓没有回去。“周警官”就把李静的大女儿找去,并强迫她的大女儿抽血、验血。

此后,沙洋县国保、刑警追踪到汉口北,李静和张晓晓母女俩只好被迫离开,又一次流离失所。

2019年9月26日早上8点左右,张晓晓准备在公司上班,不幸被沙洋县国保、刑警开着两辆警车,绑架,现下落不明。 #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10-09 3: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